『一称南无佛』南怀瑾:当年我在峨眉山闭关三年前的经历,我现在把它讲出来!

一称南无佛

发布时间:17-05-1912:21

永远还不了他的帐,通永师父,(怀师在峨眉山闭关三年为怀师护关)现在还在(加注:通永长老于2010年4月28日在峨眉山报国寺圆寂),他现在是峨嵋山之宝,老和尚,他们(指在场的一些学生)很多都见过了。

我说:“谁有胆跟我去施食?”嘿!有好几个老和尚,通永法师是年轻的一个,有一个挑米的哑巴师兄,还有三、四个,共十多个人。

“我们跟你去,到哪里去?”“山王庙。”

大家说,“那很严重!”因为从我们住的庙子出来到山王庙还有一段路,等于从我这里到小木屋还远一半路。夜里很荒凉,因为大家怕的,算不定山王出来了,那个黑老虫出来了,这个山上有一只黑老虫,一只毒蛇,都是庙子的护法,所以就怕!我说:“谁跟我去啊?”“好吧!你去就跟到你。”

带上了施食的米、酒杯,到山王庙坐下,我就作了施食,简单明了。施食完了,把米也撒了,山上天色整个是黑的。我一下有了个冲动,我施食是要有证明的喔!不是那么施了就完了,像你们放蒙山、作焰口一样看不见东西,不行的!

我坐在那里正中央,老和尚们都是老前辈,分两排坐在旁边。我把手拍在地上,那也都是真的,一股冲动,我说:“我要到峨嵋来闭关,峨嵋是普贤菩萨的道场,对不起!向菩萨请求,我在这里闭三年关,也向山神、诸佛、龙天护法打个交道,如果我所得的、所证的这个佛法是真的,请给我一个证明!如果是假的,就不给我证明,明天我就下山,佛法无灵。我闭关出来,有一个愿望,不管我出家、在家,弘扬正法!同时,一手扶持儒家,一手扶持道家,弘扬人类文化,就是这个愿望。我生生世世都是这个愿望,如果做不到,下地狱,能不能给我一个证明?”

我把这个手向下一拍,那奇怪啊!你们看过照明弹吗?(有人答:“看过。”)你是在哪里看过?(有人答:“当兵时,夜里演习。”) 是空中下来的吗?颜将军看过吗?(有人答:“看过。”) 是空中飞机上投下来的吗?(有人答:“那没有看过。”) 你们看,抗战时候,日本人每天轰炸我们,飞机成群,连锁飞的。十几架飞机,每一架飞机投下来那个照明弹,都是“嗤!”一声。是照明弹,不是炸弹,整个地区,像我们吴江,四架飞机丢了四颗照明弹,整个的吴江就像天亮一样,都看得清楚。是从空中下来的照明弹,不像你们所说的那种陆军用的照明灯。譬如说,假使我们这里上空有一个照明弹下来,整个的太湖大学堂,包括七都镇、太湖,整个都亮了,如白天一样。

我这话一讲,大家听到空中一声“嗤──!”那些老和尚,睁着眼睛都吓住了,噢!赶快合掌。那个照明是有声音的哦!在峨嵋山的高山上,也没有日本的飞机来,空中忽然亮起来了,“嗤──!”四个字--声如裂帛,好像一块大布撕开一样,“嗤──!”一片光明,整个罩住了。很久喔!二十几分钟不动,整个峨嵋山亮了。我说,你们看,佛法是真的吧!嚄!这些老和尚跪下来,不只对着光,还转过来向我拜,“菩萨!肉身菩萨来了!”我也赶快起来,向诸位老前辈致意。为什么通永师父,你们都见过的,看到我,“哎!老师是菩萨呀!”

这一下,我看到了,我就合个掌,谢了!证明有这个事,就在这里闭关了,我说我的愿望如此,但是,我当时讲了一句话,“你们注意喔!在座的自己人,如果明天泄漏一句话,说真有这个事,当场就死,不准泄漏!”所以通永法师到现在都不敢讲,看到我一直恭敬,为么这么恭敬?一方面我带领他打坐修行,一方面他感谢我,他都一百岁了,还不敢说。

为什么?你们注意看啊!《五灯会元》、《指月录》,你们翻开看看,有个嵩岳元珪禅师,东岩寺的山神来皈依他为师,现过这样的神通,元珪禅师当场吩咐。你们可以翻开书去看,因为我爱看这些而跟你们讲,《五灯会元》、《指月录》看得太熟了嘛!元珪禅师吩咐弟子,不准说喔!那个东岩庙山神最后要求给他显神通,元珪禅师说不要啊!但是他皈依了师父,一定要表示一下神力、神通,鬼神真有的。师父给他逼得没有办法,说道:“我这边山上一棵树都没有,而对面山上有那么多大树,你有神通,就给我移过来,就是这一点。”山神说:“好!你们夜里不要怕!”一夜风雷,早晨起来,对面山上一棵树一根草都没了,全都移到这边来了。元珪禅师就吩咐弟子们,出去不准说,任何人泄漏了,他讲了四个字我很深刻,“人将妖我!”读古文要看懂,就是说,别人会说我是妖怪了,有神通,“人将妖我!”所以书要读懂。

对这一点我印象很深,所以当时我看到这个,说:“你们不要说!下山以后,如果说了会死人。”这样我就可以闭关,就震住了。但是我三年还没圆满,差几个月,山下来人警告我,侍从室的蒋XX来,说:“赶快下去,转移一个地方,这些和尚靠不住啊!会妒嫉你,我们兵都在下面,也不能派兵在你关房外面,人是很讨厌的。”所以我就转下来,再到五通桥闭关,而准提法就是在五通桥得的,有这个道理。这些我都没有跟你们讲。

我讲这个故事干什么?你们不知道,我这个人不搞这一套的。我现在九十几了,我怕我的三个愿力不能完成,现在还没有半个接手的人。我怕我落在袁先生讲的话,所谓“空落在先师之谶”,我的老师袁先生也走了,“先师之谶”,谶语!他当时怎么讲?“怀瑾啊!告诉你,我可以走了,因为我有了你,够了!我看你将来一辈子,像你自己一样的,半个都找不到,你惨了!”当时好像普通的话,现在我真有点害怕,这个交代不下去。

所以,这一次的动机要你们来,讲唯识啊,修持啊,我为什么苛刻大家,因为我已经九十多了,来不及了,我现在没有人啊!半个都没有!我“空落先师之谶”啊!是这样一个道理。

这个话讲完,几天以后,峨嵋山的副寺,副寺就是副当家,这个和尚找我,然后下山了。因为大坪寺在眉山有很多的财产,租田在那里,眉山是苏东坡的家乡,他每年秋天都下山,到眉山收谷租回来作为养庙子的费用。这个人非常老实,那天他也看到这个境界的,当时跪下来拜得很诚恳。他下山收租,一个礼拜以后,山下种田的佃户非常害怕地上山来讲:“对不起!副寺在我家死了。”大坪寺全庙惊讶,他身体好好的,六十多岁,身体很壮,精神很好,是怎么死的呢?佃户说:“他在我们那里,吃完晚饭,跟我们谈话,谈着谈着,坐在椅子上靠着就死了。”我一听,他一定讲了这个事。我说:“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可是我当时讲,谁漏了这个消息,说这里现过什么神通,非死不可,就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都把它破掉了,我今天把它讲明了,破开了。愿力、佛法,说空就一切皆空,有就一切皆有,好好修持,努力用功。这个话说过去了,这一段最好暂时不要纪录,将来我会详细写的,如果我还活着,自己还会写的。

一称南无佛:感谢百度百家号平台、广大网友,支持中国文化发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