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国家装备建设重点

军事评析

17-03-1711:28

2017年,亚太地区各主要国家都在尽力平衡近期和远期的国防需求,努力找准国防装备建设重点,以有效推进装备现代化工作。

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高调宣扬“重建美国军力”且呼吁大幅增加国防预算,但美国在2017年度的国防预算应该还是以此前的国防部申请为基础。在中国的周边国家中,印度正在大力采购新的战斗机,日本延续了过去5年军费开支不断增加的势头。韩国空军希望尽快装备F-35,但计划遭遇挫折,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国家各有侧重,以满足当下的国防需求为主。

美国国会拒绝加速生产战斗机

美国国防部为2017年申请的国防预算总额是5878亿美元,比上一年高出75亿美元,其中包括为57个新的研制项目投入资金,并加大现有87个项目的装备产量。

KC-46A加油机一直是美国装备建设的重点,美国国防部申请在2017年采购15架,从而将项目推入全速生产阶段。

KC-46A加油机

尽管KC-46A加油机项目不断遭遇各种问题,美国国防部还是准备在2017年将其推入全速生产阶段。

在战争开支方面,上届奥巴马政府在2016年年底提出将588亿美元的战争预算再提高58亿美元,用于在海外部署更多美国军队以及为阿富汗空军配备UH-60A直升机。

另外,美国国会还批准了34亿美元支持美国的欧洲盟友,以应对俄罗斯。

在2017年的《国防授权法案》草案中,军费开支总额为6187亿美元,其中拒绝了美国国防部增加F-35和F-18战斗机生产数量的要求。

美国军机战备状态令人堪忧的问题近年来受到关注。《国防授权法案》草案为美国的航空兵训练以及飞机、设施的维护划拨了更多资金,同时停止了兵员精简工作,反而为陆军、海军陆战队和空军分别新增了1000人、3000人和4000人的编制。

美国国会明确表示,不同意美国空军在2019年之前退役A-10。国会强令,F-35应尽快完成作战测试,并与A-10在一系列任务中展开效能对比测试,如近距空中支援和战斗搜救。

在特种飞机方面,《国防授权法案》草案同意美国空军用两架基于湾流G550的电子战飞机替换老旧的“罗盘呼叫”电子攻击机,预计型号代号为EC-37B。庞巴迪和波音表示,此类单一来源采购模式不利于未来“联合星”对地监视飞机项目的换代。虽然美国国会对空军发出了警告,但却没有要求美国空军采用“完全、开放的竞标”模式。

战略力量的现代化也是美国近年来装备建设的重点。其中,《国防授权法案》草案为研制B-21轰炸机列支了13亿美元,为“地基战略威慑”(GSD)项目——即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提供了初步设计的资金,还为远程防区外武器(LSW)提供资金,用以替换美国现役的空射巡航导弹。

在赛博安全方面,2017年《国防授权法案》草案提请设立一个赛博空间作战司令部。现在的赛博司令部隶属于美国国家安全局,地位和作用已经无法满足赛博空间攻防对抗的需求。

此外,为了保护美国夏威夷免受远程导弹攻击,美国国会指示导弹防御局(MDA)展开一个项目,采购中程雷达或传感器。《国防授权法案》草案指示MDA要在2017年10月24日之前发出招标书。

人员成本过高使印度空军压缩升级计划

印度政府预计在2017—2018年度增加国防开支,其中部分原因是要花费86亿美元采购36架“阵风”战斗机。此外,印度国防采购委员会于2016年年底批准了印度空军采购83架国产“光辉”MK.1-A轻型战斗机的计划,总花费预计为75亿美元。之前,印度空军已经订购了40架“光辉”战斗机,预计于2017年形成作战能力。“光辉”制造商印度斯坦航空公司计划从2018年开始执行新的“光辉”订单,于2023年完成生产工作。

印度国防采购委员会同时还批准了采购15架国产轻型武装直升机,其中10架交付空军,5架交付陆军,总花费为4.4亿美元。另外,花费1.6亿美元采购598架国产无人机的计划也在讨论之中。

印度国防部还敲定了其他几个项目,包括在本土授权生产卡-226直升机以及采购5套S-400防空系统。

其他计划中的采购项目包括56架空客C-295军用运输机、500架直升机、12艘潜艇、约100架单发战斗机、120架双发战斗机和一艘航母。

2016年,印度国防预算相比上一年增长9.7%,总额为387亿美元,其中装备采购资金为130亿美元。2017年,印度国防预算上涨到510亿美元,不过,由于采购“阵风”战斗机一下花去86亿美元,其余资金并不足以支撑印度全方位推进装备现代化的需求。

此外,印度新增的国防预算有相当部分会被用于人员开支,这将对印度军队尤其是空军带来不利影响,可能减缓其装备现代化的步伐。

日本连续5年增加军费开支

2017年,日本的预算比上一年增长2.3%,延续了自安倍内阁在2012年上台之后的上扬趋势。不过,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要求日本为驻日美军支付更多费用,因此,日本军队最终得到的资金可能达不到期望值。

在2017年的日本国防预算中,最大的一笔开支是8.33亿美元用于采购6架F-35A战斗机。日本订购了42架F-35A,其中首架已于2016年11月交付日本。日本的首个F-35A中队将驻扎在日本北部的三泽基地,平时针对的是俄罗斯方向。

另外一笔比较大的开支是申请花费6.69亿美元建造一艘排水量3000t的新潜艇。这艘潜艇将在“苍龙”级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在过去的12年里,日本订购了12艘排水量为2900t的“苍龙”级潜艇。新潜艇价格将比“苍龙”级贵19.5%,很可能是因为动力系统从斯特林发动机换成了燃料电池。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预算既没有考虑购买“宙斯盾”驱逐舰,也没有考虑通用护卫舰。

日本在2017年申请的其他采购项目包括两架C-2运输机(5.88亿美元)、一架KC-46A加油机(2.8亿美元)、6架CH-47JA直升机(4.02亿美元)、4架V-22B倾转旋翼机(3.46亿美元)、一架RQ-4“全球鹰”无人机(1.52亿美元)。日本采购的“全球鹰”将被取消地面移动目标指示功能,无法用于监视弹道导弹发射车等目标。

此外,日本还申请了4.77亿美元用于升级“宙斯盾”驱逐舰和“爱国者”导弹系统等反导装备。

韩国力图缩减F-35相关费用

韩国2017年的国防预算总额为345亿美元,其中103亿将用于装备研制和采购。不过,这份预算可能不太受韩国军方欢迎,因为韩国议会拒绝了军方将F-35采购资金增加30%的要求,但却为升级F-16和购买空地导弹划拨了更多资金。

2013年11月,韩国决定购买40架F-35,准备将其与F-15K一道作为主力战斗机。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2017年F-35采购资金预计为7.8亿美元,预计在2018—2021年完成交付。虽然韩国军方大幅增加F-35采购资金的要求被驳回,但最终批准的金额仍然高于预期,达到了8.54亿美元。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韩国议会为F-16升级安排的资金为0.87亿美元,比申请额高出了50%。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负责F-16升级项目,将为韩国的F-16换装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APG-83雷达。美国空军强调,如果韩国不升级F-16的雷达和数据链,美韩两国空军的协同作战能力将大受影响。

另外,采购KEPD-350空地导弹的资金为1.13亿美元,比申请额高出70%。KEPD-350导弹用于打击加固目标,主要针对的是藏身于隧道或掩体内的朝鲜弹道导弹发射车。

韩国2017年国防预算还有部分将用于反导能力建设。

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国家各有侧重

在过去10年,澳大利亚一直在推进老式装备的更新换代工作。澳大利亚准备采购15架P-8A海上巡逻机和MQ-4C无人机,用来替换P-3C。另外,澳大利亚在2016年2月发布了国防白皮书,其中提到要新增加1700名军事人员,加强情报、赛博和相关能力。

其邻邦马来西亚和印尼想要继续购买先进多用途战斗机,但无奈财力有限。新加坡倒是有可能在2017年采购F-35战斗机。

马来西亚在2017年的国防采购预算只有8亿美元,将为陆军采购全地形车和为海军建造轻型护卫舰。

印尼在继续寻求从俄罗斯采购苏-35战斗机,但因本国财力有限,且俄罗斯无法提供财务支持,这个采购项目只能继续搁置。印尼海军有望在2017年订购MBDA公司的“米卡”VL舰空导弹和“飞鱼”III反舰导弹。

泰国计划购买3艘柴电潜艇,总价值为10亿美元,首艘潜艇的采购资金将于2017年下拨。泰国陆军很有可能采购更多的米-17V-5运输直升机来取代老旧的CH-47D。泰国空军还可能增购两架H225M直升机,使得总订购数量达到8架,将用于替换越南战争时就开始服役的UH-1H直升机。

2017年ABACE将于4月11-13日召开,本届展会是由美国公务航空协会(NBAA)和亚洲公务航空协会(AsBAA)联合举办,并与上海机场集团(SAA)合作的。各飞机制造商、分系统制造商等将展示最新型的飞机、航空设备和产品,展会上还将召开涉及公务航空方方面面的教育会议,并为参展商和与会者提供与业界专家互相交流的机会。

在本届ABACE上,《国际航空》杂志将发行3期ShowNews,向与会者汇集发布来自于展会的最新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