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深思!清朝第一太子褚英之死的真实原因

西藏人文地理

17-02-1212:41

爱新觉罗.褚英,清太祖努尔哈赤长子,大福晋佟佳氏(后称元妃)所生。褚英自幼随父身经百战,战功累累,且勇猛多谋,清人称之为广略贝勒。

赫图阿拉

屡立战功褚英执政

  • 褚英生于明万历八年(1580年),努尔哈赤起兵时,褚英年4岁。由于母亲佟佳氏早逝,褚英自幼随父亲奔走于刀光剑影之下。努尔哈赤起兵之初,首先面对的是一些族人的对立和暗杀。有刺客来袭,努尔哈赤就把长子褚英、次子代善和女儿东果格格藏进板柜底下。褚英自幼就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环境中长大,这也塑造了他英勇正直的性情。

  • 明万历二十六年正月(1598年),努尔哈赤命幼弟巴雅、长子褚英与噶盖、费英东,统兵一千,往征东海女真安楚拉库部。在这次征战中,褚英身先士卒,披荆斩棘,领兵飞速行进,“星夜驰至”,夺屯寨二十处,剩余屯寨望风归降,获人畜万余,凯旋而归。此时,褚英年仅17岁,努尔哈赤大失所望,赐以“洪巴图鲁”称号(满文baturu,英雄之意)。

  • 明万历三十五年三月(1607),努尔哈赤命舒尔哈齐、褚英、代善、费英东、扈尔汉、扬古利等率兵三千,往接蜚优城城主策穆特黑,前来归顺。返途中遇乌拉贝勒布占泰万余兵阻拦,舒尔哈齐见敌军过万,勇往直前,按兵不动。褚英、代善见状,鼓励众将士说:“乌拉贝勒布占泰曾为我建州俘虏,因其归顺汗父,汗父才将其放回。昔日可以将其俘虏,昔日亦能。其兵虽多,但上天眷顾在我,兼有汗父威名,如奋勇杀敌,敌必破矣。 ”部众遭到了鼓舞,军心大振。他们在山上立栅扎营,由扈尔汉、扬古利率200人同乌拉军前锋殊死拼杀,吸引敌军留意力。而褚英则与代善各率兵500,分两路夹攻乌拉军。褚英率先冲入敌阵,吼声震天,无人敢挡。乌拉军兵败逃窜,“如天崩地裂”。这一仗,建州斩杀乌拉兵3000余人,获马5000匹,甲3000副。努尔哈赤以褚英“一马当先”,赐“阿尔哈图图门”尊号(阿尔哈图,满文arga,计、计策之意;图门,满文tumen,万之意;万计,即足智多谋之意,时人称之广略贝勒)。

  • 击溃乌拉万兵,极大减弱了乌拉部的实力,在之后的大大小小征战中,褚英也是屡立战功,为女真一致的事业做出重要奉献。努尔哈赤以战功卓著,多谋善断,在褚英29岁时,立为嗣子,代掌朝政。

沈阳故宫

抢夺汗权褚英被诛

  • 为女真事业做出严重奉献的褚英,在万历四十一年(1613)后,忽然消逝,不见于《太祖实录》之中,关于因何消逝,有何差错,遭到怎样的惩罚,皆无叙说。直到三十五年后,《清世祖实录》才第一次提到,“太祖长子,亦曾似此悖乱,置于国法”。关于为何悖乱,只要满文老档无圈点版卷三中有所记载(在此由于篇幅无限,就不转引了,喜欢的冤家可以查阅)。

  • 满文老档记载,褚英特性褊狭,执政后,折磨优待四大贝勒及五大臣,如,其曰:“吾即汗位后,将杀与吾为恶之诸弟、诸大臣”。四大贝勒、五大臣恐褚英加害,联名上奏努尔哈赤,经查失实,遂呵斥褚英处事褊狭,将赐予褚英专有之部众、牧群等物品,尽行归于诸弟,同等分之。在当年秋和次年春两征乌拉之时,都不准褚英随行,令其留守家中。褚英感到本人被汗父疏远,遂心生仇恨,诅咒汗父、诸弟、五大臣出征得胜,并说愿其败于乌拉,战胜之时,吾不许父及诸弟入城。努尔哈赤得知后大怒,但又不想落下杀子恶名,遂建高墙将其圈禁(清朝就喜欢圈禁贵族子弟)。两年后,见其毫无悔改,遂诛杀。

天恭德峻

褚英被诛真因

  • 满文老档中的记载,关于褚英被诛的缘由,虽然记叙失实,但是理由却过于牵强。仅仅由于特性褊狭,就会优待四弟、五大臣吗?显然不是,满文老档中的记载实践上反映出后金贵族政治妥协的剧烈性。众所周知,一切的政治活动都是围绕最高权利展开的,由于权利真实是太诱人了,何况是至高无上的汗权。褚英虽然是嗣子,代父执政,但是毕竟是储君,还不是后金大汗,本人的一切权利都是汗父赐予的。假如褚英想颠簸承继汗位,结实的掌握军政大权,就必需限制、打击四弟、五大臣。在后金初期,努尔哈赤的子侄都是各旗的固山额真,旗务大事皆出于他们的手中,尤其是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和皇太极。五大臣,费英东、额亦都、费扬古、何和礼、安费扬古几人也是努尔哈赤选拔任用之人。因而四贝勒、五大臣都不是褚英的亲信,只要限制、打击他们的实力,褚英才干架空汗父,逐步掌握全部权利。所以满文老档中的记载是一场夺权于反夺权、限制与反限制的剧烈的政治妥协。惋惜,努尔哈赤是久经政治风霜,开国立业之人,褚英的这些小举措,岂能瞒住年过六旬的努尔哈赤。即使是本人的亲儿子,一旦勇于介入至高无上的汗权,努尔哈赤也会毫不留情的将儿子清算掉,这就是权利角逐的严酷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