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败家子到身价几百亿,这个人生够霸气!

八卦娱乐嗨皮

17-01-2413:30

几十年前,他还是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小混混,曾因为叛逆高中退学,19岁那年更是赔掉一个多亿,被人称为“败家子”,23岁他成功找到出路,人称“米 果大王”,35岁生意转战到中国内地,还要做台湾的“默多克”;有人说他是台湾版的“宗庆后”,2015年,他以610亿的身价称为台湾的首富,他就是 “旺旺之父”——蔡衍明!

从败家子到旺旺之父

1957年蔡衍明出身在台北一个富贵家庭,在家排行老幺,深受父亲的宠爱,不爱读书,却爱当老大,大部分的知识都从街头和电影院获取。在父亲开设的中央戏院里,他一天能看上十部的电影。高中时,由于两次和学长的冲突,处于叛逆期的他索性退学,进入父亲的制冰厂工作。

他19岁那年,父亲从朋友那里接下了主要加工鱼罐头外销的宜兰食品厂。蔡衍明主动请缨去厂里当起了总经理。他回忆:“我账也看不懂,人也不认识,我又不敢问。损益表是赚是赔,我也不知道。”

啥都不懂的毛头小伙却操心起食品厂的战略转型。他觉得做OEM(俗称代工生产)要看别人脸色,决定转做内销,并开始生产“浪味鱿鱼丝”。结果 一年多下来,赔掉一个多亿(台币),不得不找家里贴钱补救,落下个“败家子”的称号。只要别人多看他两眼,他就觉得人家在笑他,更因此患上了抑郁症,一度 想跳楼自杀。

3年后,22岁的蔡衍明观察到台湾稻米资源过剩,盘算着如果做日本米果生意,应该可以扳回一局。于是,他找到日本三大米果厂之一的岩冢制寻求合作。64岁的桢计作社长连连拒绝,怕小伙子办事不牢,坏了自己的名声。

整整两年,蔡衍明频频拜访桢计作,终于获得米果制造的技术输出。此后,爱狗的他将公司取名旺旺,迅速成为台湾米果市场老大。至今,蔡衍明仍将桢计作称为“旺旺之父”,在总部竖立铜像。

转战大陆 “米果大王”

1992 年,35岁的蔡衍明生意已经相当成功,但台湾市场局限性太大,“不够刺激”,他把目光投向了大陆。因投资额仅在千万级别,他没选沿海,而是成为湖南首家台 企,因而享受不少优惠政策。旺旺在湖南的第一家厂建厂之后,蔡衍明去郑州参加烟酒会,当场就有300货柜的米果签售,而且协议上都是款到发货。

于是,旺旺台湾工厂24小时加紧制作,把米果从台湾运抵大陆,没想到交货的时候大陆经销商却要求卖完之后付款。蔡衍明不想妥协,他选择在长 沙、上海自己开门市卖,“还是卖不了那么多啊,后来就送给小孩子吃了。”他将旺旺仙贝分送给上海、广州、南京、长沙等地的各级学校,学生们人手一包。没想 到这样反倒打开了当地市场。

面对当时大陆经销商一贯卖完之后付款的作风,蔡衍明坚持自己的原则:“款到发货。” “你旺我旺大家旺”的广告词很快人尽皆知,旺仔贴画也随处可见。最终,投产当年他创收2.5亿人民币。

1994年后,两百多家食品厂加入“米果大战”,其中就有同样来自台湾的康师傅。激烈的竞争使米果价格由最初的1公斤50元降至30元。

面对危机,蔡衍明推出四个副品牌的低价米果,并一口气将自家产品骤降到1公斤5元,狠辣令人咂舌。他说,“除根之后,才好做”。

正值招商引资热潮,蔡衍明发了1000多封信,收到不少回应。此后,他又掀起几番价格战,将竞争对手杀得所剩无几,米果老大的地位再无人撼动。

决策大胆行动迅速

1996年,蔡衍明决定将旺旺挂牌上市。当时在台湾申请上市的程序非常复杂,于是蔡衍明舍近求远,选择在新加坡挂牌。

但新加坡股市交投不够活跃,自从旺旺上市后表现一直平淡,虽然每年净利率达16%,却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年在香港上市的康师傅市盈率一度达40倍。在 投行的建议下,蔡衍明决定转投港交所。不过,精打细算的他不甘心让投行与私募狂分利润,于是就作出了一个相当江湖气的决定,用自己的团队替代专业私募。

2007年5月28日,他以私人名义向12家银行财团联贷8.5亿美元,用于收购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旺旺26.35%流通股股份,以完成私有化,转投H股。这一做法无疑极其冒险,因为他要顶着每天高达15万美元的贷款利息,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从 撤离新加坡,到登陆港交所,前后只用200天,旺旺的市值则从35亿美元提升至51亿美元。同时,他还完成了公司的重组,将其核心业务——食品饮料业务 ——单独剥离在港上市,旗下医院、酒店、房地产等业务则分拆至新成立的“神旺控股”公司中,作为家族私有,成为业界公认的近些年来亚洲规模最大、杠杆比率 最高的巨额融资经典。

要成为台湾的默多克

除了食品王国,蔡衍明还有媒体帝国,被称为传媒大亨。从2008年起,蔡衍明进军传媒领域,通过收购的方式,掌握了台湾地区中时媒体集团旗下所有媒体的经营权,一年后就实现了中时集团扭亏为盈。

2009年,旺旺集团跨足媒体产业,买下拥有中国时报、工商时报、中国电视公司、中天电视等多家媒体的中国时报系,蔡衍明还斥资入股香港亚洲电视,并在台湾地区创办了新报纸《旺报》,一系列的动作,让蔡衍明的媒体财富也不断积累。

蔡衍明在媒体界的举动引起了举动反响,申讨声源源不断。蔡衍明则说自己的性格受爱犬黑皮的影响:“它的精神启发了我。”他说,“黑皮精神”就是“很自信,也很敢斗”,再大的狗面前,都要迎向前去硬拼,战斗力十足。

7个女人9个孩?

蔡衍明对家庭状况一向低调,20岁经人介绍下结婚,生下长子绍中、长女绍云之后23岁离婚,再也没有踏入婚姻。

外界传言,他至少有7个女人,共生了9个孩子。相比于事业上的成就,私底下的蔡衍明总说自己更得意能“搞定家庭”。蔡家从来没有曝出“豪门恩怨”,也未曾被 媒体拍到过什么家族照片,这在狗仔横行的台湾简直就是个奇迹。他坦言,不管是否登记过,只要是他的女人生的孩子,一概都认。

由于自己高中都没读完就进入社会并取得成功,蔡衍明立下一条家规:孩子年满18岁便不再升学,直接进入企业学习经营。这在台湾是绝无仅有的例子。

蔡衍明认为:“学历高的人定性不够,都不够了解自己,要求的待遇比别人高,却不懂得要求自己;反而是学历低的人,比较有耐心,知道自己的不足,工作起来比学历高的人更努力。”

台湾版的“宗庆后”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蔡衍明“有点像宗庆后”。一个靠一包一包卖米果,以500亿元身家成为“2012胡润外来首富”;一个靠一瓶一瓶卖饮料,以105亿美元成为2012年中国内地首富。

表面看来,这两个人有相似的特点,都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创业进入传统食品快消行业,创始人稳定在位管理时间都超过20年以上,同样是农 村包围城市的营销策略,擅长渠道运作,都在金融危机后其实业家价值方得以体现,一方面都极其低调内敛,但另一方面霸道而充满野心,管理风格更偏向集权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