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美女科研工作者的她,投身DNA检测,却坚持不用于医疗

接招

发布时间:17-01-1514:12

各色科技

创始人:郭婷婷

背 ; ;景:大象公会

门 ; ;派:DNA检测与解读

融资规模:未透露

投资方:大象公会

郭婷婷 各色科技创始人

郭婷婷接招

1、不用于医疗诊断的DNA检测对用户的价值是什么?

2、为什么做偏向「娱乐化」的DNA检测服务?

3、如何让更多的用户来接受和使用DNA检测服务?

郭婷婷并不是「各色科技」最早的加入者,但却是现在各色团队的创始人。她是临床与咨询硕士,写过一篇关于心理咨询的文章,并在微博和知乎引发了讨论,将在2017年获得中国科学院的认知神经学博士学位。

写作是郭婷婷喜欢做的一件事情,但同时文章中需要有科学内容。对她来说,这已经属于她思考方式或者方法论的一部分。起初,这个女孩只是新媒体平台「大象公会」的一名作者,为平台撰写文章。

「大象公会」早期的办公场所并没有固定的工位,所有人围坐在一个巨大的桌子边,氛围不太像个公司。郭婷婷时常带朋友去那里做客,一同吃喝聊天,常常到后半夜,而她就是在这里认识了「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后来,她的创业项目竟然是DNA检测。

基因检测技术在近十年内发迅速。2010年,测序巨头Illumina发布了HiSeq X测序系统,全基因组测序成本进入1000美元时代,高通量芯片筛查成本更是只需要不到一百美元。成本的降低,使基因检测从实验室走向应用成为可能。

黄章晋在2015年初就注意到了这个趋势,并进行了一些市场调研。当时中国消费级基因检测市场还没有如今众多的产品。半年后郭婷婷加入了这个项目,而当时最早参与的成员大多已经离开了项目。

「黄老师觉得跟我还挺投机的,我评估了三个月,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

2015年7月,郭婷婷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团队,由大象公会注资成立了「各色科技」,团队成员仅有4个人,所有人都受过系统的科研训练。2016年4月,「各色科技」推出第一款DNA检测服务。

检测技术的发展,已经可以使用户在较低的价格拿到DNA测序数据,但如何解读这些数据,各个公司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为用户提供更科学优质的解读,是各色科技正在做的事情。

目前所有对DNA数据的解读,均是以现有研究结论为根据,这一点「各色科技」也不例外。但如何选择已有的文献,设计合理的算法,推测具体表现和研究结果的关联性,并在此基础上使用自己获得的数据作为验证,就需要对具体问题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郭婷婷认为,目前市面上太多号称消费级基因检测的公司,只专注于数据获得,而没有认真做面向消费者的数据解读。

「现有研究,并不能准确预测基因与表型之前的关联,而是基于统计概率推测出来的结果,特别是基于国外大规模样本得出的结论,是否能够在中国人中重复验证,存在不确定性。我们需要在解读中体现出良好的分寸感,并让我们的用户理解基因检测的局限性,最重要的,愿意与我们一起,持续参与探索过程。」

脱胎于内容平台,使得「各色科技」对基因测序结果解读从一开始就与其他生物信息学背景的基因检测公司存在区别。郭婷婷对于招人的要求是不仅要会做研究,也要会写文章。

郭婷婷没有要求团队做大而全的解读,而是选择从团队最熟悉的领域心理与行为特征入手,逐项撰写解读。「各色科技」每篇对单一性状的解读,从几百字到两千字不等,团队成员整整用了小半年时间才完成所有性状的解读

在大众认知中,DNA检测与解读主要被应用于医学,一个广为人知的例子为,安吉丽娜·朱莉通过DNA检测,得知自己家族遗传乳腺癌基因,因而去做了乳腺摘除手术。而「各色科技」对检测结果做的解读,却在其官网上明确写出不应用于医疗领域。

「目前,对疾病易感基因的解读,大部分参考意义不大,但是它又十分敏感,我们无法确定用户是否可以准确理解这些信息,是否会因此作出不合理的医疗行为。毕竟,有些很严重的疾病发生几率本身就很低,发病概率增加或者降低一点,对用户的实际意义不大。这是需要更多研究去推进的事情,而不应在这一领域急于变现。」

因此,郭婷婷的检测项目更多的是从无害,且易于分享的内容入手。尽管最终的解读报告呈现模式会显得不那么严肃,会有些「娱乐化」,但她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是某种娱乐。

「我们目前做的解读呈现形式偏娱乐化,但若因此说解读仅供娱乐,我难以认同。衡量是否科学的标准,是你的研究方法论和产品设计。」

「无论用户想了解疾病易感概率,还是天生的性格倾向,本质上,他们都是愿意去尝试新鲜事物的人,他们最重要的动机是好奇心的驱使,我认为这才是大家选择做基因检测最首要的原因。我们必须最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好奇心。」而同时这一点,也有利于解决DNA检测行业另外一个没有解决的痛点:教育用户。「这些有趣的内容,可能会让大家更顺利地接受或者了解基因检测这个事情。」

除了基因数据,郭婷婷还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关于用户性格、表现和偏好相关的数据。通过这些数据,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我们现阶段难以获得用户生命全方位的数据,但我们可以在一个小切口上获得用户非常立体的数据,因为我们团队对心理学和行为研究,是最擅长的。」

郭婷婷认为,基因检测仅是起点,用户做完检测后,会希望获得更多的服务,这是目前没有基因检测公司能够解答的问题,而各色科技基于内容的优势,可以在现阶段做一些基于用户特征与偏好的内容定制。

「用户做基因检测不是一锤子买卖,他应该想要继续回来,持续进行自我探索,持续谈论与分享新的结论,这样我们才能让用户的数据产生价值。」郭婷婷告诉接招。

目前,「各色科技」可以完成38个项目的DNA解读,产品还处在内测阶段,拥有上千名付费检测用户,并将于两个月后正式上线,正在筹备下一轮融资。

Q:如何让更多的用户来接受和使用DNA检测服务?

郭: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检测内容足够有话题性,并且可以在社交网络上分享。如果检测结果没有办法分享,别人就不会知道他做了这么酷的事情。如果他没有办法知道检测之后还能够做什么,检测项目也不好玩,那他也不愿意向身边的人推荐这款产品。所以我们一定要提供给他们足够多的,足够好玩的内容,供他们分享和谈论,这样他们就会对这个事情产生兴趣,并且成为各色的代言人。

其次,我们需要有一个对基因检测感兴趣的人群的画像,并在与这一画像最符合的媒体上进行推广。我觉得这群用户不需要了解DNA检测的原理是什么,他们只需要对了解自己感兴趣,就会愿意体验我们的服务。这也是我们和其他DNA检测公司对用户定位的差异。从他们提供的内容来看,只有生物学和科普爱好者才会感兴趣。但我们认为,我们的用户会产生在新的生活方式爱好者中,同时女生的自我了解意愿要强于男生。

Q:「各色科技」将主要做哪种消费层级的DNA检测服务?

郭:现在市场上所有DNA检测类服务的成本差异,在于测序数据量的不同。从技术角度,测序数据量越多,折合单个数据成本越少,但整体价格昂贵。如果测的数据量不够多,整体价格是便宜的,单个数据量的价格就相对较高。

一个人的全基因组数据有20-30G的数据量,但是这些数据大部分目前无法解读。因此,所有产品都需要平衡价格与获得数据量之间的关系。

我们目前的价格并不能给用户提供完整的基因组数据,但我们现在检测的所有位点都是可以解读的。我们需要进一步调查用户分别愿意为数据和解读付费的意愿,也会尝试推出数据量更大的解读,以供进一步的研究和持续内容生产。

这一定价,仅就检测服务来说,完全不是赚钱的生意。当然,也有公司会将检测服务价格定位几万元。他们的目的就不再是教育市场,而是面向高端市场做一些更精准的服务,甚至于一对一的VIP指导。但目前DNA检测行业离精准服务差的太远,这是赚快钱的方式,但完全放弃了大众市场,也没有办法做数据积累。

Q:DNA检测行业会在什么时候会有突破性的增长?

郭: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预测这个事情,因为我们不知道技术的进步空间和速度到底有多快。用户增长速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测序的价格,如果基因检测的成本再下降一些,甚至于有巨头能够推进测序接近免费,那么就有可能产生用户和数据的爆发性增长。在爆发期之前,每个公司都需要尽快找到自己的模式和定位。

Q:最想采访的一位创业者是谁?最想问TA什么问题?

郭:我比较喜欢看一些技术类创业公司的采访,但往往看完之后对这个人很难产生一个非常立体的形象,或者无法解答为什么做了这件事,好像有种顺理成章的感觉。

我要做一些不那么一样的东西,并不是说这个东西最近是热门,我们就顺理成章地去做。因为很多时候一些被资本驱动的事情,本质上是很无聊的。对我自己来说,我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做一个平庸和无聊的事情,即使这个事情有可能是风口,有巨大的利润可图,但是它的想象空间和整个模式都太无趣了,我就不会去做。

我会去考虑采访我的合伙人,他总是在做超前的,独一无二的事情。他现在在做一个自动驾驶的模型车,我觉得他们是一个很酷的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