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深陷网易一元购博弈 负债百万元欲维权

科学发现

16-12-1410:44

12月13日凌晨,处于零下温度的北京,浓重的雾霾还未褪去,不到9点的上班时间,网易北京总部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从陕西、山西、安徽等地赶过来的网易一元购用户,因为在一元购平台上投入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无法回本,这批用户想要与网易直接面对面沟通,拿回成本。 

这当中,用户汪某仅仅在一年时间内就在一元购里亏掉了170多万元,而另外一位年龄20岁的女生也负债近40万元,他们已经与网易对峙了近一个月之久,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得到网易的正面回复。 

虚拟充值卡可提现 每10秒开奖 

记者了解到,让用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是一元购平台中的“移动话费充值卡”秒杀,面额从100元到5000元之间,其中,面额1000元以上的充值卡最低注入金额为10元。不同于普通的一元购实物商品,虚拟充值卡可以按照面额来提现,这也是导致用户疯狂下注的原因。如果投入10元可以拿到5000元的虚拟充值卡,中奖者就能以小博大赚到4000多元。 

根据网易一元购的投注规则,参与用户单次最高可投入上千元,而且每次不到10秒就会开奖。以5000元的充值卡为例,需凑足6000元才能开奖,短短的1分钟内一元购平台就能聚拢用户36000元资金,一天24小时内就可吸纳资金500多万元。而汪某就是在这样的循环中反复投入了上百万元。 

汪某告诉记者,此前网易一元购平台还曾推出过面额达5万元、10万元的充值卡用于秒杀,在运气好时一天能够挣到1万多元,但是目前这两款产品已经被下架。

   尽管注资者众多,但是目前尚未有人明确表示在一元购平台中获得丰厚回报,多数人就是像汪某一样,背负上了贷款。 

据悉,网易方面曾通过多种渠道推广一元购产品,并在推广中指导用户如何通过充值卡来赚钱,明确标注赚钱率高达99%。

对此,记者与网易一元购的公关部进行了沟通,对方回复称,一元购项目属于正常的购物平台,后台算法符合公平原则,开奖结果由第三方数据监测,而针对用户出现的巨额亏损问题,上级部门正在协商处理结果。 

“一元购”性质难定性 巨头争蛋糕 

类似网易一元购的平台已经在互联网当中泛滥,京东、天猫等平台也推出了一元购的业务,但据了解,多数平台的一元购是基于实物商品和用于促销活动中。 

据某平台技术架构师透露,一些平台的一元购项目都存在算法漏洞,后台可操控机器人中奖,平台只会稳赚不赔。 

近期,平台逐渐的兴起的一元购业务与网售彩票禁令有关,根据中国彩票“十三五”规划,规划中提及,建议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重启互联网彩票发行,并发放更多牌照。不仅如此,财政部的网售彩票禁令文件到明年4月到期,所以不少公司已经未雨绸缪。前有乐视体育1000万美元投资章鱼彩票,后有阿里花20亿收购亚博科技布局彩票领域,最近500彩票推出手机购彩的新版App,而京东彩票推出了抢优惠券的彩民服务。 

央视曾经曝光了一元购平台利用后台操控让机器人中奖,而有数据分析师认为,很多平台各种豪车金条购物卡开奖极快甚至秒开,他们敢加入大量虚拟用户购买而忽略风险的秘密就在于将虚拟购买和算法漏洞结合起来,将本该真实玩家中奖的奖品给了虚拟用户,平台就能达到操控玩家能否中奖并只赚不赔的目的。 

维权难 监管部门无从下手 

据悉,汪某多次向网易方面发去了求助的信息,并在朋友圈发表了长文详述了自己身处的艰难处境,因为负债高达百万元,已经无力偿还贷款。从今年的4月份开始,与汪某一起共同向网易公司申请赔偿的用户持续不断。

据用户透露,网易还成立了专门的反维权小组,上一次的对接人李某已经调换部门,新接手的孙某声称网易已经下发了相关制度,目前不会有赔偿款下来。 

12日晚间,汪某与一众维权者还在网易公司的门口等待着,这样的等待已经反反复复持续了数月。身处北京本地的某用户对记者表示,网易方面始终没有负责人出面进行解决,尽管向工商管理局、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等部门反映,但都没有得到回馈。 

就此,记者从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那里了解到,一元购并不构成买卖合同关系,我国所规定的买卖合同必须要有所有权或民事利益的转移,而一元购本身只是购买到了“期待权利”,最终大部分人不会有民事利益的受让所得。另外,一元购也不属于我国法律规定的有奖销售行为,因为我国法律规定的有奖销售必须是销售对价商品后向消费者提供附带性的利益。 

该律师认为,根据合同无效原理,一元购可被认定为无效合同,消费者可要求返还所支付的一元价款。若网易没有取得互联网彩票销售资格,实际上已经构成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则构成犯罪。 

另外有多位律师认为,不排除有些消费者本身的心理就是趋利的,也有个别用户爱贪小便宜,对网路博彩产生痴迷,最终导致债台高筑,也与其自身有一定关系。平台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无法避免“赌徒”心态的存在,但消费者自己掌握好度才能避免损失过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