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再聚首,重温“一窝蜂”

李云辉

百家号16-08-1213:07

19年前,携着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余威,怀揣着父辈们的深情目光殷切的期望,浸润着大学生活的憧憬,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在风景秀丽的大运河畔不期而遇。 

同学的相识并没有巧合的情节,也没有特定场合的铺垫。有的只是第一次进宿舍时听到的一声问候,或是班会上的自我介绍。这就是同学,从大家自我介绍的那一天开始,不管你愿不愿意,同学的关系就算是确立了。同学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是命运一种强制安排。

同学情谊与恋情不一样,有时甚至是对立的。恋情若是配以at first sight深情对往,或是特定场合的巧遇自然是水到渠成。而同学情谊就像一杯淡淡的白开水,细细品尝,慢慢吞咽,方知悟到。在感情上,我们奉行“强扭的瓜不甜”,而同学正好相反,是“命运一种强制安排”。

同学情谊与朋友也不一样,朋友一般建立在一定的认知基础,或是相同习惯,或是相同爱好,或是相同的品性。朋友是有选择性,朋友关系也是可以有改变的,曾经的朋友也可形成陌路,朋友就不再是朋友了。但是同学不一样,无论你承不承认,同学关系都在那里,不增不减,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转移。

当然,同学既然是“命运一种强制安排”,自然各人对待这种“命运强制安排”的态度不一样。有些人不情愿,有些人适应不了,有些人试图改变。这样衍生出来的同学关系千差万别,有些同学毕业后老死不相往来,有些形成陌路,有些纯粹就是酒肉敷衍。而一旦认同上天这种安排,则同学情谊堪比亲情,胜却友情。

同学也有别于同事。同事之间有各自的岗位,有等级关系,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其间有利益冲突,也有职责所在。同学之间显然很简单,大家总体平等,利益动机总体单纯,也谈不上各司其职。

同学就是一群爷们或是一群姐们一起学习或生活。 我有幸并倍感荣幸地在大运河畔结识了这样的一群同学。从云蒙山、香山到长城都留有他们的足迹。气球游戏、运河烧烤以及包饺子成为班会永恒的记忆。一窝蜂是他们的特征:一窝蜂学跳舞,一窝蜂打跑得快或升级,一窝蜂下五子棋象棋,一窝蜂学打球,一窝蜂学琴等等。而一群大老爷们穿着女生的大棉袄混上女生宿舍楼联谊成为经典的曲目。毕业在红太阳的散伙饭让男生领教女生的酒量,也让这群爷们或是姐们的开心大学生活剧终。

毕业后十五年间,每当回想这段经历,总让人思绪万千,总让人魂牵梦萦。这十五年间很少再有一群爷们或是一群姐们一起聊天、一起游山玩水、一起做游戏的日子,一起一窝蜂的干一件事。工作的压力,家庭的琐事以及朋友同事之间的尔虞我诈让这样的日子变成一种奢求。我们一直期待着这一群姐们爷们再聚首的日子。这一次,在毕业后十五年,就在最近,这群爷们姐们终于又有机会聚首。

回到熟悉的教室,讲讲现在的境况,回忆当年的笑点,青春又似洋溢在一群奔四们的脸上,幸福的感触让这群爷们姐们时而热泪盈眶。之后,一群爷们姐姐浩浩荡荡的开向蟹岛,让这片土地又多了我们生活的烙印。比比酒量,看看老照片,尝尝外地同学带来的特产,吼一曲KTV,来个真心话大冒险。短短的时间,节目变换不停,生命重现烂漫的精彩。相隔多年,没有隔阂,只有一见如故。

可惜,相聚的时间太短,这一次,剧终来得更快。一睁眼就是送别,一拨拨的同学挥手告别,身边的同学越来越少,心中的不舍愈来愈沉重。人生就是这样,聚也匆匆,散也匆匆。

同学再聚首,就是让一群爷们姐们重温当年的“一窝蜂”。重温的时光总是那么匆匆,但每一次重温都让人记忆犹新,也让人恋恋不舍……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