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和灾害只会消灭经济增长

谢作诗

百家号16-08-1811:00

经济学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破窗理论”,讲的是好好的窗户,把它砸烂,重建,这会带动GDP和经济增长。这理论本应该臭名昭著,不想却在社会,甚至是经济学界广为流传。

按照“破窗理论”,战争和自然灾害都是可以拉动经济增长的。但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

“破窗理论”的谬误首先在于没有区分GDP与财富的区别。GDP增长未必一定意味着财富增长。好好的窗户,把它砸了重建,好好的家园,战争和自然灾害破坏后重建,GDP是增加了,但是窗户还是那个窗户,家园还是那个家园,财富并没有增长。财富不但没有增长,反而是减少了。这是因为,假如窗户没有被砸,家园没有被破坏,用来重建窗户和家园的资源是可以用来干别的事情的。但是这些资源现在不能用来干别的事情了,这是消灭财富。

“破窗理论”的谬区还在于没有区分今天的GDP增长和明天的GDP增长。

或许是没有重视一个事实:经济增长既是财富积累的原因,同时又是财富积累的结果。想一个简单的道理:为何现代意义的增长发生在近代,而人类经济几千年来是没有真正意义的增长呢?当然可以找出工业革命、技术进步的理由。但是这样来看问题大约也不会错:现代生产是借助机器设备等资本品开展的迂回生产。没有财富积累,吃了这顿没有下顿,是不可能有资本积累和迂回生产发生的。正是在这给个意义上,我们说增长也是财富积累的结果。

战争与自然灾害由于消灭了财富,也就消灭了用来进行资本积累和迂回生产资源投入。从根本上讲,这是破坏了增长的基础,而不是如他们所说的会带来增长和经济繁荣。

上述分析是从供给层面来讲的战争和自然灾害对于经济增长的伤害。实际上,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消灭了财富,其还从需求层面伤害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并非如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所说的,收入高边际消费倾向就低,这将不利于经济增长。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这一分析是典型的静态的局部均衡分析,暗含了人的需求结构固定不变的假设。但实际上,随着收入增加财富积累,人们的需求结构会发生变化。收入增加,我吃的馒头的数量虽然不会同比例增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消费就不会同比例的增加了,因为现在我要买iphone了,要带女朋友去海边度假了。收入进一步增长,或许我还要太空旅游,这些都是消费的增长。

我们观察到经济增长总是伴随着经济结构的不断丰富和复杂化。事实上,工业革命之前与经济停滞不前相伴随的是经济结构的单一和没有变化。而工业革命后,现代意义上的经济增长恰恰是和经济结构的不断丰富和复杂化相联系的。只是我们可能忽略了,这种结构的不断丰富和复杂化,是收入增加财富积累的结果。战争和自然灾害由于消灭了财富,阻碍了这种结构的丰富和复杂化,因而在客观上是损害了经济的长期增长基础的。

事实胜于雄辩,还是回来讲个事实吧。很多人讲二战带来世界经济的复苏与繁荣。对不对?也对,也不对。对的是二战的确带来了重建期的经济繁荣。不对的是,二战同时带来了上世纪70年代世界经济的滞涨。你是要看战争和自然灾害的短期功效呢还是长期功效?

问:战争和自然灾害拉动GDP增长了吗?答:拉动了重建期的GDP增长,但是降低了未来的经济增长。今年中国大面积发生自燃灾害,这可能拉高今明两年的GDP增长,但是会降低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还是张五常教授讲得好:如果战争和自然灾害真的能够拉动经济增长,那么不妨把人类分成两部分,让这部分把那部分打个半死,再让那部分把这部分打个半死,一直打下去,岂不是就好了。但是这样人类就都死了,不是打死的,而是饿死的。(原文发表于2013年8月23日《证券时报》;作者:谢作诗,美国大唐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浙江财经大学教授,欢迎光临我的百度百家:http://xiezuoshi.baijia.baidu.com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谢作诗

百家号最近更新:16-08-1811:00

简介:《人人都是“资本家”》作者,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