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洵:科研工作要瞄准国家需求

群众新闻

发布时间: 11-2608:21群众新闻网官方帐号

侯洵院士(右一)在实验室指导实验。

“科技工作者要瞄准国家需求,把自己的科学研究和国家的科技需求结合起来,不断作出贡献。”近日,在西安光机所,2020年度陕西省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侯洵接受采访时表示。

侯洵在我国瞬态光学与超快光子学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奠基性和开拓性工作,在我国高速摄影核心器件和重大装备研制方面取得了多项突破。他的研究成果有力支撑了“两弹一星”等国家重大工程的顺利实施,推进了我国超快光学和微光夜视等科学技术的发展,开启了超快科学技术在物理、化学及生物等基础科学领域的应用,为我国超快科学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作出了卓越贡献。

今年85岁的侯洵,将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瞬态光学与超快光子学的研究。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先后参与研制了中国第一台克尔盒高速相机、电视—变像管高速相机及光纤—变像管毫微秒扫描相机、激光核聚变及多种超快过程研究用的可见光皮秒扫描相机、X射线皮秒扫描相机、四通道纳秒变像管分幅相机、红外皮秒变像管扫描相机、皮秒变像管分幅相机、重返大气层表面烧蚀情况用的变像管高温测量仪等一系列高端仪器设备。这些仪器设备均为国内首创。它们的成功研制,使中国超快现象研究的时间分辨率从微秒提高到皮秒,多数超快现象研究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超快现象广泛存在于自然或科学技术研究中。例如,植物的光合作用过程、超大规模集成电路所产生的电脉冲、化学反应的分子动力学过程等,其发生的时间多在皮秒、飞秒甚至阿秒量级范围内。”侯洵介绍,“超快现象研究对自然科学、能源、材料、生物、光物理、光化学、激光技术、强光物理、高能物理等研究及技术领域具有重要意义。但是,要捕捉到这种现象,靠人眼和普通相机是不行的,需要专门的仪器设备。”

为了发展我国瞬态光学技术和促进超快现象研究,侯洵倡议并牵头在西安光机所组建了瞬态光学与光子国家重点实验室。如今,该实验室已经成为我国开展超快光学技术研究的主要技术基地,面向国家需求,取得多项重要突破。2018年,由西安光机所承担的国家重大科研装备研制项目“高性能条纹相机的研制”顺利通过验收,标志着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条纹相机进入实用阶段。

“高性能条纹相机是唯一能够同时测量超高时间分辨率(皮秒和飞秒)与高空间分辨率(微米)的高端科学仪器,其涉及的仪器和技术已接近物理极限,代表了当前光电诊断技术的最高水平。”侯洵介绍。

说起自己的科研成就,侯洵认为有3大“秘笈”:党的教育和培养、老一辈科学家的精神感召、团队的力量。

今年“七一”前夕,侯洵收到了“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他备感荣耀,分外珍惜。“我入党至今已经55年了,是党的培养和教育,给了我一个施展自己能力的平台!我还要感谢王大珩院士、王淦昌院士、陈芳允院士等老一辈科学家,他们的家国情怀和科学精神时刻激励着我,他们的言传身教让我受益终生。”他说,“还有关键的一点,这些成绩的取得,都是团队成员长期共同努力的结果。如果没有团队的合作,这些工作是不可能完成的!”

对于个人来说,科学成就的取得不仅需要坚持的毅力、克服困难的信心和勇气,有时也需要“突如其来”的灵光一现。侯洵回忆,在一次科研攻关中,关键环节始终无法突破,科研课题迟迟没有进展,陷入了困境。“有一天,我骑着自行车上街买菜,突然灵光一现,脑子里冒出了一个解决思路。我立刻返回实验室,重新实验、测试,很快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比国际上其他科学家解决这个难题要早两年!”他说。

灵光一现的背后,是长期的专注和思考。“科研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专注研究,不断地思考。”侯洵说,“科研工作坎坷而艰难,遇到困难、瓶颈,不要气馁,扎扎实实做好手头的工作。当你试完所有的路,即使还是无路可走,也不是徒劳,这个过程已经让你有了很好的积累。当你走完所有路,感觉无路可走的时候,你可能已经站在成功的边缘了,这时候最重要的是不能放弃,坚持下去!”

他勉励青年科技工作者:“任何时候,都要‘千方百计’搞科研,勇于探索、甘于奉献,为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不懈奋斗!”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