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释放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 国际油价缘何不跌反涨?

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 11-2507:37中国青年网官方帐号

11月16日,车辆经过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区米尔布雷一家加油站

美国政府23日宣布,将联合多个主要石油消费国释放原油储备,以便为油价降温,但国际油价当日不跌反涨。

截至当天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022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75美元,收于每桶78.50美元,涨幅为2.28%。2022年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则上涨了2.61美元,收于每桶82.31美元,涨幅为3.27%。

近期美国汽油价格已升至7年来高位,国内对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平抑油价的呼声不断高涨。美国白宫23日宣布,美国能源部将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5000万桶原油,以缓解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时出现的石油供需不匹配问题并降低油价。

11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下令动用美国国家战略石油储备(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以下简称“SPR”),由能源部在数周内向市场投放5000万桶石油,抑制不断攀升的油价。报道称,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美国每加仑油价可能会降低5至15美分。

美国能源部表示,这5000万桶原油最早将于今年12月中下旬开始投放市场,其中1800万桶已得到国会批准将直接销售,另外3200万桶属于短期交换,待油价平稳后约定于2022年至2024年归还战略石油储备。

然而,拜登这一计划也引发了一些质疑,认为动用SPR以降低油价是提升其选民支持率的表现,对平息油价上涨可能不会产生长期效果。另外,此举加大了白宫与石油公司的分歧。石油公司认为将油价长期保持在低位的唯一方法,是要靠石油公司稳定的市场供应。外媒称,拜登极力围绕通胀问题重塑政府的经济议程,但仍需要继续关注关税问题,以更有效地减轻人们的生活成本。

油价飙升至7年来新高

专家质疑动用SPR是出于政治目的

随着全球经济从疫情的冲击中逐步复苏,对石油的需求迅速增加。而石油的生产和供应未能及时跟上,全球油价迅速上涨。近来,全美汽油平均价格比一年前攀升了50%,创下7年来的新高。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截至23日全美平均汽油价格为每加仑3.403美元。有专家预测,拜登政府动用SPR可在未来几天或最迟几周内将每加仑油价降低5至15美分。

“这一行动将帮助我们解决供应不足的问题,从而有助于缓解价格,”拜登说,“这需要花费些时间,但用不了多久汽油价格就会下降。”但美国燃料价格跟踪网站 GasBuddy的油价分析主管帕特里克·德哈恩对此表示质疑,“我不确定全国汽油平均价格是否会像拜登预期的那样下降。”

据德哈恩的说法,调用SPR并不能缓解石油市场的长期压力。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此前已拒绝了美国希望其提高全球石油产量的呼吁请求。“美国动用SPR可能会导致他们再次降低石油生产。”德哈恩说,如果OPEC决定限制未来石油的产量,这足以抵消美国和其他国家释放的储备石油。

此前包括沙特、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组成的OPEC+拒绝了美国提出的石油增产呼吁后,国际能源论坛秘书长麦克莫尼格尔在11月22日的声明中表示,如果石油进口国开始释放原油储备,OPEC+或许更不会提高原油产出。

另一方面,报道称白宫此举似乎更像出于政治目的,因为油价飙升一直被视为损害了拜登的民众支持率。“我们从来没有仅仅为了降低价格而使用战略石油储备,这非常具有政治意义。”德哈恩称。

据德哈恩介绍,历史上,SPR一直被用来应对紧急情况导致的石油供应中断问题,如自然灾害、战争及其他突发事件。

页岩气投资放缓

白宫需正视与石油公司的分歧

近年来,美国开采页岩气技术的发展使其石油产量接近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降低了美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战略储备国,自1975年开始建立战略石油储备以来,目前大概有6亿多桶的储备。

但报道称,美国石油公司与白宫之间的分歧正在扩大。在拜登宣布此计划之际,页岩气生产商正在对再投资踩下刹车,生产商将运营所得资金用于石油和天然气钻探的比率在上个季度已降至历史最低点。

“动用SPR严格来说,就像(短期)包扎伤口的绷带。保持长期低油价的唯一方法是鼓励石油公司在北美地区进行钻探(提升全球石油产量),同时政府创造一个促使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监管环境。”探钻业者Scandrill总裁保罗·莫斯沃尔德表示。美国石油协会也将不愿增加石油投资归咎于拜登拒绝新建石油管道并暂停租赁联邦土地。

上周,拜登呼吁联邦监管机构调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是否未存在“非法”抬价行为。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22日晚间表示,白宫将密切关注石油公司。“我们将继续向利润创纪录的石油公司施压,监督其有意哄抬价格的行为。”

减轻美国消费者的生活成本

不能仅靠降低油价

据外媒称,拜登极力围绕通胀问题重塑了大部分经济议程,对通胀飙升采取了多种回应措施:调查油价、基建计划缓解供应链危机、扩大福利支出。这些似乎都没能让美国消费者立即感到宽慰,而拜登政府也一直在忽略关税问题给美国企业和家庭带来的生活压力。

据美国《国会山报》22日报道,拜登正遭受着他“几乎无法控制的通胀问题的折磨”,而且其威胁越来越大。10月美国的通胀率达到30多年来的最高值。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21日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82%的美国人发现他们常买的商品“比以前更贵”,67%的美国人不赞同拜登政府对通胀问题的处理,是赞成者(33%)的两倍多,而认为目前经济状况良好的美国人只有30%。

报道称,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决定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以重振美国制造业。但不仅未达成目标,在2020年美国进口商因此损失了1100亿美元,而美国家庭平均损失1300美元。到目前为止,拜登仅放松了对欧洲钢铁和铝的关税。但未触及更重要的美进口中国消费品及中间型产品的税款。美国现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称,在这一问题上,政治上的考量要重于关税带来的通胀影响。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实习记者 丁文 综合新华社

(来源:成都商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