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释放5000万桶石油储备,或许更应关心感恩节的火鸡|新京报专栏

新京报评论

发布时间: 11-2419:50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如果拜登不能让美国民众吃上火鸡,买到圣诞礼物,他又如何让美国选民在明年中期选举继续支持民主党?

▲11月23日,拜登宣布将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视频/央视网视频号

文 |孙兴杰

据报道,近日美国拜登政府宣布释放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日本、韩国等国也表态要加入其中。全球主要的石油进口国和消费国携手合作,释放一定数量的战略石油储备用以平抑不断上涨的油价。国际原油价格应声下挫,持续上升的油价受到了一定的抑制。

拜登的这个冬天有点儿冷

拜登政府希望战略石油储备的释放能够扭转美国不断高企的通胀率。相比于2014年,美国汽油价格已经翻倍,不断攀升的价格让美国人担心这个感恩节(2021年11月25日)和圣诞节能不能买到想要的礼物。

而与通胀率上升相对应的是拜登政府的支持率一路走低,对已经准备在2024年谋求连任的拜登来说,这个冬天显然有点儿冷。

拜登政府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计划也酝酿了好几个星期了,在此期间,汽油、火鸡等商品价格一路上涨,不断上涨的价格让美国民众已经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今年的感恩节和圣诞节,美国人能够买到足够的礼物吗?

拜登誓言要为美国的中产家庭服务,施政目标就是提高包括劳工阶层在内的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

然而,拜登上台之后,美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通胀危机。过去几十年来,美联储和美国政府面对的主要挑战是通缩而非通胀。能源价格在去年疫情暴发之后一路下滑,今年以来,却触底反弹。原油价格一路暴涨,一度超过每桶80美元,而欧佩克以及俄罗斯预估原油价格将超过每桶100美元。

美国政府呼吁欧佩克成员国等主要的产油国增加产出,以平抑原油价格。但是,增产的呼吁基本没有谁听,更不要说去实施了。

全球原油的生产国和消费国是分开的(美国可能是其中的例外),也就是说,原油生产国和消费国成了两个不同的集团。去年原油价格跌至历史新低的时候,消费国也没有增加消费,欧佩克与俄罗斯艰难地达成了减产协议。现在原油价格上涨了,产油国可以大赚一笔了,当然不会轻易利用增产平抑物价。

▲当地时间11月2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东京的办公室表示,日本将释放储备的石油,以降低石油价格。图/IC photo

原油价格的涨跌,从本质来说就是财富在产油国和消费国之间的重新分配。对产油国来说,油价不过是恢复性增长。

另外,原油价格上涨的基础并不牢固,由于疫情反复、战略石油储备释放以及航空燃油需求的变化,都会影响原油价格。产油国认为,市场将会再次出现供大于求的现象,因此,对于拜登提出的增产呼吁,自然应声了了。

“甩锅”不能缓解油价上涨焦虑

而拜登政府却将油价上涨的“大锅”甩给了产油国。美国能源部长认为,当我们走出前所未有的全球经济停滞时,石油供应没有跟上需求,迫使工人家庭和企业付出代价。

共和党人则将炮火对准了拜登的能源政策,拜登上台之后调整能源政策,减少了油井,改变了特朗普政府时期支持页岩油气开发的政策。

美国既是能源生产国,也是消费国,而拜登转向绿色能源的战略调整,无疑扰动了美国国内能源供需关系。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显然也默许了共和党人的理由,他说,只有当国家完全放弃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最终创造一个强大的绿色经济的时候,才能得到真正的缓解。

▲资料图。图/IC photo

此外,拜登政府还认为汽油价格上涨的推手是石油公司。白宫发言人认为,石油公司获得了超额利润,批发和零售之间价格差让石油公司大获其利,美国将继续向石油公司施压。

拜登政府也是在向产油国和石油公司施压无果之后,启动战略石油储备,问题在于,美国是全球主要原油消费国之一,如果不联合行动,美国释放的5000万桶原油也难以逆转市场的预期。可以看到,原油价格并非美国自己可以控制,还是需要与相关方进行沟通与协调。

对于美国的消费者来说,不断攀升的油价不过是当前通胀压力的一种表现。拜登政府试图用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方式来压低油价,短期来看,可以缓解油价上涨的焦虑,但是其他商品价格的上涨,怎么缓解呢?

美国有大约6亿桶的战略石油储备,但美国有火鸡的储备吗?

拜登政府还将这一轮油价上涨归咎于供应链断裂危机。表面上,供应链断裂危机是疫情期间的短暂危机,但实际上是美国的发展危机。

通胀是货币现象,背后却是供应不足的问题。供应不足的问题,有些是短期的,比如说货物生产国因疫情而导致的生产中断,有些则是结构性的,感恩节能不能给美国民众提供火鸡,背后则是美国深层次的经济增长的危机。

如果拜登不能让美国民众吃上火鸡,买到圣诞礼物,他又如何让美国选民在明年中期选举继续支持民主党?更不用说到2024年的时候,让80多岁的拜登继续留在白宫。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孙兴杰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编辑 | 迟道华

校对 | 吴兴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