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爆发前的“混沌” 腾讯网易B站争做“快跑者”

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 11-2120:27第一财经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元宇宙”的概念最早诞生于1992年的畅销书《雪崩》中,30年后,互联网科技公司开始将它带入现实。不过,行业仍然处于爆发前的“混沌”,大家就好像是“盲人摸象”,每个企业都能说出自己对“元宇宙”的理解,但至今没有人能说清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是什么,它仍然是一个“模糊的未来”。

在第三季度财报中,“元宇宙”几乎成为所有科技公司高管讨论的热点,因为这从某种程度上能够提升投资人的期待。不仅仅是游戏公司和社交媒体,一些看似与“元宇宙”并不相关的行业,例如加密货币和消费品牌也开始谈论它。

雏形已在,实现尚远

Facebook的母公司Meta Platforms表示,元宇宙是一个由计算机生成的世界,是人们使用虚拟现实设备进行工作、娱乐和社交的地方。

苹果iOS 14的隐私政策变化对Meta公司的收入将造成持续的阻力,该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希望彻底转型为一家“元宇宙”企业来创造新的收入增长点。公司预计第四季度收入将达到315亿美元至340亿美元区间,高于第三季度的290亿美元。

游戏公司则认为,“元宇宙”已经实现。Roblox和Epic Games都创建了自己的“元宇宙”世界,比如游戏《堡垒之夜》就能被视为是Epic创建的一个“元宇宙”世界,玩家在玩游戏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元宇宙”。Roblox希望在“元宇宙”中连接超过全球10亿人。

Roblox构建的“元宇宙”世界中,用户不仅是游戏玩家,也是创作者。玩家可以在其中创建自己的角色、建筑物、公园甚至自定义游戏模式。为了展示平台的强大功能,一些创作者复制了神奇宝贝、超级马里奥和反恐精英等经典游戏。

在Roblox公司创始人、CEO大卫·巴斯祖基(David Baszucki)看来,“元宇宙”是人类的共同体验,他将“元宇宙”定义为将高保真通信技术与一种全新的讲故事方式相结合的地方,其发展模式可以借鉴移动游戏和娱乐行业。

尽管Roblox今年上市以来,股价已经暴涨160%,收入也不断增长。根据公司第三季度财报,第三季度Roblox收入超过5亿美元,但公司仍亏损7400万美元。

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表示:“现在的元宇宙还只是一个序幕,未来元宇宙中,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将会更加紧密地结合,迪士尼也能在元宇宙当中讲自己的故事。”

老牌媒体公司迪士尼近日发布的财报表现并不理想,市值已被流媒体巨头Netflix超越。财报显示,上一季度迪士尼流媒体营收同比增长38%至45.6亿美元,不过运营亏损从3.7亿美元扩大至6.3亿美元。而竞争对手Netflix已宣布进军游戏领域,向“元宇宙”迈出了第一步。

华纳音乐集团CEO斯蒂芬·库珀(Stephen Cooper)认为,《堡垒之夜》和Roblox等塑造的大型“元宇宙”空间让人们开始看到提供内容和分发、融合的机会。“当你开始关注全球影响力,并发现人们在这些新兴的世界中度过越来越长的时间时,我们认为这也会给华纳这样的娱乐公司提供广阔的机会。”库珀表示。

中国企业希望“领跑”

中国企业也在加速进入“元宇宙”,并希望成为该领域的“快跑者”。不过在中国技术公司看来,“元宇宙”的样子仍然很模糊。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我觉得元宇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但同时又有点模糊的概念。”

腾讯音乐也希望进入“元宇宙”领域。今年第三季度,该公司社交娱乐业务收入三年来首次下滑。今年10月,QQ音乐与Roblox合作推出了沉浸式虚拟音乐会,探索了独家特效、烟花、虚拟礼物、3D场景音乐小游戏等。今年9月,腾讯已申请注册近百条“元宇宙”相关商标,其中就包括“腾讯音乐元宇宙”。

网易投资者关系负责人表示:“元宇宙确实是当今无处不在的新流行语。但另一方面,没有人真正亲身体验过它是什么。但我们已经为此做好技术准备。当那一天到来时,我们知道如何积累相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并成为元宇宙空间中跑得最快的人之一。”

从刚刚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营收比例来看,网易游戏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超七成,是网易公司的营收“大头”。网易已申请注册了“伏羲元宇宙”、“雷火元宇宙”、“瑶台元宇宙”等商标,当前商标状态均为等待实质审查。与此同时,网易还开启招聘虚拟场景搭建的建造师、虚拟角色的捏脸师等职位。

哔哩哔哩CEO陈睿也认为,如果有企业在听到“元宇宙”概念后才决定进入,那么可能为时已晚。“实际上很多与元宇宙概念相关的元素已经存在,无论是在虚拟现实、社交网络,还是其他生态社交系统中,并且有很多公司已经在这些概念上开发产品,例如Facebook和腾讯,哔哩哔哩也是其中之一。”陈睿表示,“但这些工作都不是几个月或几年就能完成的。”

陈睿在谈到“元宇宙”离实现还有多远时称,“元宇宙”的实现需要产品、技术等方面的突破。“我认为它的实现真的不在最近的两、三年,这是一个美好的远景。”他表示。

“很多游戏公司说自己在投资元宇宙,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实际产品仍然很少,大多数是企业的宣传。”一位资深游戏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盈利模式仍待探索

投资人期待“元宇宙”世界在创造一种全新的服务和体验基础的同时,也能为企业提供一种扩大收入的新方式。此外,如何构建一个经济生态,吸引数以百万计的开发人员在一个大的平台上进行开发,并从中赚取足够多的利润,以持续开发软件也是一大挑战。

广告商参与将有助于“元宇宙”更快变现。Roblox首席商务官Craig Donato表示:“我们希望广告代理商有能力打造元宇宙体验。”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的非同质化代币NFT市场的悄然兴起,也为“元宇宙”的早期商业模式提供了参考。NFT是一种加密资产,代表一种无形的数字物品,例如画作、视频或游戏内物品。NFT的所有者记录在区块链上,允许NFT作为其代表的数字资产的替代品进行交易。

Coinbase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赖恩·阿姆斯特朗(Brian Armstrong)表示:“我认为现在有数千万美国人将这种资产类别用于各种交易,不仅是金融服务和支付,还有艺术、身份以及元宇宙等。”

“NFT的出现实现了虚拟物品的资产化,它能够映射虚拟物品,将虚拟物品成为交易的实体。”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交易依托于游戏、电商,而‘元宇宙’打开了专属的壁垒,特别是NFT在区块链加密领域中主要解决了数字的稀缺性。”

张君毅认为,NFT在“唯一性”、“数字产权化”、“跨虚拟环境的大规模协作”以及“保护用户隐私系统”等方面,构成了一套全新的数据资产交易体系,能让元宇宙“活”起来。

“就像货币信用针对于真实世界一样,需要有源头活水注入,这也是‘元宇宙’真正长期独立存在的生命线。”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加密货币、区块链都能在真实场景可用的模式下运行,那么NFT可能就会成为真实拍卖行的延伸。”

易凯资本认为,长期来看元宇宙的核心在于多元化与经济体系的形成;而未来的终局远比人们想的复杂,最大的不确定性风险在于政府监管和文明。“理想中的元宇宙应该是底层开放互通的平台,无边界,无国界,但距离终局显然道路漫长。”易凯资本称。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