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新宠”剧本杀,还能火多久?

新京报官微

发布时间: 11-2109:31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剧本杀具有娱乐和社交的双重属性。如果剧本杀能够提供有质量、安全、有趣的年轻人社交方式,会被更长久地嵌入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中。

文4615字,阅读约需9分钟

新京报记者 展圣洁 实习生 叶红梅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张彦君

近日,上海市文旅局向社会公布了《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上海成为全国首个将剧本杀纳入备案管理的城市。

近两年来,线下剧本杀迅速在国内市场膨胀,成为当下年轻人新兴的社交娱乐方式。美团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

剧本杀何以快速成为年轻人的“新宠”?多位受访者向记者表示,通过玩剧本杀,可以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扩大交际圈。但是,剧本杀行业乱象丛生,可能触及法律的红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翁昌寿认为,剧本杀想要保持长久兴盛,需要注重柔性监管。

━━━━━

剧本杀何以成为年轻人社交娱乐“新宠”

剧本杀,是一类真人角色扮演游戏。游戏全程以剧本为核心,由DM(剧本杀主持人)引导。通常会有一名玩家在其他玩家不知道的情况下扮演凶手,玩家通过多轮搜证、讨论、推理,最终票选出凶手,并破解凶手的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法,最后由DM公布真相。

剧本杀为何会在近两年快速兴盛?翁昌寿教授认为,剧本杀提供的是沉浸式的角色扮演。通过剧本,能够体验日常生活之外的“第二人生”,玩家可以在角色面具之下尽情表演,获得情绪和压力的释放。

按内容题材,市场上的剧本杀大体可以分为三大类:硬核推理本、欢乐本(机制本、阵营本)和情感沉浸本。22岁的商务专员小佳介绍,自己平时就很喜欢看推理类小说,觉得推理本很有趣,情感本则可以让她体验不同的人生。

“相对于角色扮演类的网络游戏,线下剧本杀店提供的是真人的在场互动。”翁昌寿教授说。

济南剧光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介绍,通过剧本杀,年轻人能够放下手机,放下电脑,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社交圈其实很小,剧本杀能够进一步拓宽大家的交友圈。”

“通过玩剧本杀,我交到了男朋友并且收获了一些关系很好的朋友,一起玩剧本杀,也能够不断加深彼此的感情。”小佳说。

对于21岁的大学生小汐来说,玩剧本杀已经成为了和朋友出去的惯例。“大家组一局玩密室或者剧本杀,等玩完气氛也打开了,再一起吃火锅唱个歌回家,很快乐。”

“每个代际都会有自己的社交圈和社交生态”,翁昌寿说,“比如漠河舞厅、KTV属于老一辈的人,而狼人杀、密室逃脱、剧本杀是属于年轻一代的社交途径,能给年轻人带来专属的社交体验”。

数据显示,剧本杀的核心消费人群为喜欢逻辑推理、角色扮演及新鲜体验的年轻人,30岁以下用户占比达75%。其中,学生群体的占比较高,达到28%。

小佳介绍,目前玩剧本杀基本上是自己组局,有固定的朋友一起玩。“我们有个小群,供日常闲聊还有约本,商量好了就联系店家约时间,人不够的话就会找人拼团。”

━━━━━

玩家选择门店标准不一

剧本质量是重要因素

多位受访者表示,刚开始玩剧本杀的时候,免不了要“踩雷”。随着玩剧本杀的次数增多,寻找好剧本和门店也会更有经验。

小佳表示,自己曾经遇到过DM(剧本杀主持人)全程玩手机的情况,流程没进展也不推动不提醒,而且漏环节,体验感很差。“现在我固定去的几个店家都是经过精心筛选的。”

“最开始不熟悉的时候主要看门店,体验多了就有经验了,现在更注重剧本,根据剧本去实体店消费。”小佳说。

“对我来说聚会的快乐大于剧本,我会尊重朋友的选择,告诉他们只要不是恐怖本,太难的本就行。”小汐介绍,此外,也会参考体验、环境、服装、交通、评分等方面。

有时为了更好的剧本,玩家也会不辞辛苦跑到较远的门店去体验。21岁的大学生小汐表示,去不去更远的门店要看剧本有多特别。“只有那种大场景、高还原度、沉浸感强、剧情特别且构思较宏大的本,比如去郊区的别墅打古宅世界观的本,去青城山打古风客栈的本,我才会考虑走更远的路。”小佳也表示,有时为了特定的剧本会跨区去很远的门店,但不会跨省市。

━━━━━

线下展会成本高

发行方缺乏和店家交流平台

据了解,目前剧本杀行业自上而下形成了“IP授权方/剧本创作者—剧本发行方—线上游戏APP/线下实体店—玩家”为主轴的产业链。

剧本创作者处于上游,目前来看,人群分散且创作出的剧本良莠不齐。济南剧光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固定的平台招募剧本创作者,一般都是通过“58同城”等平台或者一些网上求职信息来招募创作者。

“低质量的剧本确实存在,包括一些电影、小说、电视剧等,都会有。作为一种小众文化,起初为了吸引玩家,可能会多少涉及‘擦边球’、渲染暴力等情节。”济南剧光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介绍,“但总体上现在剧本环境是越来越好的,大家都在提高剧本的质量。”

中游的剧本杀发行方是产业的重要纽带。“我们作为一个桥梁,将作者的思想、剧本的创意与店家、玩家相对接。”该工作人员说。

在剧本的创作过程中,发行方和作者也会进行互动。“双方及时沟通、交流和讨论,才能做出比较好的作品。”该工作人员介绍,有的发行方也会采取买断的方式,然后自己修改剧本。

济南剧光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店家和发行方缺少直接交流的优质平台,可能也是未来剧本杀的一个发展方向。“有一些发行方,会通过线上的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以及线下的剧本杀展会等跟店家交流,进行销售。”

但是该工作人员也表示,线下展会的成本比较高。“主办方一般是比较知名的工作室。作为发行方,我们接触到的店家可能也比较局限。作为店家来讲,有的可能不是这个地区的,需要来回往返。一个店家,在展会上可能只接触到十几个剧本,也不一定能够买到。”

据悉,目前主要有独家剧本、限定剧本和盒装剧本三种发行形式,对店家的要求和授权方式也各有不同。选择剧本的过程,也是店家和发行方双向选择的过程。

北京一家剧本杀店老板对记者表示,在挑选剧本的时候会考虑剧本的评价。买到剧本后,也会先在店里进行试玩和测评。

━━━━━

盗版和抄袭频现

剧本内容待规范

据统计,上海市已有千余家密室剧本杀场所,呈不断发展且与其他业态融合的态势。这类业态在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精神文化需求、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同时,也存在原创精品不足、不良内容频现、侵权盗版严重、场所安全隐患等问题。

“作为新生事物,不断增长的需求刺激剧本杀店越开越多,优质剧本供不上,盗版盛行。普通情节的剧本吸引不了用户,亚文化甚至血腥暴力、色情等剧本就会有市场。”翁昌寿教授说。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徐晓倩律师介绍,根据《宪法》、《著作权法》等相关规定,文化作品应当有利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建设,有利于群众的身心健康。如果经营者只为盈利,使用粗制滥造的剧本杀剧本,甚至是频繁打“擦边球”的剧本,无异于是在挑战法律的底线。

盗版和抄袭频现,也是剧本杀面临的一大问题。“剧本杀需要精彩优质烧脑的剧本,而剧本的版权需要得到妥善的保护,否则,缺乏剧本支撑的剧本杀不可能持续发展。”翁昌寿说。

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剧本杀剧本”,可以搜到几元钱的电子版剧本,号称“别人有的,我们都有”,可“直接打印、排版整齐”。此外,还有1:1复刻的盒装本,号称道具齐全。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付璐介绍,剧本杀的剧本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如果店家提供给玩家的剧本是在网上购买的盗版电子版剧本,下载后自行打印装订的,这种复制作品的行为是未经许可的,就构成了侵犯复制权的行为;同样,如果卖家未经许可将复制品做成电子版本于线上贩卖,则构成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

抄袭的问题则更为复杂。据悉,2020年流行的《古木吟》剧本就被网友指出涉嫌抄袭。济南剧光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有时某个题材的火爆,可能出现剧本和电视剧、电影剧情相雷同的现象,这也可以理解。“但是,雷同不等于抄袭,抄袭是不能容忍的。”

“狭义的抄袭是指原文抄袭,即直接盗版复制的现象;广义的抄袭则包括洗稿、拆稿、融梗等,例如抄袭知名小说、游戏或影视作品中‘核心诡计’‘经典情节’等内容。”付璐介绍,在司法实践中,“接触+实质性相似”是认定版权侵权的重要规则。

━━━━━

线下营业场所安全隐患高

门店规模小且分散

营业场所的管理落实不到位也是剧本杀行业存在的一个问题。小佳介绍,一些男生会利用剧本杀“钓鱼”,把剧本杀当作一种目的不纯甚至是不正当的社交形式。

“剧本杀与酒吧、舞厅、剧场类似,都有线下的营业场所,需要切实保障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的人身、健康安全。”翁昌寿说,“从一些新闻报道来看,性骚扰、防疫不力等事件时有发生。这些问题,是市场运营的快速发展与从业者素质和监管的相对落后之间的矛盾所带来的。”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晓倩也介绍,线下剧本杀在一定的场所之内,会用到相应的道具。近年来发生过多起在密闭空间内的事故,造成重大的伤亡损失,在当前疫情防控常态化的环境下,对于场所的管理更为必要。

“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娱乐场所的经营除要按照《行政许可法》进行申请外,还要按照相关规定进行设施设备的完善,娱乐场所必须要配备安全检查设备,设置安全通道,并不得遮掩以最大限度地杜绝安全隐患,保证场所内人员的安全。除此之外,娱乐场所内不得借娱乐之名进行危害他人身体健康、国家利益安全的行为。”徐晓倩说。

此外,翁昌寿教授认为,剧本杀店规模小、分布散,游戏相对封闭在私域内,监管也暂时缺少路径可依赖。美团的数据显示,剧本杀行业的连锁化程度较低,78%的商户仅开出单店。在开店选址上,剧本杀商户更偏爱城市热门商圈,其次是写字楼附近,选择把门店开在学校周边的占比12%,瞄准年轻消费人群。

玩家小汐也向记者表示,还有很多剧本杀门店,会在酒店、写字楼租个房间,找路感觉很费劲,有时点外卖也不太方便。

━━━━━

包容审慎的柔性监管是长久之策

“剧本杀具有娱乐和社交的双重属性。如果剧本杀能够提供有质量、安全、有趣的年轻人社交方式,会被更长久地嵌入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中。”翁昌寿说。

“剧本杀的健康成长必须要进行行业的自我规范、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和合法合规经营的监管,经历由野蛮生长到大浪淘沙的过程。”翁昌寿认为,对剧本杀的监管,应当像文化产业一样,一方面要纳入监管,使新生事物的发展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另一方面,又要保障剧本创作的创意和活力。

据悉,此次上海市文旅部门在备案实施过程中将坚持对内容安全“底线管理”的思维。管理规定明确了剧本及故事情节中不得出现的十大类情形及从业单位演职人员不得实施的四大类行为;同时,还将建立并发布违规剧本的负面清单,为经营主体购置和管理剧本提供指导。

据了解,本次的备案管理不等于“打击式管理”。企业在正常经营的同时开展自审及备案工作,备案过程中发现剧本内容存在问题,文旅部门将及时通知企业整改,整改通过后的剧本即可恢复上架。

“采用备案而非审批的方式,让经营者履行主体责任进行内容自查,这有利于经营者提升合规合法意识,有利于有资质、规范运营公司的发展。”翁昌寿说。

翁昌寿认为,未来,主管部门应当明确剧本杀市场主体的经营资质,同时依据剧本杀本身的特点,明确文化经营者的市场主体责任,依托行业自律,用透明规范的市场化手段实施柔性监管。“要重点做好版权保护,鼓励优质、主流内容的创作繁荣、交易合法。”

值班编辑 吾彦祖 古丽 康嘻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