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夺冠、电竞入亚 这场电竞产业发展里程碑,杭州不会错过

杭州日报

发布时间: 11-1820:36杭州日报官方帐号

记者 徐晟哲

EDG夺冠、电竞项目入亚可谓是中国电竞发展史上的两大标志性事件。电竞在中国历载20余年,终于从以往的“不务正业、电子毒品”等污名化状态发展到了现在的正式职业、体育赛事。EDG夺冠、电竞入亚造成了很强的破圈效应,不少从来不玩游戏的人也进行了关注,央视、新华社等央媒第一时间开展了报道,电竞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全民狂欢。

如今,电竞紧随时代发展,已发展出各类成熟赛事,市场规模空前巨大,据今年6月腾讯电竞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电竞观众规模预计将达到4.74亿,到2024年这一数字将提升至5.77亿,重庆软件园与伽马数据于今年9月联合发布的《2021游戏产业区域发展报告》,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预计将超2900亿元。。

那么,电竞为何会突然破圈,成为现象级事物?作为首届电竞作为正式项目的亚运会举办城市杭州的电竞产业发展情况又如何呢?

电竞≠玩游戏

职业之路不易

在很多人眼里,从事电竞是十分轻松快乐的,无非就是打打游戏,又能玩又能挣钱,幸福无比。事实上,电竞与玩游戏有着本质的区别,后者只是为了消遣娱乐,而电竞与乒乓球、足球、拳击等竞技型体育项目一样,需要异于常人的天赋、刻苦的训练以及灵活的技巧,才有可能在残酷的战场上获得胜利。

LGD是入驻杭州的一支著名电竞职业战队,曾拿到过数十个世界冠军。“我们是中午12点起床训练,一直持续到凌晨。一周休一天,遇上比赛就没有休息。”LGD俱乐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训练室和宿舍在一起,选手们的吃住训练“一条龙”都在基地里了。

当玩游戏成为职业,“玩的成分就不存在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是常态,熬夜似乎是这一行的必备技能。“这一行并不轻松,甚至有些单调,‘训练-复盘-训练’如此循环。”打过职业、做过解说、当过教练,拥有丰富电竞经验的虎妞顿了顿,长期熬夜让她的嗓音带点沙哑,继续说道:“职业选手实力都强,成败就在细节。而要达到极致,更多的练习必不可少。”

要成为职业选手很不容易,以王者荣耀为例,玩家首先要在过亿的玩家中排名百强,难度不亚于考上一所世界顶尖大学。“电竞与传统体育类似,只有拿到各种冠军才能出头,第二名没有人关注,非常残酷。”LGD俱乐部总经理潘飞感叹道。

《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称,目前我国职业电竞选手总数约10万。但真正进入大众视野的选手,凤毛麟角。“就像考上名校后,你会发现这里依然有排名,有人继续拿A,有人就只能吃到D甚至F”,职业选手的排位如同一座金字塔,越顶级、越稀少,而“天赋决定了他的位置大概在哪儿”。

然而,即便获得了电竞赛事中所有的荣誉,职业选手们也不得不面对在25岁之前退役的命运。退役后如何靠着一身的电竞技术继续谋生,成为了迫切的课题。

“有一部分选手会继续留在电竞行业内,会去当解说或者主播,像我们去年年初退役的英雄联盟战队队长PYL,现在就是英雄联盟赛事的官方解说。还会有选手退役后选择成为教练/领队/经理这样的与赛训部门更贴合的岗位,我们现在王者荣耀女队的教练无羡就曾经在我们的王者荣耀战队——杭州LGD大鹅效力。”LGD俱乐部相关负责人马经理表示。

人社部:电竞从业人员薪资普遍高于当地平均工资

职业选手之间收入差距悬殊

电竞既然是一门职业,那就必然会涉及到薪资,那么目前中国电竞职业选手收入情况怎么样呢?

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电竞从业人员超过五十万,其中本科以上学历占16%。此外,86%电子竞技员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3倍。

选取电竞选手(明星选手外)、电子竞技教练、电竞数据分析以及电竞项目陪练等人群进行调研, 86%电子竞技员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3倍,电子竞技员薪资普遍高于当地平均薪资。

《2021电竞领域中高端人才就业大数据报告》显示, 2021年1-8月电竞领域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为21.60万元,仅此于以高薪著称的金融行业(23.38万元),比金融低1.78万元;比互联网高0.18万元。

其中,游戏运营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最高,2021年1-8月为30.24万元,而同期电竞子领域新发职位招聘平均年薪最高是游戏运营,为30.55万元;游戏运营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为28.64万元,位居第二。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职业。从58同城的一份报告来看,电竞行业人才整体呈现出年轻化趋势,基本为32岁以下人群,其中更多是由90后、95后的年轻人担任,占比超三成。

通过人社部调研发现,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

“顶尖选手年收入有达到百万级别的,青训选手的收入一般与普通上班族近似。”马经理告诉记者。如果职业选手没有进入联赛队伍,例如和平精英(绝地求生)的职业选手,工资在4000-6000元之间。而进入联赛的队伍,每个人的工资收入都能翻倍,可以达到8000-10000元,联赛是电竞俱乐部职业选手收入的分水岭。职业选手收入还跟游戏的热门程度成正比,有些冷门游戏的收入甚至低到1500元。

除工资收入之外,职业选手还有直播平台签约金、直播收入、俱乐部工资、比赛奖金等多项收入,但是这些收入的高低与游戏的受欢迎程度以及职业选手本身的受欢迎程度密切相关。

夺冠只是开始

产业化任重道远

EDG夺冠既是中国电竞的高光时刻,也是中国电竞产业破圈的开始。

“杭州拥有网易、电魂等诸多优秀游戏研发、制作企业,这是杭州的一大优势。”杭州电竞研究院副院长汤佳骏告诉记者。

数字化高地一直是杭州的金色名片,在其加持下,电竞开始与其他产业不断融合创新,“电竞+影视”“电竞+二次元”“电竞+电商”等新业态不断涌现。

“杭州是一座文创产业发达的城市,目前,杭州文创产业产值已超过了旅游业,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支柱产业。电竞虽然被划归为体育项目,但其还带有文创属性,正好符合杭州的优势产业发展方向。”汤佳骏表示。

在硬实力上,不仅LGD俱乐部总部落户杭州,杭州电竞数娱小镇也已在2018年投入运营,建造于小镇附近的“星际漩涡”电竞场馆,已正式被确认为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的比赛场馆。网易电竞圈球赛事中心也于近日正式落户杭州拱墅区。

“2022杭州亚运会电竞赛事将在拱墅区的亚运电竞馆举行,乘着电竞入亚的东风,杭州电竞产业有望迎来新一波的发展机遇。网易电竞将在亚运电竞馆打造网易电竞赛事主场,通过与线下区域文化产业进行有机结合,形成企业电竞生态与区域电竞产业链的双向赋能,从而帮助探索区域经济新模式、新业态,进一步推动杭州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网易电竞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

相较于“国际电竞之都”上海等电竞产业较为成熟的城市,杭州的电竞产业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电竞更加类似于游戏比赛、转播技术、选手经纪、演出活动集合为一体的一种表演形式,相比目前全世界最成熟的商业化体育赛事——网球四大公开赛、足球联赛来说,电竞的产业化发展才刚刚开始,虽然吸纳了来自社会的资本支持和关注眼光,但仍缺少体系化、制度化支撑。

以欧洲足球为例,球员有层层选拔的球员青训、签约、转会机制,俱乐部有成体系的球迷组织、资本股权结构、营收分配方法,资本有入场门槛。当然,作为一个已经发展百年的商业化体育活动,足球规则已经经历了一个曲折发展的过程,这是电子竞技当前所欠缺的。 也是杭州电竞在制度机制、软实力上要发力的方向。

编辑:徐林军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