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如何变身亮绝活的舞台 为青年技能人才敲开一扇门

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 11-1806:12中国青年网官方帐号

按计划,到2025年,我国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职业教育吸引力和培养质量显著提高。到2035年,我国职业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前列,技术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将大幅提升。而对于95后河南小伙儿夏仲根来说,从“修车工”到“专业技师”再到“明星技师”“王牌技师”,从自己称呼的演变,就能看到汽车后市场从业者地位的提高。

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增加,汽车后市场也进入了“从有到优”的阶段。消费者往往会对像途虎养车等大品牌连锁店的服务产生更高期待。因此,需要通过推荐机制、透明车间、服务评价和数字化变革等方式帮助店面提升服务水平,实现流程标准化和透明化。

作为“快速成长中的万亿级市场”,汽车后市场迎来了配件生产商、互联网大厂以及保险公司、造车新势力等大量“新玩家”。尽管商业模式不同,但这些“新玩家”均尝试着通过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模式创新来改善目前的消费痛点,进而占领市场,促进行业纵向整合加速。而像途虎养车这样的“老玩家”,已提前开始关注人才培养转型升级,扎实推进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培养输送专业人才,让行业“缺人”成为过去式。

随着我国汽车保有量的日益增长,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了以维修、保养为主的汽车后市场。而就像“双11”改变了人们的购物习惯,为一批批快递小哥、带货主播提供了舞台,那么正处于数字化变革前夜的汽车后市场,则为青年技能成才敲开了一扇门。

不久前,在上海举办的一场王牌汽车技师挑战赛上,28位从全国各地脱颖而出的青年汽修人才找到了这样的舞台。

随着各位参赛者手中的工具上下翻飞,排查故障、机油机滤竞速施工、轮胎竞速等一个个科目都被按时完成。无论是从消费者的视角考量,还是以比赛的严苛标准进行筛选,参赛者的“作品”都严丝合缝,车身内外干净整洁,各种工具摆放得整齐有序,与人们对汽车维修车间“脏乱差”的刻板印象迥然不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脸上还带着些许青涩的青年汽修工人就像维持企业运转、促进产业生长的血细胞。每年都有不少青年人从技术学校走进维修车间,成为汽车后市场这片大蓝海的新浪花。他们将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倾洒在每一个订单中,再把修复如初的汽车送还到消费者手中,同时收获了报酬和获得感,日子也有了更多奔头。

公安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9亿辆,其中汽车2.97亿辆。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新注册登记机动车2753万辆,同比增加436.3万辆,增长18.83%。随着汽车保有量的上升,汽车维修保养需求也大幅增加。《2020中国汽车后市场白皮书》报告,预计2025年,中国汽车后市场规模将达1.7万亿元。有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汽修人才需求量缺口已达到150多万人。

“青年技师人才是汽车后市场发展的重要基石。”正如途虎养车创始人兼CEO陈敏所说,只有青年人才像源源不断的活水一样不断涌现,才能真正激发中国汽车后市场转型升级的内生力。

扭转轻视技能的观念需要哪几步

和所有职业技能大赛一样,此次第三届王牌技师挑战赛也吸引了一大批热爱钻研技能、追求提高技能的青年技术工人参加比拼。他们中既有连续三次参赛的“老将”,也有刚从技校毕业不久的新面孔。据了解,此次大赛共吸引了来自全国的4000多名选手参赛,其中95后占了一大半。

最终,来自途虎养车工场店西安丈八东路店的武鑫摘得桂冠。尽管在各种刁钻、严苛的比赛项目前游刃有余,这位陕西小伙的获奖感言却显得格外简单:“汽修行业就得靠技术说话。”

15岁那年,武鑫开始在西安周边的县城汽修店里当学徒,21岁时到西安加入了途虎养车,一路从汽修工成长为4家门店的技术主管。在带着奖牌返回西安时,他感慨说:“这次获奖既是对我的认可,也是一种激励。在以后的工作中,希望我能把每一次工作都当成比赛,在专业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

生于1998年的见习生王洋是一名标准的“汽修后浪”,因为从小喜欢汽车,他一毕业就加入了途虎养车。

“参加这次比赛主要想锻炼一下自己,向那些专业的前辈学习。”在“故障诊断”环节,王洋只用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就检查出车辆的故障来源,并成功修复。

比赛中让王洋印象深刻的还有这样一个细节:除了给获得好名次的金牌技师们颁发荣誉证书,陈敏还专门为在“720”郑州暴雨期间参与救援的汽修技师颁了奖。“当时陈总说,‘感谢大家在危难之际的挺身而出’,他还鼓励途虎人要勇于奉献。”

由于遭遇历史极值暴雨,7月20日后河南省郑州市等多地市内道路积水严重,行车困难,不少车辆因涉水导致熄火。有业内人士估算,受灾车辆或达到上百万辆之多。

7月25日,王洋前往郑州参与汽车救援,连续工作了近6天。“当时听同事说,店里接到的救援电话一通又一通,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他回忆说,洪水退却后,不少泡水车被拖至露天停车场暴晒,为了尽快检修,汽修工人们需要一辆辆地钻进车内检查车辆损坏情况。除了要忍受令人不适的异味,经过暴晒的汽车也无异于“蒸笼”,让王洋他们吃了不少苦头。

很多年轻人认为汽修是“脏活累活”,但在王洋看来,无论是车辆钣金、排除故障等“硬技能”,还是与用户沟通的“软技能”,只要熟练掌握一技之长,就可以在汽车维修的赛道上实现人生梦想,创造社会价值。他说:“能否为车主提供及时救援、专业的维修保养服务,不仅关系着车主的车辆财产安全,也关系着车主乃至其他交通参与者的人身安全。”

事实上,由于动辄拥有上万个零部件,汽车维修、保养涉及的门类众多。从最基础的钣金、喷漆,到复杂的排除故障,乃至新能源电池、汽车智能化功能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无不考验着青年汽修人的学习能力和技能水平。

“希望借助举办此次王牌技师挑战赛,体现我们对技师专业度的高度重视。”陈敏认为,要利用数字化技术革新传统服务形式,尽快推动产业升级,为汽修青年创造一个有尊严感、有吸引力的现代服务产业。

“由于技术复杂,汽车维修、保养行业有一定的复杂性。”汽车服务世界创始人胡军波告诉记者,客户的需求和市场的发展必将促进技术更新迭代、行业标准不断规范和进步,同时也推动着汽修人才的职业化、专业化。

“要想下好行业一盘棋,就必须首先让每一位汽修青年成为‘正规军’。”在他看来,汽修人才的职业发展,是理论综合知识和实践操作技能的持续提升过程。因此,既要通过“以赛促学、以赛促练,以赛促用”等方式加强人才培养,更要让校企合作走向深水区。

校方有痛点,企业有需求

如同其他劳动密集型行业一样,汽车养护业在吸引人才加盟的同时,也遇到了人才培养的结构性短缺问题。具体来说,就是企业有特定方向的人力缺口,但是以当今职业教育的发展水平,和学校的具体条件看,却不一定能培养出企业能需要的人才。

“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就是让学生的就业情况更加乐观。”作为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某职业高级中学的副校长,刘红梅坦言,做职业教育并不容易,一方面不少人对职业教育仍抱有偏见,认为学习不好才去职校;另一方面,由于生源质量不够理想,老师和学校需要花更多功夫帮助孩子们培养正确的学习习惯。

据了解,在国内技术学校的实际教学和职业资格认定环节中,教学与实战脱节、师资力量薄弱、学生实训机会少、工作后需二次培训等突出问题仍然普遍存在。

“一边是校方有痛点,学生因得不到足够多的锻炼机会;另一边则是市场的需求得不到满足,相关企业频频喊渴。”胡军波分析说,由于技术学校培养的人企业无法即插即用,甚至有的还要几乎从零开始培养,因此无法给员工开出更高工资。而这又导致汽修工人收入水平不高、价值获得感不强,最终年轻人在企业也留不住。“这样一来,整个汽车后市场就难免陷入恶性循环。”

好在国家对于汽修等职业教育的顶层设计正在逐步清晰。今年年初新修订的教育部《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显示,职业教育专业设置有所调整,不仅现有的汽车类专业进行了适当调整和合并,还新增了智能网联汽车专业。

今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要完善产教融合办学体制,创新校企合作办学机制。《意见》提出,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鼓励职业学校与社会资本合作共建职业教育基础设施、实训基地,共建共享公共实训基地。

“从校园到修理车间,真的是需要跨越一个不小的门槛。”王洋感慨说,随着汽车技术日新月异,各种产业形态迅速发展,看似传统的汽车维修也开始了一场脱胎换骨的“手术”。

“工作后的最大体会就是,每一次给车做检测就像给人做体检一样,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细节。就拿看上去很简单的换轮胎来说吧,在实际工作中,更换轮胎后需要在前后轮都做好动平衡。”王洋解释说,尽管这可能会多耗时15-20分钟。尽管更换轮胎并不容易,但对于消费者来说,一旦动平衡没做好,车辆加速到时速90公里以上时,方向盘就会剧烈抖动,进而产生安全隐患。

为了帮助像王洋这样的年轻人快速成长,途虎养车制定了企业内部培训流程,通过类似于学徒制的实战进修,让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尽快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汽修工人。同时,途虎养车还通过校企合作将这一过程前移到学校,实现“毕业即就业”的无缝对接。

“途虎养车的这套体系能让传统师徒制变得更加标准化,从而加快了人才培养速度,且更好在各地复制。同时,将汽车维修保养的标准化服务体系前置到学校的培养体系中,也能让职业学校的理论课与实操课结合得更好,让每一名学生走出学校就能发挥价值。”胡军波表示,实现专门人才的专业化培养,以及全行业的标准化、规范化发展,这就是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意义所在。

“成立10年来,途虎养车坚持把人才视作第一资源,持续探索人才培养路径。因此,这次王牌技师挑战赛除了资深技师参赛外,也广泛吸纳了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的学生及途虎技术中心的见习生参赛,这是我们培养路径中的重要一环。”陈敏坦言,汽车后市场方兴未艾,技术人才将成为企业发展的关键“胜负手”之一。

以这些年迅速扩张的途虎养车为例。遍布全国340个城市的3500多家工场店以及3万多家合作店,织成了一张绵密的线下业务网络,而这意味着需要建立一支大规模、标准化的专业汽修技师队伍。有分析认为,汽修人才缺口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途虎养车等公司的发展步伐,也不利于汽车后市场应对“新四化”技术变革的冲击。

当然,要彻底改变人才缺口现状,做好专业人才孵化,还需要更多相关企业、职业学校的持续投入。激励更多劳动者特别是青年一代走技能成才之路,仍需各方努力。

能工巧匠请上座

对于河南小伙儿夏仲根来说,从“修车工”到“专业技师”再到“明星技师”“王牌技师”,从自己称呼的演变,就能看到汽车后市场从业者地位的提高。

2017年中专毕业后,夏仲根称为汽车维修工人大军中的一员。从整车厂到小镇修理厂,从4S店到途虎养车工场店,他一步步地学会了汽车维保行业的知识和技巧。如今,短视频平台成了夏仲根展示自我的新舞台。

“平时我就挺喜欢通过短视频分享、记录自己的生活。”夏仲根告诉记者,截至目前,自己点击率最多的一条短视频是讲解汽车保养周期的“科普贴”,“可能大多数用户不太懂汽车零部件和工作原理,作为专业技师,我们就要想办法让客户感觉每一次服务都看得见、摸得着。”

有人说,由于产品技术复杂而又与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汽车更考验用户与企业之间的信任程度。因此,保障每一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显得格外重要。

胡军波发现,无论是站在技术潮头的智能电动车领域,还是在汽车后市场,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自己定义为“用户企业”。“通俗地讲,就是用户对相关企业有了更高期待,而企业要以用户满意度为核心。这也是经济发展、消费升级的产物。”

他认为,现在汽车后市场也进入了“从有到优”的阶段。“消费者往往会对像途虎这样的大品牌连锁店的服务产生更高期待,就像旅客们会对五星级酒店的服务要求更高一样。因此,需要通过推荐机制、透明车间、服务评价和数字化变革等方式帮助店面提升服务水平,实现流程标准化和透明化。”

在汽车后市场打拼了近20年的詹伟对此深有感触。

“汽车维保需要提供标准化、规范化服务。一方面,汽车安全问题任何时候都大意不得;另一方面,只有杜绝过度维修、小病大修,才能与用户处成朋友,相互理解和信任。”他告诉记者,在他担任店长的途虎养车工场店哈尔滨建北路店,每一个更换零件都有据可依,每个工位都有直播摄像头,客户可以实时了解维修流程。

近年来,作为“快速成长中的万亿级市场”,汽车后市场迎来了配件生产商、互联网大厂以及保险公司、造车新势力等大量“新玩家”。尽管商业模式不同,但这些“新玩家”均尝试着通过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模式创新来改善目前的消费者痛点,进而占领市场,促进行业纵向整合加速。而像途虎养车这样的“老玩家”,已提前开始关注人才培养转型升级,扎实推进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培养输送专业人才,让行业“缺人”成为过去式。

“国内90后年轻消费者对汽车消费行为呈现出热衷于线上消费、追求服务效率及服务体验等特征,而互联网渗透率增加及数字技术的发展则为服务在线化及线上线下融合提供了基础。”有业内专家表示,作为“快速成长中的万亿级市场”,中国汽车后市场一旦完成线上、线下渠道整合,将迎来快速发展机遇。

按计划,到2025年,我国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职业教育吸引力和培养质量显著提高。到2035年,我国职业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前列,技术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将大幅提升,职业教育供给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高度匹配,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的作用显著增强。

如今,被同事称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王洋已经开始了又一次转型,前往深圳面试督导岗,充当公司与加盟商之间实现流程标准化的桥梁。夏仲根得到了店里的支持,用一条条短视频记录自己的青春故事。“老将”詹伟则打算和店里的年轻人一起,学习新能源汽车维修、保养的相关知识。

与以往相比,汽车后市场为他们推开了技能成才的大门,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舞台。当然,技能成才都是在经历长期艰苦磨炼、克服重重困难后,才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和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他们不只会“熟能生巧”,还要成为新兴技术、新兴产业的推动者。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许亚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1年11月18日 12 版)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