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刑案受害者家属:嫌疑人曾到过另外两家,但对方有监控和护栏

九派新闻

发布时间: 10-1609:55九派新闻官方帐号

“网络上突然爆出不实消息, 给我们身心造成很大伤害。本来我们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又有那么大的舆论风暴过来,真的,把我整个家族压得喘不过气来。希望广大网友给政府部门一点时间,让他们竭尽全力地去把嫌疑人抓到,然后我们家属也能安心处理我们医院的事情、我们死者的后续事宜,不然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心思去面对那么多压力。”

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欧女士情绪激动又尽量保持理性。因为,几天前,也就是10月10日,他们家几乎遭遇灭门之灾。

根据莆田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的协查通报显示,当日下午1点,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村民欧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该案造成村民欧某九家2死3伤,死者为80多岁的欧某九及其儿媳,伤者为欧某九的老婆、孙子及10岁的曾孙。

案件发生后,行凶者欧金中全家无家可归、5年间曾多次求助、之前曾跳海救小孩等相关信息,都为此事的舆论热度加了“杠杆”,也让舆情变得异常复杂。不少人生出“哀其不幸,悲其不法”之感,将此事塞入“底层互害”或“弱者反抗”的叙事框架下。

央视网发表评论, 无论真相如何,一个基本共识是,暴力不该被鼓励,更不该被赞美。尤其是5名受害者中还包括10岁儿童,这更逾越了“祸不及童”的底线。舆论审视与评判这起悲剧时,不宜用“合理化同态复仇”的逻辑将其轻描淡写成“快意恩仇”,将事情纳入法治轨道内解决,当是社会共识。

秀屿区政府在回应新京报时表示,嫌犯欧某中盖房时与三户人家因土地问题产生争议地块,涉及面积有两户为10平米左右,另一户约100平米。其中与受害者家欧某发(欧某春的儿子)的争议面积是最小的——10平米。

另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嫌疑人女婿表示,代表家属对受害者深表歉意,希望岳父能够尽快自首归案,也期望法律能对此给予公平审判。

对于家里和欧某中的争议土地,欧某发的弟弟欧某勇表示,两家在村委干部的帮助下尝试协商解决问题。他们商量,要么欧某中占用十平方米土地的同时补偿自己家里2000元,要么就争议土地归属自己家。他称,嫌疑人对两种方案都不认同。

他告诉九派新闻,这些争纷和自家的关系很小。有一百平方米左右争议土地的邻居和欧某经常起争执,自己家也没强迫他要选一种方案,也没有霸占土地这回事。

欧某勇称,大哥大嫂曾主动找欧某协商,“实在无奈(协商不了),我们(土地)都送给他就算了。” “他连一共两千块的赔偿也不肯给,我们也没有找他吵。”

同时,在社交媒体上,欧某勇发文称,“在这个事情之前,我们一家人在村子里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口角,和村里人关系都很好,并不是村霸,也没有政治背景,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我常年全国各地跑着打工,80多岁的老人在家里,怎么可能会成为村霸。

“二三十年前,这个杀人者就侵占别人家的田地,后来因为伤害别人被抓。 还说他救过人,但这也不能遮掩他的罪行,我大过年还救过其他人呢。”

对话受害人家属

【1】现场:“我们家好几个亲戚当场都晕倒”

九派新闻:事情发生的经过是怎样的?

欧女士根据邻居家的监控,那天下午1点51分,他冲到我们家,1点54分离开。就三分钟,造成我们家两个人已经走了,三个人重伤。

当时我们看到,女性死者身上都是血,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多处中刀。我们家好几个亲戚当场都晕倒。

九派新闻:有人说给留了个希望?

欧女士小朋友虚岁十岁,要不是抢救及时很可能当天就没命了。根本不是网上说的给我们家还留一个希望,嫌疑人就是想绝我们家的后。因为孩子爸爸只有这一个儿子。

九派新闻:老人的情况呢?

欧女士老人家送到这边以后一直在icu做手术。事发以后,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她的肚子是从下往上这样割上来,里面的东西都跑出来。

现在她还在插管当中,依靠呼吸机维持。我们除了送她去拍片,都没办法见到她。

九派新闻:你们家当时就这五个人在?

欧女士是的。遇害老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常年在外打工,一个那段时间不在家。就算在家,其实以他的身形和对方的身型来对比,在家也难逃一死。

毕竟在那个时间完全叫人没有防备,就在中午大家午睡的时候。家里从来没有发生这种大事,也没有防身用品。我也庆幸那时候他们两个不在家,不然也是一个悲剧。

【2】纠纷:“村委会也证实,是他侵占我们家的土地”

九派新闻:你们之间的土地纠纷是怎样?

欧女士官方也做出回应,他确实侵占了我们三家的土地,其他的两家我不是特别清楚,但我们家的情况和村委会说的是一样。村委会也证实了,是他侵占我们家的土地,而不是我们侵占他的土地。

九派新闻:据说事情的导火索是,当天工棚的铁皮被风吹到你们家

欧女士经邻居家的监控确认,铁皮是在10月2日、3日的时候他们家自己拆掉放在那个位子上的。这个是有监控记录截图,警方也已经调取走了。

九派新闻:案发当天你们有发生矛盾吗?

欧女士我们和已经醒来的伤者确认,当天我们家和他们家没有发生纠纷,就在前几天也没发生纠纷。

九派新闻:他自述在铁皮屋子里住了五六年。

欧女士他讲说他一个人住在那里,官方讲说是19年盖的,他独居这里。但是经过我们了解,他跟他老婆是在外面做贩卖鱼的小生意,他们在城里有房子,并没有长期住在这边。这么一个小的地方,是满足不了生活需求的。

而且他是有这么一个母亲,但是他并没有赡养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是和他的哥哥一同居住,这个在我们村里都是清楚的。

九派新闻:你们家是什么情况

欧女士我们家没有,我们家族里也没有一个人是在村委会里当干部,在政府部门任职。我们这几个人都是实实在在的农民。

即便是我们自己装修的房子,外人看起来装修得很好,我们建了已十多年了,外层的装修也是这一两年盖好的。农村盖房一般就很快装修好,我们是这几年才装修好。里边也没装修好,贴砖什么的是今年才刚刚做的。

官方回应也提到,我们的案件不涉及到涉黑涉恶的问题。

九派新闻:那为什么冲到你们家?

欧女士我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是有三家纠纷,有村民看到他有往其他两家走,是不是过去行凶我也不确定。隔壁家有监控,有护栏,门是关紧的。我们家是开放式的,随时可以进来的,没有预备的。我觉得他是有预谋的,专门挑这种时间,大人小孩都在老家。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其中一户与其有土地纠纷的人家表示,他家与欧某中的土地纠纷存在了20多年,期间一度处于搁置状态,但在欧某中打算翻建房屋后,新矛盾再次发生。该名当事人称,在以往的争执过程中,同样受到过欧某中的语言威胁。“把你们都给砍掉,把你家炸掉”。)

九派新闻:网上有一段死者之前骂他的视频

欧女士那个说话的对象不是针对欧某中,和他没有关系。讲话的人也不是死者。死者身体很虚弱,去年刚动了大手术,声音不可能这么洪亮。

【3】请求:“希望广大网友给政府部门一点时间”

九派新闻:有人嫌疑人救过海豚救过人,是个善良的人

欧女士我们也不清楚。即便救过人,救过鲸鱼,也掩盖不了他这次行凶犯罪的事实。

而且他是有前科的,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1991年他因为故意伤害的案件被逮捕。一个有犯罪前科的人,干出这种伤天害理,惨无人道的事,怎么可能是老实人,这是一个杀人犯。

九派新闻:你最后一次见到你的家人,他们是怎么样的?

欧女士我上次是这样子九月份见到他们的,大家在一起很开心。现在条件越来越好了,想着老人家辛苦一辈子,要好好赡养她。没想到回头来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其中一个死者是一个勤勤恳恳,老实本分的家庭妇女,撑起了我们家半边天。她现在走了,我觉得我们家的天塌了。她平时是一个很爱美的人,虽然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却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死去。

九派新闻:为什么之前没有发声?

欧女士我们没办法,剩下的三个我们在极力救治,看能不能给他们正常的看护。本来时间发生后,我们一直在配合警方处理这个事情,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在积极救治伤者,并没有想那么多。

本来我们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又有那么大的舆论风暴过来,真的,把我整个家族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也不懂到底这个社会怎么了,我不需要人家为我们说话,我只希望正常的、合理的声音就好了。总共就差2000块钱引起的纠纷,你说我们惨不惨。

希望广大网友给政府部门一点时间,让他们竭尽全力地去把嫌疑人抓到,然后我们家属也能安心处理我们医院的事情、我们死者的后续事宜,不然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心思去面对那么多压力。

武汉晨报记者 覃钰钰 福建莆田报道

(实习生李佳英亦有贡献)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