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河北大巴坠河致14死:管制路段为何没能阻止通勤车?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 10-1512:52界面新闻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记者 | 牛其昌

编辑 | 赵孟

1

2021年10月9日8时,河北省最大的省管水库——位于滹沱河王母村段上游的岗南水库水位达199.70米,蓄水量达8.42亿立方米,创下自1974年以来的同期最高值。为控制山区洪水,岗南水库开闸泄洪,洪水沿滹沱河一路向东,冲向下游28公里处的黄壁庄水库。

仅仅过了两天,10月11日早上6时40分许,河北敬业集团一辆实载51人的通勤大巴车行至钢城路王母桥便道时,下泄的洪水漫过便道中央,涉水经此的大巴车被洪水冲击后坠河,导致14人遇难。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这是一场本可以避免的悲剧。上游水库泄洪之前,水利部门已经将漫水桥禁止通行的通知下发至附近村庄以及涉事企业,当地也确曾安排专人在桥头负责拦截过往车辆。

但事发桥段“身份”特殊,交通管制失序,造成肇事司机对水情判断错误,导致这辆载着51人的通勤大巴驶入险境。不幸的是,由于事发河段遭非法采砂留下大量坑洞,致使搜救落水大巴的难度加大,终致14人殒命。

泄洪

10月12日中午,滹沱河王母桥两端已被交通管制,被打捞上岸的蓝色大巴车严重变形,后半截车顶已经完全脱落。河段下游,救援人员驾驶十余艘救生艇,正全力搜救最后一名失联落水人员。

王母桥位于石家庄市平山县钢城路,跨越滹沱河南北两岸,在不泄洪的情况下,是连接平山县城和敬业集团距离最近、路况最好的一条道路。其中,河流南岸地处王母村,通勤大巴从平山县城出发,由南向北经过这座漫水桥,再行驶14公里便可直达位于南甸镇的敬业集团。

界面新闻了解到,由于当地计划在钢城路的基础上修建“滹沱河大桥”,需在王母桥断交施工,于是新铺设了一条高度、宽窄和结构几乎与王母桥相同的便道作为替代。事故发生时,通勤大巴正是从这条王母桥便道坠入河中,此时距离便道建成还不到一个月。

与王母桥一样,这条便道也是一座漫水桥。这是一种建在次要公路上的简易桥梁,跨越常水位与洪水位高差较大且不通航的河流,桥梁标高按常水位设计,洪水来时允许水流从桥面漫过。在洪水通过时间较短的情况下,允许交通暂时中断。

“11号一大早,大巴就是从这儿由南向北进入漫水桥发生侧翻的。”据现场一位目击者向界面新闻回忆,大巴车上乘坐的都是从县城到敬业集团上班的员工,当时桥面上的水流几近没过整个车轮,大巴车仍然缓缓前进。

一段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进入漫水路段后,涉事大巴车在水流的冲击下先是向左倾斜着前进了20余米,随后向右侧翻至河道中,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钟。目击者表示,刚开始侧翻坠河后,大巴车并没有完全沉没,他看到有人打碎车尾的挡风玻璃,一个接一个地从里面爬到车顶。

参与救援的蚂蚁应急救援队周队长表示,当时漫水路面水流的流速是30立方米/秒,“这个速度不慢,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如果是家里开的小型汽车,轻轻松松就能被冲下去”。

多位行经过此地的司机表示,在事发之前,他们就已经通过社区微信群等方式,得知上游岗南水库泄洪的消息,而且这一路段已经淹水多日。“平时有交警一直在两边守着,一般私家车肯定不让过,本地司机基本都知道”。

岗南水库是石家庄的饮用水源地,因海拔高于市区,被称作市民头顶的“大水缸”。该水库位于滹沱河干流上,与下游黄壁庄水库联动,可基本控制滹沱河的山区洪水,是治理滹沱河的重点工程之一。

根据石家庄市水利局此前发布的消息,截至10月9日8时,岗南水库水位达到199.70米,蓄水量达8.42亿立方米,创1974年以来同期最高蓄水量。

针对泄洪一事,平山县水利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回应称,由于最近当地受连续降雨影响,经河北省水利厅调度,岗南水库在事发前已开始泄洪。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岗南水库几乎每年都会泄洪,每次泄洪前,水利部门都会提前向滹沱河附近乡镇下发通知,再由乡镇负责向村民转发。他称,水利部门还要求加强河道,特别是漫水道路的管控,“肯定是下发过通知的”。

他还表示,除了向乡镇下发泄洪通知外,相关部门还会直接通知敬业集团,“他们(敬业集团)应该是提前知道的。”

界面新闻注意到,10月7日,也就是事发前4天,一段落款为敬业集团办公室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根据王母桥断交情况,为保证今明两天员工按时上下班,办公室增加运行班车及临时宿舍,所有往返平山方向人员,尽量乘坐班车,小车非必要不通行,通行小车请绕行沙东路,感谢大家的理解。

而在事发前一周,平山公安交警微信公众号也曾发出提醒,称国庆期间该县辖区普遍降雨,路面湿滑严重影响了道路交通安全。提醒驾驶员通过积水区域时注意控制车速,保持匀速行驶,中途不停车;遇到积水较深的路段尽量绕行,有时交警还会视情况对道路采取临时交通管制措施,请司机配合。

不过,有多位附近村民对界面新闻证实,就在事发前一天,他们还看到有车辆在这里涉水通过,其中包括敬业集团的通勤大巴,还有卡车和家用SUV。

滹沱河王母桥附近,疑似从涉事通勤大巴上掉落的车牌。摄影:牛其昌

“最佳路线”

曲正利是敬业集团的一名员工,家住平山县城,他对界面新闻表示,因为敬业集团位于平山县城北的南甸镇,所以平时员工主要住在工厂附近的南甸镇和远一点的县城里。

“外地打工的大部分住在南甸,那边有集团公寓,本地的条件好一点的会在县城买房,来回穿过滹沱河是每天的必经之路。”曲正利每天会开私家车经过事发地去上班,他回忆,上游开闸放水时,这一路段没有护栏和显示水深的标志,司机一般只能远远地通过路两侧的水泥墩来判断。如果水完全没过石墩,基本上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根据平山县交通运输局2020年12月9日发布的公告,经县政府批准,钢城路滹沱河大桥工程采取全断交施工,断交时间为2020年12月15日至2022年6月15日。公告还称,由于钢城路车辆流量较大,为免拥堵,断交期间一切大型车辆绕行S241省道和乡道南苏线,小型车辆优先绕行S241省道和乡道南苏线,也可通行县道陈孟公路和新修建的便道。

界面新闻注意到,从县城出发到敬业集团共有三条可选路线。如果不经过漫水桥,车辆还可经孟王线从事发地东约200米处的“老王母桥”过河。该桥于2004年通车,与钢城路几乎并行,高出水面3-4米,车辆由此经过可以避免涉水。尽管路程相当,但由于该路线需穿行王母村,且路面较窄,往往只有附近村民会选择从这里过桥。

另外一条道路则需要绕行西面的沙东路(241省道),相比走钢城路,不仅要多绕道7公里,而且只有双向两车道。因此,对于曲正利和通勤大巴来说,在正常情况下,走钢城路经漫水桥无疑是由县城前往敬业集团的最佳路线。

不过,县城出发到敬业集团最便捷的道路仍是经过王母桥便道。曲正利介绍,这座便道和王母桥一样,桥身并不高,枯水期时,看起来就像普通的道路,两边的河道比路面更低,里面甚至还有村民种的庄稼。

这种漫水桥在中国北方并不少见,即使河流水位稍微上涨,一些车辆也可以从桥面行驶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机动车行经漫水路或者漫水桥时,应当停车察明水情,确认安全后,低速通过。

但也有业内专家提醒,漫水桥上的水一般都是流动的水流,在雨季洪水时就会更不稳定,对于通过的车辆会产生侧向冲力,如果驾驶员经验少或者注意力不集中,很容易导致车辆侧翻。如果发生突发性的山洪倾泻,整个车辆都有被卷走的危险。

就在事发前几天,一辆半挂卡车在同一路段发生落水事故,导致半个车头陷入河道,车尾悬在路面。其他经过的车辆拍下了上述一幕,并上传到社交媒体。此外,一段疑似从通勤大巴车内拍摄的视频显示,该车涉水行驶溅起大片水花,两侧不到半米高的水泥石墩几乎全部被淹没。

不过,从上述视频的背景音和转发配文看,人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身临险境,相反还透露着一丝“兴奋”。更让人疑惑的是,如果像当地司机所说“平日有交警值守”,涉事通勤大巴如何能够同行?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平山县一位副县长表示,交警曾拦截事发车辆,当时有三辆车想从事发桥上通过,后其它两辆车绕行,事发车辆坚持通行。针对“交警曾进行拦截”的说法,界面新闻记者向平山县相关部门核实,但并未得到答复。

敬业集团大门。摄影:牛其昌

谁在管制“自备路”?

敬业集团官网资料显示,该集团以钢铁为主业,现有员工31000名。2020年集团销售收入2244亿元,实现税金39亿元。2020年石家庄百强企业榜单揭晓 ,敬业集团以年营业收入1274亿元继续稳居榜首,成为石家庄市首家营业收入突破千亿元大关的企业,创历史先河。

在平山县,除了敬业集团厂区外,随处可见诸如敬业花园、敬业宾馆、敬业中学、敬业商城等多家以“敬业”冠名的单位。 实际上,事发漫水桥所在的钢城路,正是由敬业集团出资修建、养护。由于这条道路也因其特别的“身份”,或为此次灾难埋下伏笔。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敬业集团出资1.2亿元建设了南起孟贤壁,北至敬业集团发展门的钢城路。2015年,敬业集团与石家庄市道桥总公司签订《钢城路大修工程合作协议》,再次投入7000万元,对钢城路进行全面大修。

按照当地的说法,钢城路的全线开通,缓解了沙东路的运输压力,彻底解决了滹沱河以北13万人口的经济、文化、交通闭塞问题,不仅方便了敬业集团,也为致富周边百姓奠定了基础。

“钢城路是敬业集团的‘自备路’,没被列入我们公路站的养护范围,如果坏了也是人家自己来修。”平山县交通运输局公路管理站相关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而县公路站只负责维护国、省干线。

曲正利说,正是这条由企业出资修建的“自备路”,如今已成为连接平山县南北的主干道。早晚高峰时,钢城路车流量很大,有时还会堵车。

多位当地司机表示,在漫水桥路段,负责值守的有时是交警,有时则是敬业集团的保安,“他们穿着差不多的制服,有时很难分清到底是交警还是保安”。

“这条路毕竟是敬业集团自己修的,如果执勤的恰巧是集团保安,一看来的是自己单位的车辆,如果司机一意孤行,保安很可能就不拦了。”有当地人士认为,或许这正是在交通管制的情况下,仍有部分车辆得以涉水通过的原因。

耐人寻味的是,前述落款为敬业集团办公室的微信聊天记录提到,“根据王母桥断交情况,为保证今明两天员工按时上下班,办公室增加运行班车及临时宿舍,所有往返平山方向人员,尽量乘坐班车,小车非必要不通行”。这似乎默认了敬业集团的班车可以从王母桥便道通行。

事发当天在交通管制路段负责值守的到底是交警还是敬业集团保安?界面新闻记者联系敬业集团进行核实,但对方表示并不知情。

大巴租赁公司曾被曝光

据上游新闻报道,根据现场被打捞上岸的大巴车车牌,该车登记在石家庄燕赵旅游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燕赵旅游”),系敬业集团临时租赁。

天眼查APP显示,燕赵旅游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主营业务包括省际包车客运、市际包车客运、县际包车客运、汽车运输信息咨询等。该公司法人为刘晓红,同时也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89%。

据燕赵旅游官网介绍,该公司是石家庄市较早成立的一家以旅游客运为主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共有管理人员12 名,驾驶员200名,车辆共100余部,“在本市现有的旅游汽车公司中,规模属于大的,服务项目全的,经营范围广泛的,在旅游市场我们获得了很好的认可和良好的口碑”。

燕赵旅游宣传称,公司狠抓管理,建立建全了各项规章制度,从总经理,各管理部门,以及每个驾驶员都有明确的分工,有严格的岗位职责和工作标准,建立了总经理职责、副总经理职责、安全管理职责、驾驶员的岗位职责等12项规章制度。同时建全了车辆档案、驾驶员档案,一人一车一档,档案齐全,记录完善。燕赵旅游还强调,公司有严明的纪律,对车辆和人员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调配车辆,统一安排客源的超前管理模式。

但据河北新闻网报道,2017年7月31日,河北省交管局发布了河北省上半年“两客运输企业”(公路客运、旅游客运)所属车辆交通违法前10名名单,其中石家庄燕赵旅游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被曝光,该公司所属车辆有95条违法记录。

10月13日,燕赵旅游刘姓经理对界面新闻表示,她本人目前正在公安局配合调查,不便多说,随后便匆匆挂断电话。

采访过程中,多位敬业集团的员工认为,除了遇难者之外,敬业集团也是此次事故的受害方,责任在于运营通勤车的第三方公司,以及司机本人。

“司机的判断错误肯定是直接原因,他们每天都走同一条路线,可能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昨天能过去,今天也能过去。”曲正利认为。

石家庄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透露,本案涉及刑事犯罪,“正在按刑事案件走”,目前由石家庄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侦办。涉事通勤大巴所在公司的负责人则表示,本人目前正在公安局配合调查。

河床破坏或影响救援

10月12日下午4时许,随着最后一名失联人员被打捞上岸,这起事故共致14人死亡。平山县中山医院急诊科医务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此前该院收治的获救人员目前已经全部出院。

参与营救的太行应急救援张姓队长回忆,当日早上6点多钟接到当地公安、消防的指令,救援队马上组织队员赶往现场。“我们早上7点到达的现场,速度是比较及时的”。

抵达现场后,由于被困车顶的人员已被消防和附近工地的一台挖掘机救下,张姓队长开始先搜救漂在水面的人员。谈及搜救的难度,他表示,事发水域比较宽阔,水下地形复杂,有很多沟壑。有村民称,一些遇难者的遗体正是在河床的沟壑中被发现的。

王母村村民告诉界面新闻,事发河段此前曾遭到非法采砂,导致河床被严重破坏,河道变深。河沙被挖走后,没有进行回填,留下了很多坑洞,去年就曾有人因为不小心从岸边滑进坑洞,最终溺水身亡。

根据裁判文书网上的一份判例显示,2018年,平山县王母村四名男子因在滹沱河滩地非法采砂,被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四被告人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雇佣工人用挖掘机在平山县行洪线以外的滹沱河河道内挖砂,再将砂子用翻斗机运至其在王母村村北开设的一砂场,以每吨15元的价格出售。

经河北省地矿局石家庄综合地质大队查明,该采矿区截止2017年9月14日,开采建筑用砂矿产资源量共12081立方米,全部为中砂。法院认为,该采砂点经非法开采后形成南北长约120m、东西宽约45m、深约2m的水坑,影响河道稳固平顺,生态环境遭到破环,社会公共利益受到损害。

在多位王母村村民看来,假如滹沱河的河道平整,挖沙留下的深坑能及时回填,或许不会造成这么大伤亡,“至少能降低救援的难度”。

钢城路王母桥段北侧,新建滹沱河大桥已竖起桥墩。摄影:牛其昌

石家庄新闻网10月13日报道,目前搜救工作全部结束,正在处理善后,现场及周边地区已恢复正常秩序。河北省成立事故调查组,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目前,公安部门已立案侦查,对涉事人员依法追究责任。同时,纪委监委成立事故追责组,正在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调查取证,依法依规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在事发地王母桥段北侧,新建滹沱河大桥已经竖起桥墩。按照计划,这座全长1.26公里的大桥将于2022年建成通车。招标公告显示,这座大桥的建设资金全部来自国有资金。

(文中“曲正利”系化名)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