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高二女生跳江失联18天的背后故事:留下五封遗书,家属称她曾确诊抑郁症

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 10-1420:57成都商报社

10月13日,四川眉山,37岁的谢颖站在岷江二桥上,望着雾气茫茫的江面出神。

17天前的那个雨夜,警方和目击者告诉他,还差2个月满16岁、正在读高二的女儿宏宏从这里跳入了岷江,失联至今。

女儿失联后,谢颖和前妻每天都沿着岷江河堤寻找,希望能从上百米宽的江面上有所发现。以往,身为滴滴车司机、环卫工人的他们,都在为生计而奔波,从未有过这么多时间来“陪”女儿。

在父母和老师眼里,宏宏从小到大都阳光乖巧,即便在9月被确诊为抑郁症,但跳江前并无异常举止,这让谢颖等人满是疑惑:她如何患上抑郁症的?她为何要跳江?她是不是真的跳了江?

不过,在宏宏给外公外婆、父母、妹妹写下的五封遗书里,除了写道“已经投江自尽、在岷江里、睡在江底、长眠于岷江”,宏宏还多次写下这样的字眼:“好累”“失望”“熬不住了”“无法坚持”,“没有我就没有这么累,失望是从初中起一点点站起来的……不能光耀门楣了,抱歉啊……”

而在写给爸爸的遗书中,她写道:“爸爸,我真是个拖累对吧,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不想做,爸爸你替我看着这世界的光亮吧,爸爸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爸爸不用找我了,我归于江河长眠于岷江。”

这让谢颖读完之后,一夜未眠。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事发之后,当地相关部门随即组织了搜救打捞。但截至10月14日,宏宏已失联18天,依旧下落不明……

宏宏父亲谢颖站在岷江二桥处远眺

蹊跷跳江:

女生跳河前曾和江边目击者攀谈

父亲发现了女儿留给他的遗书

谢颖原是云南人,后在眉山成家,原本住在乡下。去年,他和妻子离婚后,小女儿跟着前妻生活,大女儿宏宏跟着他生活。为方便宏宏读书,谢颖在眉山城区租了一间屋,大女儿读书时,谢颖就靠跑滴滴车赚钱。

9月27日凌晨1点多,滴滴车司机谢颖准备跑完这一单就收车回家,此时,他接到警方的电话,民警在电话里反复要求他核实一下其女儿宏宏在哪里?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谢颖连忙赶回位于女儿就读学校附近的出租屋。

谢颖回到出租屋后,发现宏宏没在屋内,但手机在。在宏宏的笔记本上,谢颖发现了女儿留给他的遗书,在遗书的开头,女儿就写道:“爸爸,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投江自尽了……”

谢颖不敢相信,5个多小时前,曾和自己通话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女儿,能做出此般举动。就在9月26日下午,原本要去学校上晚自习的女儿还曾在电话里称身体不舒服,让他代自己向班主任请假。

谢颖称,中秋节前,自己曾带宏宏去医院检查,她被医院确诊为抑郁症。考虑到女儿有病,谢颖向班主任请了当天的假,让女儿在出租房内休息,自己则在外继续跑滴滴车。

9月26日晚上7点多,谢颖和宏宏最后一次通话,电话中,谢颖多次询问宏宏要不要吃东西,但宏宏均表示自己吃得很饱,正在洗漱,准备休息一下。

电话中,宏宏语气平常,末了,她还叮嘱父亲要好好吃饭。挂断电话后,谢颖继续跑单,直到派出所打来电话。

在派出所内,一位自称目击者告诉谢颖,大约晚上9点多,当时自己正在桥上看别人钓鱼,那个自称宏宏的女孩语气平静地表示在这里等朋友,并和自己断断续续聊了一两个小时。

谢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击者称后来自己从岷江二桥另一侧调头准备回家,抵达与女孩聊天的位置时,女孩却没了踪影,只留下一把女孩开始撑着的伞。当时,他曾停车上前查看,发现女孩可能跳下了岷江,随江漂流,于是报了警。

“他们也没聊什么特别的内容,从目击男子离开,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男子说,估计是自己刚离开,女孩就跳入了岷江。”谢颖说,等自己和家人再次赶到岷江二桥上时,只剩滚滚江水。

随后,相关部门组织了搜救打捞。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发现……

宏宏父母对其跳江一事 充满疑惑

家人不解:

女孩患抑郁症或与家庭有关系

平日乖巧懂事内心细腻

谢颖的疑问很多,女儿为什么会患上抑郁症?她为何跳江?到底在哪里?

谢颖分析,宏宏的抑郁症或是从初中开始,初二时,宏宏处于青春期比较叛逆,当时妻子去找了一份打扫卫生的工作,或许女儿认为母亲的工作让她有失颜面。

宏宏的母亲黄琴至今住在乡下、在某单位负责卫生,她也是今年中秋节前女儿确诊抑郁症后才知道的,她对抑郁症的了解仅是从电视上听说过。对于女儿为什么会得抑郁症,抑郁症有何症状,该如何治疗?大多时候,她只能茫然地摇摇头。

黄琴也不知道,女儿宏宏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在她的印象里,宏宏一直乖巧懂事。“回家了还要帮着照看妹妹。”

乖巧懂事,也是谢颖对女儿的印象。他记得,自己今年4月生日的时候,女儿还给自己发红包。“我还笑她,说你的钱都是我给的,你还给我发红包。”

在红星新闻记者的走访中,宏宏所在班级老师等人均无不惋惜地表示,她在学校里表现出的性格是阳光和善,和同学关系也不错。

不过,多名师生分析,宏宏走到这一步,或许和家庭有关系。“她可能觉得自己拖累了家里,有次她父亲来学校帮她拿东西,她看着父亲的背影很伤感,还写了点文字,有点像朱自清笔下父亲背影的感觉。”

这点,在宏宏写给父亲的遗书里,也有体现。

“现在看来,乖巧、阳光只是她展现给外界的一个印象。”谢颖说,“女儿内心很细腻,从她留下的五封遗书来看,她似乎忍受着内心的苦苦煎熬己久,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只是我们以前不知道她得了抑郁症。”

宏宏父亲谢颖在老家树下翻看宏宏物品

五封遗书:

宏宏称自己是负担不想拖累家人

告诉父亲“已长眠于岷江”

像许多父母自以为了解孩子、但其实并不了解孩子一样。谢颖不知道的,不仅仅是有关抑郁症的情况。

之前,谢颖曾表示,自己去年就和妻子离婚了,自己带着大女儿,小女儿跟着前妻,家人都不知道。不过,在宏宏留下的遗书里,宏宏很明显知道父母已经离婚。

遗书中,宏宏给谢颖和黄琴这样写道:爸爸,希望你和那位阿姨好好的……妈妈,好好对外公,以后(给我)找个后爸之类的,开心就好……

这五封遗书,是宏宏失联后,谢颖整理其物品时发现的,分别写给谢颖、黄琴,宏宏的外公外婆和妹妹的。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在宏宏留下的五封遗书里,给外公外婆的均不足百字,给妹妹和妈妈的,也比较常规。

宏宏写给母亲的遗书

宏宏写给妹妹、外公、外婆的遗书

但给谢颖的遗书,她写了两页纸,这些文字,自责、自卑又心力憔悴,和之前众人心目中的宏宏相差甚远——

“爸爸,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投江自尽了。爸爸不要怪任何人,是我的问题,不要难过了,女儿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太痛苦了。没有尽头的噩梦、幻想、压力。我是负担,没了我,你应该能轻松不少吧,希望你和那位阿姨好好的,嘘,我只是睡着了而已。”

没有人欺负我了,是我自己熬不住,不要闹了,没有结果的,可能失望是从初中起一点点站起来的吧……我不能光耀门楣了,抱歉啊。

只是想结束了,只是在熬,一切都很痛苦,也没有人真的能感受,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开心,我也不怪别人,人家凭什么懂?个人有悲伤,只是我无法坚持下去了。”

你给我拿期末行李,佝偻着,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对不起,对不起,爸爸来生给你当牛,做马一定报答,可这真的不能支持我活下去,就让这份未来的关心睡在江底吧……”

……

宏宏写给父亲的遗书

宏宏写给父亲的遗书

爸爸,我真是个拖累对吧,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不想做,爸爸你替我看着这世界的光亮吧,爸爸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爸爸不用找我了,我归于江河长眠于岷江。

没人真在乎我,只有爸爸,但我不能因为不让爸一时难过就拖累他一生,我活着也无法回报他,就平静地于今日长眠吧

……”

含泪读完这些文字,谢颖一夜未眠,他说,或许这才是患病以后真实的女儿。

宏宏父亲谢颖发出的寻人启事

最新进展:

女儿宏宏尚未找到 是否真的跳江?

警方初步判断系自杀,几无生还可能

女儿失联的日子里,37岁的谢颖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每天都会沿江寻找,最远的时候,他从女儿跳江的岷江二桥处,沿着下游步行了几十公里,但依旧一无所获。

如今,前妻已重回单位上班了,但他还没放弃。

“除非看到女儿尸体!”谢颖说,自己也向外界发出了寻人启事,但至今为止,尚未消息。

在寻人启事上,谢颖这样写道:“宏宏,眉山市东坡区富牛镇,十六岁,据目击者称于9月26日晚十二点左右在岷江二桥落水,苦寻至今,出走时穿黑色的卫衣,牛仔裤,白色的平底鞋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宏宏一天没找到,疑惑就不能消除。谢颖说,事发后,女儿的身份证和抑郁症的诊断书都没有找到。

村里有人传言,宏宏会不会故意制造跳江的这种假象,然后悄悄去了外地。

看完女儿的留下的“遗书”,谢颖盼望着这种传言是真的,他希望只是女儿为了不愿意让自己受累,拿着身份证和抑郁症诊断书去外地去了。

不过,家中的钱没有变少,女儿又怎么有经济能力能够去外地呆这么长的时间?这些困扰都在谢颖脑海里,等待着答案。

谢颖也曾翻看过宏宏的微信和QQ,但宏宏把之前的微信内容都删除了,QQ上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从眉山警方处获悉,当日接警后,警方和消防等立即组织了搜寻,但由于江水湍急,江面开阔,并未找到人,目前,也暂无进展。

一名警方人士透露,从目击者报警和宏宏留下的遗书等种种迹象初步判断,宏宏应该是投江自杀了,根据岷江水位、水温等综合来分析,宏宏一旦跳江,几乎无生还的可能。

就在一天天的盼望中,谢颖头上的白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要是换做以前,他还会染一下。

现在,没了女儿,他也顾不得这些了。

宏宏父亲谢颖一头白发

专家说法

许多家长对青少年抑郁症有误解

应多陪伴、早发现、早治疗

10月10日是第三十个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的主题为“青春之心理 青春之少年”,呼吁社会各界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

红星新闻曾报道,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发布2020版“心理健康蓝皮书”——《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去年,我国青少年抑郁症检出率为24.6%,也就是说,差不多5名青少年中就有1人患有抑郁症。其中,女生有抑郁倾向的比例为18.9%,高出男生3.1个百分点,重度抑郁的比例为9%,高出男生3.2个百分点。

西华师范大学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负责人、心理学教授康钊在了解宏宏情况后分析认为,宏宏的这种情况是不容易被察觉的“微笑型抑郁”,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谈笑风生,让人很难把她和抑郁症联系起来,但她的内心实则感受不到快乐,生无可恋甚至于悲观厌世。

“从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宏宏一方面想在家人和老师面前当一个好孩子,另一方面,自己有些想法得不到满足,希望无法实现,就好像带上面具了,内心强烈的自尊需求与自卑情绪是紧密联系着的。”康钊介绍,许多青少年抑郁症患者遇到事就自我否定、不自信,过多地从消极、悲观的角度去看待和考虑问题,封闭自我,缺少与家人、亲友和师生之间的交往,严重时就可能导致选择自杀。

当然,宏宏的行为除了以上因素外,可能还有她对自己过高的期望、极度的自尊需求导致自卑心理得不到及时的宣泄排解、父母发现较晚、陪伴较少或了解不够等多个层面的综合原因,久而久之,患上抑郁症的宏宏就失去了对生活的的念想。

康钊介绍,当前青少年身上表现出来的心理问题包括焦虑、恐怖、强迫、封闭、抑郁等多种形式,抑郁症是最突出的问题之一。许多家长对青少年抑郁问题认知不足,甚至有所误解,有时会把抑郁症认为是青少年的情绪波动、矫情或相对内向一点等,青少年抑郁不是简单的情绪波动与矫情,也不是普通的心情不好,不是说散散心,想开一点就能好的。

康钊表示,抑郁症不是简单的生理反应,而是一种扰乱正常生活的一种情感障碍性疾病。青少年抑郁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对学习、人际关系等会过度的解读和敏感,有的会受到家庭影响、父母期待等产生焦虑、强迫、神经衰弱等精神心理疾病,任何精神心理疾病都需要早识别、早发现、早治疗。

康钊教授建议,除了积极治疗,家长与孩子相处方式也十分重要,对于身患抑郁症的青少年,家长需要多关注生活细节,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和陪伴,提供积极的心理援助,帮助其寻找新的情绪出口,正确处理各类人际关系。

康钊教授提醒,随着当前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生存压力激增,抑郁症已经成为一种较为常见的精神疾病,甚至出现年轻化趋势。许多青少年碍于面子等想法,不愿意承认自己有病,不好意思去医院看病,希望患者不要过多在意别人的看法,勇敢求助对抑郁症患者而言十分重要,平常可注意多吃新鲜的水果和蔬菜,同时要避免过度劳累或者熬夜等等。当然理解和关爱抑郁症患者同样重要,希望社会各界都能正视抑郁症这一问题,积极行动起来帮助抑郁症患者尽快走出阴霾,回归幸福美好的正常生活状态。(文中宏宏系化名)

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编辑 王禾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