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生活|猎犬花狗

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 10-1416:48钱江晚报官方帐号

□ 梅亦君(昨天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奶奶把孙女心爱的狗,用10元钱卖掉了。这让我想起了失去狗狗的那种无奈、懊悔、悲伤,翻出上半年写的一篇文章,再次怀念我的狗狗、我的童年。)动物出逃,猎犬搜寻。我在新闻里看见了“猎犬”。猎犬!曾经我也有一条猎犬——花狗。在我六七岁时,福建浦城九牧的一支打猎队来村里打猎,四五个猎人和十几条猎犬借宿在我家。没过几天,其中一条叫花狗的猎犬就名声大振。按照山里打猎的老规矩,每打到一只野猪,打猎队要在山上点香烧纸祭拜山公山母,以祈求山公山母原谅从他们的地盘里夺走猎物的不敬,并祈祷下次保佑获得更大的猎物。打到第一头野猪,打猎队要烧一刀草纸(竹纸),第二头要烧两刀草纸,第三头要烧四刀草纸,五六天后,打猎队已经要挑一担草纸上山打猎了。“花狗,你今天不要再抓两头野猪了,我的草纸都不够烧了。”打猎队长既心怀期望又心疼草纸。

花狗,毛色灰白相间,一双眼睛黑溜溜的,身材健壮,四肢修长,一双耳朵直立着随时听取动静。十几条猎犬中,打猎技能最训练有素的就属花狗了,善于侦查、反应敏捷、勇敢追敌,野猪、黑麂、豪猪、野兔、山鸡,哪怕毒蛇都逃脱不了花狗的追捕。花狗寄宿在我家,远近的孩子纷纷来一睹花狗的风采,并一遍遍听打猎队员讲述它的英勇故事。比如花狗总能第一时间发现猎物;比如花狗带着十几条猎犬把一头三四百斤的野猪团团围住;比如一只野猪没有被土铳(土猎枪)打死,癫狂得横冲直撞,花狗毫不畏惧地与它搏斗。打猎队采用游击战术,在一个地方捕猎一段时间,又换个地方继续搜寻猎物。半个多月后,打猎队准备去下一站时,花狗却不愿意跟大部队走了。打猎队长大胡子用绳子拴住花狗的脖子,他在前面拽两步,花狗往后退一步,爪子在泥地上刨出深深的道子。正当我们为花狗被强行带走而失落时,花狗趁大胡子不注意挣脱跑回了我家,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花狗是得力干将,打猎队怎么少得了它,大胡子一次次把它带走,花狗一次次跑回来,我们一次次失而复得。有一次,等到天黑花狗都没跑回来,我们以为花狗这次真的回不来了。那天半夜,父亲把我们喊起来,门外一阵吚吚呜呜的哼叫,“花狗回来了!”我们打开大门,它就猛扑过来,差点把我和妹妹扑翻在地。花狗又回来了!大胡子说花狗和老廖家太有缘了,他带不走花狗了!就这样,猎犬花狗成了我家的一员。拥有一条狗是很多孩子的梦想,何况是条猎犬。花狗成了我和妹妹的跟屁虫,我们走到哪,它就摇头摆尾地跟到哪。春天我们上山摘杜鹃花吃,它也跟着带回一身山虱(蜱虫),我们一起挨批。夏天捉知了,它屁颠屁颠地追随,热得直吐大舌头。秋天,父亲让它看番薯、玉米地,听到它的叫声野猪就被吓跑了。冬天雪后,我们一群小孩跟在它后面,沿着野味出没的足迹直往山上赶,碰到松鼠就好玩了,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它只能在树下转圈圈干着急。在花狗面前,再厉害的柴犬都显得势单力薄,村里没有孩子敢欺负我和妹妹,哪怕大人都要让我们三分。一旦我们下达“追”的指令,花狗一定勇往直前,把人追得气喘吁吁、拱手求饶。父亲怕花狗伤人,严禁我们擅自使用这种命令。花狗还是一个看家能手,只准别人带东西进门,决不允许别人拿东西出门。有次外祖母来我家,临走时拿着母亲给她准备的一点东西,花狗竟朝老人家汪汪大叫,不让她带走家里的东西。那些年,我们晚上睡觉都不用上门栓。花狗睡觉十分警觉,只要外面一有声响,立马起身,汪汪几声足以把人吓跑。我们每次出远门都留花狗看家,只是,它实在是不喜欢单独在家。只要发现我们准备外出的迹象,花狗立马屁颠屁颠地跟着我们。我们叫他回去,它就往后退几步,等我们转身往前走,又继续跟上来。直到我们大叫“花狗,回家,别出去!”,它才不情不愿地回家。平时,花狗成天在山上、田间、地头跑来跑去,身上会有山虱等寄生虫,母亲并不允许我们抱它。我总是偷偷抱着花狗抚摸它,它的肚皮随着呼吸而起伏,身上暖暖的,似乎永远比我热一些。尤其梅雨季节,我常常坐在门槛上看门外滴滴答答下个不停的雨,花狗就蜷缩着身体躺在我身边,我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脊背和肚皮。一阵凉风,屋檐下的雨水斜吹进来,它身体一颤,索性站起来,挨着靠在我身上了。“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说的就是这样的境界吧。父母亲也有忍不住抱花狗的时候。有一回,花狗生病了,没有上山打猎。傍晚其它同伴满载归来,花狗悄悄地躲在一旁看其他猎犬吃狗粮。我们把其它狗赶走让花狗也吃,花狗竟然流出了眼泪!母亲忍不住抱起拍它,仿佛在安慰一个受委屈的孩子。还有一次,村里几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用气枪打伤了花狗的腿,等我们找到它时,腿都化脓腐烂了,父亲把花狗抱在怀里,一直骂“这些棺材”(方言,骂不成器的人),满是气愤,尽是心疼。花狗在我们家前后呆了五年,最后一次,一直苦于训练不出好猎犬的大胡子把它装在麻袋里,搭乘长途货车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打猎了,远得花狗再也认不得回家的路了。那时没有电话。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突然有一天,父亲收到了大胡子的来信,说花狗被带走后几乎不吃不喝,不久就生病死了。我和妹妹听到噩耗后,哇哇大哭,父母亲也留下了伤心的泪水。真是得兮心飞扬,失兮魂断肠,童年的伴啊,就这样永远地走了。三十多年过去了,直到如今,每每遇到长得像花狗的狗,我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联想到萧红《花狗》里的花狗死后落寞、凄惨、孤单,心仍会隐隐作痛。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