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大选拉开帷幕,出现对美国不利的重大改变

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 10-1321:23《环球时报》社官方帐号

伊拉克大选于上周末拉开帷幕,初步计票结果显示,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或将成为此轮大选的最大赢家,其麾下政治团体在议会329个席位中获得73席,比2018年大选时增加19席,获得优先组阁权。国民议会议长哈布希领导的逊尼派政治团体“进步联盟”获38席,位列第二;前总理马利基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获37席,排名第三。

其实早在21世纪初期,萨德尔就已经是伊拉克的风云人物,经过多年的深耕细作,其势力遍及国家各重要部门,在政坛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萨德尔自称为“民族主义者”,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对伊拉克的干涉,伊拉克民众认为他是抵御外侮的象征。

萨德尔也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民粹主义者”,他坚定反美,同时也反对与伊朗走得太近,“双反英雄”的名号使萨德尔受到不少伊拉克民众的拥戴,也为他领导的“萨德尔运动”在此次选举中收获了大量选票。

“毒蛇论”

现年47岁的萨德尔出生于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圣城纳杰夫,他的父亲穆罕默德·萨德尔是伊拉克备受尊崇的宗教领袖和政治人物,与身为逊尼派的时任领导人萨达姆观念相左。上世纪90年代末期,萨德尔的父亲和两个兄弟遭到暗杀,据信下达暗杀指令的正是萨达姆政府。

萨达姆倒台后,萨德尔汇集数千支持者发起了“萨德尔运动”,同时组建武装力量“迈赫迪军”,坚决反抗境外势力对伊拉克本土的入侵。当时,他发表了著名的“毒蛇论”——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萨德尔表示宿敌萨达姆不过是一条“小毒蛇”,而美国才是真正的“大毒蛇”。

在萨德尔的领导下,“萨德尔运动”的影响力不断扩张,甚至形成了自己的宗教司法机关、执法力量、社会服务体系以及狱政体系。据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官网记载,美国率领的联合部队入侵伊拉克后遭到了“迈赫迪军”的顽强抵抗,令美军等死伤惨重。

在美国占领伊拉克早期,萨德尔牢牢把控着以什叶派人口为主的伊拉克南部以及首都巴格达部分区域。美国方面曾在当地安插了一位所谓的“温和派宗教领袖”,结果此人到任没多久就被当街刺杀,据称下达暗杀指令的正是萨德尔。美国《新闻周刊》称,萨德尔不仅是“激进的反美宗教人士”,更堪称“全伊拉克最危险的男人”。

出走后回归,深入民间

不过,“萨德尔运动”在成立早期还将矛头对准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被控组建“刺杀小队”滥用武力。但萨德尔否认自己参与过类似的袭击事件。

据“德国之声”报道,由于时任政府的镇压以及什叶派内部的争斗导致流血事件,“迈赫迪军”在2007年逐渐失去支持,萨德尔在2008年被迫解散了大部分武装力量,他本人也出走伊朗。经过约4年的“自我流放”,他在2011年重返伊拉克,意识形态开始趋于“温和”,他告诫支持者不要轻易诉诸暴力。

回归后,萨德尔开始进驻伊拉克政坛,麾下的武装组织也逐渐转型成为政治组织,致力于宗教及社会公益事业——如开坛布道、建设城市,甚至负责垃圾清理。

自2016年起,“萨德尔运动”开始深入伊拉克民间,大力宣扬民族主义,并以大规模的非暴力抗议活动高调反腐、提倡改革,将伊拉克的“街头政治”模式推向了新的高度。在2018年的大选中,萨德尔所领导的政党在伊拉克议会夺得54个席位。

“全伊拉克最具权势的人”

在过去三年间,萨德尔更加注重团结各方势力,甚至开始向逊尼派及无党派人士示好。不仅如此,“萨德尔运动”也在悄然渗透伊拉克政府机关,一些核心成员逐渐被安插到伊拉克内政部和国防部等关键部门,还有不少人被“分配”到石油、电力、银行和运输等单位。

萨德尔10日现身投票站投票。

路透社分析认为,这一系列的人事安排可为萨德尔的政治运作带来充足的资金保障——其“门生故吏”所在的政府部门获得的资金拨款,几乎占据了伊拉克2021年国家年度总预算的一半。

萨德尔的一名助理甚至高调宣称,“萨德尔运动”目前处于2003年以来从未企及的巅峰状态,而萨德尔本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全伊拉克最具权势的人”。不过对于这类说法,伊拉克政府并未予以置评。

萨德尔叱咤风云20年,其政治策略与意识形态均已发生改观,但唯独反美立场未变。时至今日,他仍然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内政的干涉,坚持要求驻伊美军全部撤离。此外,萨德尔主张与伊朗保持一定距离。

萨德尔的支持者在巴格达举行反对驻伊拉克美军游行。

“萨德尔运动”面临执政考验

萨德尔在胜选讲话中称,今后不会容许腐败行为继续存在,将推进改革计划,不会牺牲人民的利益来搞权力平均化。萨德尔表示,欢迎一切外国使团,但他们不能干涉伊拉克的内政。他还提到,从现在开始,一切武器必须收归国家,除国家使命外,任何人不得使用武器,即便是自称“抵抗力量”者也一样。《纽约时报》称,这是在“敲打”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

伊拉克官方数据显示,这次选举,共有来自167个政党、政治实体或独立的3249名候选人竞选329个席位,而此次注册的选民约为2400万人,投票率约为41%(2018年为44.52%)。“德国之声”称,投票率低迷,被视为伊拉克人对美国入侵后引入的民主制度缺乏信心。

根据伊拉克战后各方达成的政治默契,伊政府总理由人口占多数的什叶派担任,议会议长由逊尼派担任,总统由库尔德人担任。反对者批评这种模式导致政治权力被一些政党长期掌控,容易滋生腐败等问题,他们呼吁对此进行改革。本次伊拉克大选首次允许独立候选人参选。

《今日埃及人报》称,虽然拿下了选举,但“萨德尔运动”并不会在政治上一帆风顺,首先是美国和伊朗都不会与其亲近,失去这两个国家支持的伊拉克在国际事务上的孤立可想而知;其次由于“萨德尔运动”获得席位数未过半,仍需拉拢其他党派组建新政府,但伊拉克党派林立,政治势力多如牛毛,利益诉求各异,众口难调,很难被捏合成一个相对利益平衡的执政集团;第三是伊拉克国内经济下滑,失业率居高不下,民生不堪重负,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等,都对即将执政的“萨德尔运动”是不小的挑战和考验。

来源:环时深度观察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