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扶不起TCL的高端屏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 10-0911:43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科技新知,作者丨 主木,编辑丨伊页

TCL和小米的“性感故事”终于要开始了。

早在2018年底,TCL就与小米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能硬件与电子信息核心高端基础器件一体化上展开合作,为此小米拿出1.6亿入股以表诚意,TCL也将智能终端及相关配套业务重组剥离,主攻半导体显示、材料及产业金融。

如今两年半过去,双发的合作更进一步。8月9日双方签署联合实验室合作协议,由TCL华星与小米一起针对行业前沿半导体显示技术开展预研合作,并共同拥有技术成果。

首先,我们无须质疑TCL与小米的合作,一定是一次双赢的机会。小米可以接触更多前沿显示技术,有助于进一步为手机的产品力赋能;TCL也可以赢得品牌认知度和市场份额的双提升。

但需要考虑的是,TCL赢得了以前的自己,但赢得了其他玩家吗?

01、超越三星,但为时已晚

近些年来,国内屏幕面板厂商的崛起,导致LCD国际市场格局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2020年开始,韩国三星、LGD等厂商逐一宣布退出LCD领域,京东方、TCL华星等国内厂商顺势吃下份额,扩张扩产。

截至2021年上半年,中国已经占据全球50%以上的LCD产能,京东方和TCL华星也成为全球最领先的LCD生产商。

超过三星成为业界龙头,这看似值得炫耀,但细细琢磨就会发现,国内屏幕面板厂商的这次超越,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首先是LCD市场的饱和问题。知名机构DIGITIMES预测,由于电视、显示器、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9英寸及以上显示屏平板电脑的需求饱和,从2020年到2024年,全球大尺寸液晶面板的出货量将以0.8%的负复合年增长率下降,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整个下游市场对于LCD面板的周期性需求在未来几年会有所降低,包括京东方、TCL华星在内的屏幕面板厂商会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

而在这种背景下,价格战大概率会继续延续,再加上原材料价格的不稳定,很可能造成增收不增利的窘境。

事实上,受到国内品牌价格战的影响,LCD面板价格目前处于市场最低点,亏损也是历史最高点。三星显示器副总裁崔俊森曾表示,“在过去几年间,全球大尺寸液晶面板市场经历了衰退期,致使我们的LCD业务出现了重大亏损。”

目前来看,在中、大屏市场中,虽然LCD是绝对的主流,但中、大屏市场相比小屏市场周期性持续更长,波动更大,本质上是因为电视面板技术含量较低,IT面板和手机面板相对技术含量更高。

而且依据显示技术的发展轨迹,在主流消费级应用市场,LCD在小屏市场的黄金期预计仅剩3-5年,国内屏幕面板厂商需要把握住这个黄金期,在小屏LCD市场吃饱的同时,研发出更高端的屏幕面板技术。

所以说尽管京东方和TCL华星在LCD领域击败了曾经的霸主三星和LGD,但受限于LCD市场较强的波动性,业务目前还无法看作是一个稳定盈利点。

与主流消费电子企业合作,加速缩小与头部厂商的差距,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举措。

02、联姻小米,挑战韩美财阀

上下游产业链之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常有,但联合成立实验室并不多见。因为这代表着双方虽然能有效分摊研发费用,但无形中也捆绑了在供应链中的关系。

不过,TCL华星和小米,似乎又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同样的敌人,那就是韩国三星和美国苹果。

过去几年,小米以及国内其他智能手机公司高管动辄奢谈对手只有苹果,但结果这些高谈阔论的厂商基本上还是在跟三星带领的安卓内战。

三星之所以能够在全球市场多年处于不败之地,与其完整的产业链脱不开关系。一直处在需求端,站在真正的消费群体里进行研发,才能快速迭代且不愁销量。TCL华星与小米的合作大概率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因为自苹果手机标配OLED后,LCD彻底沦为中低端机型配置,但中低端市场份额已经无限接近饱和,且国内企业在高端机市场举步维艰,行业越来越向着内卷化发展。

根据Couterpoint近日发布的数据:2021年第二季度,苹果以57%的市场份额继续在全球高端机市场霸榜,而小米仅以6%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名,甚至连无法批量出货的华为都以微弱的优势盖过小米的势头,位列第三名。

也就是说,小米和TCL华星面临着同样的困局,冲击高端未果。

此前京东方与华为的合作,使得京东方成功打入高端市场,并且成为苹果供应链的一员,但目前百万级别的月产出与三星动辄上亿片的单品供应量相比,在体量上仍相距甚远。

再看TCL华星,仅有武汉T4一条生产AMOLED面板产线,且当前产量还停留在万级,良品率也停留在70%。

不能不承认,包括TCL华星、京东方在内的国内面板厂商,在韩厂背后亦步亦趋,尽管市场份额逐渐扩大,但在OLED领域中,仍始终无法逾越三星这座大山。

而与国内手机厂商合作,与消费者站在一起,加速更新迭代可能是目前平板厂商唯一的机会。

03、TCL还是追随者

传统意义上,屏幕面板厂商是纯粹的toB企业,照顾好下游终端厂商的情绪就有单可接。但在行业内卷以及用户需求不断苛刻的背景下,行业边界开始出现更强的延展性,在同一领域内部,互联互通成了重中之重。

华为与京东方合作推出折叠屏手机,使其站稳高端市场就是很好的例子,三星能够引领市场也与其在屏幕上做的功课脱不开关系。

同样,屏下摄像以及屏下指纹技术也一样,显示区域和、摄像区域以及指纹解锁区域是一组天然的矛盾,受当前材料工艺的限制,屏下摄像以及屏下指纹必须依靠算法优化来达成稳定的效果,但TCL华星这种屏幕面板厂商显然不具备这样的经验。

因此,与小米合作研发,各自发挥技术上的优势,既可以使小米拿到最新的技术,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产品,也可以帮助TCL华星做出更具竞争力的屏幕面板,提高在市场上的声量。

不过TCL华星走出的这一步,看似走在行业前端,但事实上仍旧是行业的“追随者”。

因为三星本就有智能手机这项业务,并且已经做到了全球龙头,便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收集用户对屏幕面板的反馈,并且有针对性地进行研发、迭代;京东方也在两年前就与华为展开深化合作,使其更靠近C端。

而TCL华星与小米在更深层次上的合作,今年才刚刚开始,并且此次合作TCL即使可以获得更多技术上以及消费者层面的支持反馈,但其本质模式还是属于B2B,不可能完全做到三星那样可以直接对接C端,所以到底能达成怎样的结果,还需验证。

目前无论是折叠屏、屏下指纹甚至是屏下摄像技术,都是三星首发且做到大规模量产,反观国内厂商,一直是在追随三星的脚步,鲜有技术上的创新,所以无论是京东方与华为的合作,还是TCL华星与小米的合作,作为国人都希望能够尽快缩小与三星之间的差距。

业内当下的普遍认知是,OLED取代LCD成为主流指日可待,再往后,MicroLED取代OLED也是终极方案,这就成了主流屏幕面板大厂的发展方向。

TCL华星在死磕LCD的同时,积极升级OLED产业链,并且也在研发MicroLED、MiniLED等技术,但此时的三星在霸占OLED市场的同时已经开始批量出货MicroLED产品,就连京东方也开拓出多条OLED产业链,成为苹果供应商,这样来看,TCL华星与头部的差距还十分明显。

此外,对于TCL华星来说,未来还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资金问题。要知道实现OLED替代LCD的投资额度是超乎一般想象的。

以京东方为例,LCD达到目前的市场规模,投资已经超过3000亿。如果要实现OLED取代LCD,那么生产同样面积OLED面板的投资将达到一个天文数字。此前京东方向合肥10.5代线投资458亿,月产能为120K,玻璃基板面积高过9.9平方米;而京东方投资的AMOLED6代线单条投资高达465亿,月产能不过48K,玻璃基板面板不过2.77平方米。在不考虑切割损耗的情况下,完成这条10.5代线OLED面板的投资金额也将超千亿。

当然,即便前方充满困难险阻,还是希望TCL华星以及京东方等国内屏幕面板厂商,能够在还是OLED的时代,将业务做大做强,并且拿出引领行业的魄力,而非如当下LCD领域这般尴尬,早日从“追随者”变成“引领者”。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