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元支付宝数字火炬炒到300万,大厂NFT终是泡沫?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 10-0910:01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凤凰网科技,作者丨蒋澆,编辑丨赵泽

核心提示:

1.原价39元的2022年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在拍卖平台上的标价高达314.9万。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9块9”的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也被炒到了150万元。

2.尽管支付宝对亚运会数字火炬设置了180天的转增限制期,并强调转增功能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但相关交流群里,有买卖方以线下签署转赠协议的方式继续交易。

3.有收藏人士指出,无论是以太坊交易的NFT,还是二手电商台上倒卖的大厂NFT,现阶段都是炒作。

4.有律师表示,虽然炒作NFT暂无专门规范性法律文件来规制,也没有法律法规直接约束,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由此开启互联网“金融之梦”。

“与炒鞋相比,NFT的虚拟性更凸显了风险”,“原本是用于版权保护的加密技术,现在已经在营销包装和炒作下失去了最初的意义。”

律师和收藏人士不断发出风险提示,直指被炒出“天价”的大厂NFT产品,而这些产品本身并不具备“交易”属性。

日前,在阿里拍卖上,原价39元的2022年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最高标价达到了314.9万元。随后,亚运会火炬的技术提供方蚂蚁链表示,已联合阿里拍卖下架这起涉嫌欺诈的网络交易,并对发起交易的卖家(ID名为“街舞怪才”)进行相应违规处理。

这款数字火炬NFT是支付宝于9月16日发行的首款亚运会数字特许商品,发行量为21000个。“39元、大厂NFT、限量...”亚运火炬一开卖就被抢光,随后几天,在二手平台上这类火炬价格被炒到了几千甚至上万。

尽管支付宝对亚运会数字火炬设置了180天的转增限制期,并强调转增功能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但这并未减少用户炒作的热情。凤凰网科技近日在多个杭州亚运会数据火炬NFT交流群发现,有卖家频繁报价,声称能以转发方式协商买卖NFT。这其中,有卖家表示,火炬价格目前价格是4位数保底,也有人以3000元高价回收8888这类编号的支付宝NFT。

(图:一个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交流群。)

“NFT是真火,但大厂的NFT是虚火,很多都是盲目跟风。”一位NFT玩家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像支付宝、腾讯TME、还有网易等互联网大厂推出的NFT产品,目前都不支持转卖,只能作为收藏,没有任何“交易”价值。

NFT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每个NFT在区块链上都有独一无二的标识,不可拆分、不可替代。从理论上讲,一件普通的产品“NFT化”后无法被伪造,也只能被一位卖家拥有。正是由于这种特性,NFT吸引了各领域的名人。

(图:NBA球星库里18万美元购买的“无聊猿”头像。)

今年以来,在收藏家、名人明星的带动下,NFT屡屡被拍出高价,也掀起了一波波炒作热潮。9月,NBA球星库里18万美元购买一个“无聊猿“NFT头像;国内写实画家冷军被烧毁的画作生成加密NFT后,最终以40万元成交。

NFT火热出圈后,很多人对买卖NFT“一夜暴富”多了几分期望,由此也滋生出许多噱头和泡沫。诸如拍卖平台,以及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些趁机牟利的商家借助包装、拍卖等方式高价炒作大厂NFT产品,而盲目跟风的用户则成为了被收割的“韭菜”。

有价无市的“大厂NFT”,价格狂飙百倍以上

就如同炒比特币、以太币一样,“市场火热、大厂入局、加密货币、高价交易....”这些特性也吸引了一批想通过倒卖NFT实现一夜暴富的投机者。不过,NFT作品价格动辄上万,一些跟风的普通人碍于昂贵的价格,将目光转向了售价便宜,由阿里、腾讯、网易等大厂发行NFT产品上。

于是,大厂NFT产品被投机者疯狂炒作。6月23日,阿里巴巴与敦煌美术研究所联合发布了两款 NFT皮肤,分别为敦煌飞天和九色鹿皮肤,全球限量发行 16000 个(两款各 8000 个)。两款产品标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和9.9元,推出后很快售罄。

(图:阿里发布的两款敦煌艺术NFT皮肤。)

在二手平台闲鱼上,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被炒到了150万元一个。

随后,敦煌飞天和九色鹿皮肤相关商品被闲鱼官方下架。

蚂蚁链官方也发文提醒用户:严禁用户利用NFT进行炒作、场外交易、欺诈等非法方式使用,即使转增NFT也需要持有该作品至少180天以上。

(图:蚂蚁链关于NFT数字藏品的声明。)

180天的转增限制期并不能减少用户的炒作热情。仅两个月后,又一起蚂蚁链NFT产品被炒了天价。9月24日,一名ID为“街舞怪才”的用户在阿里拍卖上将2022年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标价为314.9万元。

凤凰网科技注意到,虽然阿里拍卖以及支付宝官方关闭了这场交易,并发声明禁止炒作,但在一些亚运会NFT收藏群仍有大量的玩家进行高价买卖。在一个收藏群里,不时有卖家发布NFT产品信息:“亚运会火炬3000出,需要吗”,“火炬编号160,开放后就转赠了”。

一名ID编号为81960的卖家向凤凰网科技表示,目前无法直接转让NFT产品,但是他表示可以先交1000元定金签署线下转增协议,等180天后就能进行转增。“等开放后买,价格会更贵,现在无法交易正好低价入。”该卖家还向凤凰网科技出具了线下协议书。

(图:卖家向凤凰网科技出具的NFT转增协议书。)

这种方式看似绕过了发行方的限制,却隐含巨大风险。

凤凰网科技注意到,尽管在NFT群里有诸多卖家表示可以线下签署协议,但这些交易并未成功。“现在是抬价的阶段。”卖家李宇透露,群里的玩家并不是真卖,只是在炒价格,等180天开放后大家才能赚钱。

某种意义上而言,目前大厂的NFT产品属于有价无市。

但在炒作者眼中,NFT后续一定会全面开放交易。

“这真的不用担心,你看现在不开放,我们照样可以转卖啊。”李宇是一名资深的NFT玩家,他从去年底就开始入手NFT产品,现在主要收藏发行价为几十元的大厂限定款。通常,他会提前做好准备抢购NFT作品,然后在二手平台,以及微信群以10倍甚至百倍的价格挂售。

击鼓传花:投机者鼓吹泡沫,跟风者高位接盘

在投资者的肆意炒作下,原本用作收藏的部分大厂NFT,已经变成了“买椟还珠”的游戏。

数字货币圈内人士卢通向凤凰网科技表示,虽然NFT确实具有不可复制、唯一性等特点,但这种唯一性只在以太坊这类交易平台生效,用户也可以手动截图复制这些NFT产品,除非用作商业化才可能被人告侵权。

正因如此,被炒作的大厂NFT实际只是为了拉动价格,推高整体价格让卖家好收割,实际并无“交易”价值。而跟风购买的用户,会因无法转让成为高价NFT的接盘侠。

买家高青春向凤凰网科技表示,自己原本是想购买支付宝发行的刘慈欣签名NFT留作纪念,但由于没抢到,她在交易群商家的鼓吹下,以3000元的价格拿下了这款19.9元的NFT。可由于设置转赠期限,这款NFT现在的所有权还不在她的名下。

“我问过卖家能不能退,但是签订了协议,我需要赔付押金。”高青春表示。

像高青春这样的收藏者并不在少数。有花了数万元投资大厂NFT的用户表示,现在有价无市,很少有人再接手,只能等开放交易。“大概花了5万元收了4张亚运会火炬(NFT),只等亚运会开幕了,祈祷还能涨一波。”

“无法转让,大厂发行的NFT除了收藏之外,基本没有其他价值。”卢通表示,购买能够交易的NFT一般需要加密货币和加密钱包,且价格并不低,在以太坊任何节点开一个NFT,光gas费就需要30美元,这样的门槛足够抵筛选掉90%的人。

(图:opensea交易平台上购买NFT的gas费。)

据了解,gas最初是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实现的用于衡量消息消耗的计算和存储资源。NFT本质是区块链上的一个token(也称代币),token 需要在区块链上进行转移,就需要给链交gas,也就是手续费。对于普通买家而言,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上买入NFT的手续费并不便宜。

NFT收藏家罗宁则指出,无论是以太坊交易的NFT,还是二手电商台上倒卖的大厂NFT,现阶段都是炒作。“原本是可以用于版权保护的加密技术,现在已经在营销包装和炒作下失去了最初的意义。”

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看来,NFT在中国法项下其实是一种权利的凭证,它不一定属于某种权利,可能是一种物权、债权或是其他权利的凭证。从当下实践来看,艺术品首当其冲,NFT利用区块链将数字艺术品和其他收藏品转变为独特、可验证且易于交易的资产。

“与炒鞋相比,NFT的虚拟性更凸显了风险”。肖飒表示,虽然炒作NFT暂无专门规范性法律文件来规制,也没有法律法规直接约束,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由此开启互联网“金融之梦”。

肖飒指出,NFT交易最怕的就是现货变成了期货,只要目的不是为了实物交收或不必交割实物,就有资本化运作之嫌,可能会被认定为“非法期货交易活动”,从而引发《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的刑事风险。

注: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李宇、高青春、卢通、罗宁皆为化名。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