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被做空,贾跃亭的造车梦何以为继?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 10-0909:43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凤凰网科技,作者丨徐硕,编辑丨赵泽

核心提示:

1.沽空机构从多个角度对FF表达了质疑,称“它不过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的桶,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知名的证券诈骗犯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中。”

2.贾跃亭第一时间回应,称做空报告属于冷饭热炒,堪称无稽之谈。FF则称“该报告所述内容严重失实,充满大量误导性信息,缺乏逻辑且无事实依据”。

3.自乐视资金链断裂后,贾跃亭深陷债务危机。有相关人士分析,当FF市值达到300亿美元左右时,贾跃亭有望还清债务。而目前FF股价相较上市当日最高点跌去近60%,市值仅为27亿美元左右。

4.究竟是FF在“裸泳狂欢”,还是做空机构在“博人眼球”?随着交付时间节点的临近,一切将会水落石出。

承载着贾跃亭“翻身”梦想的法拉第未来(简称“FF”)遭遇沽空阻击。

当地时间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针对FF发布了一份28页的报告,从投产能力、资本运作表现、研发投入状况等多个角度表达了对FF公司的质疑,并认为“FF不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

正忙着在中国建厂、吸引投资、招募高管的FF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质疑。

10月8日,贾跃亭回应做空报告:冷饭热炒,堪称无稽之谈。FF相关人士也对凤凰网科技表示,有信心在2022年7月按时高品质交付FF91。

乘着电动汽车的东风,贾跃亭的造车故事还能讲多久尚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的是,除了按计划生产及交付FF91,贾跃亭和FF早已无路可退。

造车梦被阻击,贾跃亭称是冷饭热炒

“它不过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的桶,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知名的证券诈骗犯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中。”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在FF公司的沽空报告中表示,通过现场走访、对公司财务数据以及各项能力分析并结合上市后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等调研后,他们认为FF不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

J Capital Research表示,2021年9月20日FF公司曾发布一份报告称其在制造方面取得进展,但其前工程主管并不认为公司的电动汽车已准备好投入生产。

做空报告还指出,其在8-9月间三次参观FF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并没有发现有任何进展,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仍有工程问题需要解决。但在早些时候,FF却对外承诺要在7个月内重新启动该工厂,并大规模生产电动车。

遭遇做空后,贾跃亭本人回应称,做空报告属于冷饭热炒,堪称无稽之谈。

与此同时,FF对该机构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失望且予以谴责,“该报告所述内容严重失实,充满大量误导性信息,缺乏逻辑且无事实依据”。

FF相关人士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公司自7月22日登陆纳斯达克以来,在量产交付FF91的进程上已在产品力提升、产品测试、供应链、生产制造、销售、业务拓展以及顶级人才招聘等6大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一切都在按照计划高效推进,有信心在2022年7月按时高品质交付FF91。

在9月19日的“未来主义者共创节”上,FF中国区CEO陈雪峰还表示,目前FF91已经在中国收到了400余张订单,全球300台邀约制限量版FF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已经售罄,“FF91对标的是迈巴赫和奔驰S级,销量目标是做到塔尖细分市场的第一名。”

一面是做空机构对贾跃亭和其FF的强烈质疑及不看好,另一方面则是FF在中国和美国市场大肆宣传其开工建厂、频繁吸引投资的消息。但无论如何,在FF91第一款量产车交付前,贾跃亭及FF将不能再通过“画饼”的方式,满足市场和投资者对FF91的期待了。

造车梦招募多位高管,FF中国能否成功“重启”

美国当地时间7月22日,FF通过SPAC方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股票代码为“FFIE”。尽管此次募集资金近10亿美元,但对于总负债额接近6亿美元的FF来说,这笔融资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更何况还要完成后续的新品研发、大规模量产及交付等环节。

不过,贾跃亭对此颇有信心。在上市发布会现场,他曾指出FF的首要目标是把FF91 Futurist这款车按时、高质量的交付,实现对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随着后续车型的推出,FF将成为主流高价值用户市场领军企业之一。”

一个月后,FF发布大规模招聘启事,向全球招募包括制造、工程、供应链、设计、营销、品牌、销售和其他领域的关键人才,并表示“新的招聘将有助于其向2022年交付FF 91的目标迈进。”最重要的是FF还将为中国业务招聘关键职位,以准备在中国市场交付FF产品。

早在2021年3月17日,FF便等来了其中国区CEO陈雪峰,这位被业内称为“最年轻的合资车企中方掌门人”曾是奇瑞捷豹路虎常务副总裁,有着近20年的从业经验,并且先后任职于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等车企。在加入FF后,陈学峰将负责包括相关项目落地、生产策划、本地化产品开发以及用户生态构建等全部FF中国区相关业务,并向FF全球CEO毕福康汇报。

半年后,首次在“未来主义者共创节”上亮相的陈学峰表示,尽管整个电动车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但现在谈论FF的成败还为时尚早,“肯定是起了个大早,但不一定赶了个晚集。”

陈学峰坦言,电动车的核心主战场肯定在中国,尤其是智能网联技术的推广和应用,未来的中国市场也将贡献FF产品销量的近70%。“我们看到奥迪、保时捷、奔驰等高端豪华品牌都在迅速转型,FF在品牌打造上要找到一个怎样的路径,是我们要想明白的。”

在中国区,除陈雪峰外,9月初曾先后任职于长安福特马自达、奇瑞捷豹路虎及福特汽车(中国)的刘玉超成为FF新任中国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向FF中国CEO陈雪峰及全球供应链负责人Benedikt Hartmann汇报;曾任乐视北美总裁、华为欧洲国家区负责人的叶青,目前则负责FF亚洲和中国区域的商务拓展和资本相关工作;曾任百度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和百度云业务董事长的刘辉,目前也是FF董事会成员之一,负责人力资源方面业务。

随着中国区域的“集结”成功,FF表示将提速FF91登陆中国市场的计划。据其披露的文件显示,FF计划在上市后的12个月内,将FF91系列投放到市场,到2025年,FF的B2C乘用车规划还将包括FF81系列和FF71系列。

即便如此,在做空机构此前的报告中,也曾指出根据FF公司自身披露文件,到2024年公司将需要额外14亿美元现金来实现自身财务目标,在大规模筹资及债转股后,可能会导致投资者持有股权被进一步稀释,该机构也质疑是否还会有人愿意给该公司继续放贷。

等待FF的是新转机?还是下一个深渊?

自乐视被爆资金链断裂后,贾跃亭深陷债务危机无法自拔。直到现在,据企查查APP显示,FF公司旗下的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乐视汽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仍在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一栏中。

尽管公开信息中没有贾跃亭总债务的精确数据,但在2020年5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进入生效流程、债权人信托开始运营,FF公司融资的最大障碍得以解除后,据相关人士分析表示,只有当FF市值达到300亿美元左右时,贾跃亭或许才能还清相关债权人的债务。

截至10月8日盘前,FF股价为8.40美元/股,与其上市当日最高点的19.79美元/股相比,已跌去近60%,市值仅为27.25亿美元,不足300亿美元的十分之一。而此时的蔚来、理想、小鹏等后来者们已经相继完成了上市、量产等计划,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显身手。

除此之外,威马、岚图等第二梯队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也紧随其后。10月5日,威马获得3亿美元的D1轮融资,D2轮5亿美元的融资也在签订中,据悉在上市前,威马汽车的融资总额已接近330亿元人民币,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资本运作表现最强势的公司。

市场、资本、玩家们都纷纷给FF释放了一个信号:再不抓紧量产,便将很难获得最后的那张入场券。

为了给市场充足的信心,9月中下旬,陈雪峰公布了FF91量产交付最新进展以及渠道销售策略,“尤其是在与吉利控股的合作上,双方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双方技术团队正在紧密对接,进行平台技术的验收及开发准备。”

而对于业内关心的与珠海地方政府的合作,陈雪峰表示,FF珠海就是注册在横琴岛上的公司,但政府层面相关流程标准还在制定,双方合作还在沟通。

“估计今年就会知道FF总部的落户地点。”有业内人士表示,FF中国正在与包括珠海在内的多个地方政府进行商谈,目标省市已有5-6个,FF正在加速寻找中国总部的落户城市。

针对线下渠道的建设,FF则采取来线上线下融合的O2O直销模式,在线平台、FF自有门店、合作伙伴自有门店和展厅,形成轻资产的销售网络,并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进行FF/FF Par生态旗舰店选址。

看起来一切都在FF的计划之中,但做空机构的报告显示,“8年间,FF公司未能交付一辆汽车并再次表示‘明年交付’,其违背了在美国及中国五个地方建厂的承诺,对于第六个工厂建设也一再推迟。”

尽管贾跃亭表示做空报告是无稽之谈,可随着交付时间节点的临近,究竟是FF在“裸泳狂欢”,还是做空机构在“博人眼球”,一切都将盖棺定论。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