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驾驶再生两起事故:一些先知未补的“系统性漏洞”钛媒体独家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 09-2909:01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距第一起事故发生一个多月后,蔚来又一起NOP事故曝光。

钛媒体APP从蔚来车主叶先生处获悉:8月5日凌晨1点半左右,其驾驶着蔚来EC6在芜合高速(芜湖开往合肥方向)发生交通事故,当时车辆处于NOP(领航辅助驾驶功能)状态下。

事发时,蔚来EC6前后经历了高速路上雪糕筒、水马、水泥隔离栏的三次撞击后最终停下。此次事故中,蔚来EC6全部安全气囊弹出,车主叶先生和儿子遭遇了轻微伤。之后,叶先生与蔚来方面进行了多次沟通,但双方未就赔偿方案达成一致。

9月23日,一位小鹏P7车主通过公开平台曝料称,其在开启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状态下,以120km/h的速度撞到了前方的载物板车,撞击前段没有减速。目前,车主轻微脑震荡,已办理住院。

与蔚来事故纠纷不同的是,小鹏汽车与该车主在28日已经达成和解。小鹏汽车对钛媒体App独家回应称:“对于该起事故,相关部门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客户表示认可。同时,客户对于后台行车数据得出的分析结果也表示认可。目前,该起客诉已经关闭。”

不过,从钛媒体APP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在小鹏和蔚来接连发生的多次事故中,辅助驾驶存在着一系列的“系统漏洞”。从主机厂、车主到直销模式的售后系统,再到辅助驾驶技术本身,都在漏洞之中。但是,无人在意。

辅助驾驶事故连发

在8月5日事故发生前两天,叶先生已经经历过一次惊险的行程。

8月3日,叶先生驾驶着蔚来EC6经过上海的嘉闵高架(最高限速80km/h),当时NOP处于开启状态。由于当天车辆很多,路况非常拥挤,其他车辆均保持着相对低的速度。但是,叶先生发现自己所驾驶的蔚来汽车一直在以较高速度行驶,同时还在出现了异常变道的情况,险些造成撞车。

发现NOP系统不稳定后,叶先生通过蔚来官方客服反映了上述辅助驾驶的相关问题。“当时官方客服也解答不了这个问题,于是我要求蔚来的专业人员来解答这个问题。”叶先生对钛媒体APP表示,但是该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回复,同时蔚来方面还要求其将事发时的视频拍下来传给蔚来工作人员。

2天以后的8月5凌晨1点半左右,叶先生在芜湖到合肥的高速路上,发生交通事故。

“当时该路段很长一段距离均处于修路状态,当天的最高限速是80km/h,蔚来汽车的摄像头也拍到了限速标志,并显示在仪表盘上。”叶先生表示,此时车辆处于NOP状态,但是并没有进行相应的减速,并以约110km/h的速度向前行驶。

叶先生蔚来APP行车数据(1)

叶先生蔚来APP行车数据(2)

根据叶先生提供的视频,撞击发生后,车辆前部撞击严重损毁、前保险杠脱落、前防撞梁严重变形。幸运的是,事故发生时车内安全气囊全部弹出,保护了叶先生和车内的孩子,两人只受到了轻微伤。

同时,钛媒体APP从接近蔚来内部人士了解到,此次事故中叶先生在施工路段驾驶时,存在短时间多次眨眼、疲劳驾驶的情况。事发时,由于车主未能及时判定前方正处于施工状态,导致转向不及时从而撞向了障碍物。

关于上述两点,车主叶先生也表示了认同。“当时是凌晨1点多了,我已经迷迷糊糊了。”

9月23,小鹏汽车也发生了辅助驾驶事故。一位小鹏P7车主,在开启NGP功能后,以120km/h的速度追尾前方载物板车。

根据车主提供的图片和事发前视频,小鹏P7事故发生在13时30分左右,路况和天气条件相比上述蔚来事故更加简单。事发前,处于NGP状态下的小鹏汽车,试图在高速公路的中间车道超过左侧车辆。在刚刚完成超车动作后,小鹏汽车离前方处于低速行驶(时速约60km/h)的载物板车距离已经很近,与左侧车辆的相对距离也不满足变道条件。

追尾发生前段,小鹏汽车未出现减速,车速为120km/h。追尾后,小鹏汽车车头受到猛烈撞击后严重损毁,保险杠脱落、防撞梁完全溃缩、水箱损毁、两侧大灯损毁、引擎盖掀起。按照车主的说法,与蔚来事故发生后客服主动联系车主不同,从下午1点半事发到第二天早上,小鹏客服自始至终没有主动与车主沟通。

辅助驾驶的“系统性漏洞”

从小鹏和蔚来接连发生的多次事故来看,辅助驾驶中存在着一系列的“系统漏洞”。

首先,叶先生遇到的两次车速异常,均与蔚来NOP未能及时根据路况信息调整车速有关。

蔚来官方信息显示,2020年10月,蔚来通过FOTA正式推送了NIO OS 2.7.0版本。新版本在现有NIO Pilot动辅助驾驶系统的基础上,增加了Navigate on Pilot(NOP)领航辅助功能。NOP在Pilot功能已实现的巡航车速控制、车距保持、转向辅助和转向灯控制变道功能的基础之上,车辆将综合道路限速和环境感知等信息,智能调节自身速度。

蔚来官方同时也强调,在使用NOP的过程中,如果车主发现交通状况、道路环境或车辆状况不适宜使用NOP,或者一些非预期的加减速、变道等情况,请立即接管车辆。

但是,按照叶先生的说法,在购买NOP服务时,蔚来方面没有向其传达任何需要注意的事项。在事发后,蔚来官方却告知其“NOP不是自动驾驶,而是辅助驾驶”。同时,叶先生在未能做到“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发现路况不适宜开启NOP,并得知车速异常后,也未能及时、主动接管车辆。其次,在此次叶先生的事故中,NOP在临时修路的高速场景中,也未能做到自动降级并及时调整车辆速度。

反观小鹏汽车的事故,其搭载的NGP功能,英文全称是Navigation Guided Pilot,即自动导航辅助驾驶。2021年1月26日,小鹏汽车通过OTA推送给小鹏P7用户NGP,该功能可以基于用户设定的导航路线,实现从A点到B点的自动导航辅助驾驶。

按照小鹏官方描述,在功能上,NGP覆盖了自动超车、自动限速调节、最优车道选择、自动切换高速公路、自动上下匝道、变道自动紧急避让等场景。

而在本次事故中,小鹏NGP在完成自动超车的同时,没有留出充足的转向空间,也未能在前方出现障碍车辆后及时减速,从而导致了追尾事故。此外,车主在这种情况下,也未能做出及时接管车辆的反应。

多重因素下,小鹏、蔚来最终发生车祸。

根据钛媒体APP获得的《道路交通责任认定书》,交警方面在叶先生此次事故中认定:叶先生是因遇操作不当,与高速公路中央隔离墩发生刮擦碰撞,引发交通事故,应负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受访者供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事故前,叶先生曾就车速异常、NOP系统不稳定等问题多次联系过蔚来方面,要求专业人员向其解释系统异常的原因。此后,叶先生一直没有得到准确的回应,直到事故发生。7天后,“美一好”品牌创始人林文钦驾驶蔚来汽车再次发生事故,不幸离世。

事实上,除了上述关于辅助驾驶技术本身的漏洞、蔚来NOP交付时未能明确提示风险的漏洞以及车主的不规范驾驶,还存在着与网约车平台三年前类似的“顺风车式漏洞”。

三年前的“顺风车事件”警醒了整个网约车行业。两个涉嫌杀害女乘客的顺风车司机都曾在案发前,因骚扰乘客而被举报至客服系统,但网约车平台未给予足够重视,间接导致了短时间两次悲剧的接连发生。此次顺风车事件,引发了公众对网约车平台一味追求扩张而忽略自身产品问题的声讨。

随后,顺风车业务进入了长达一年的安全整改期。

回看蔚来NOP两次事故以及小鹏汽车的此次事故,辅助驾驶相对于汽车行业而言,就像当初顺风车模式相对于传统出租车行业,都属于一个全新的业态。新的业态下,不管是产品和服务,都必然面临新问题。

如果能在售后客服系统增加投入,在事前做到充分沟通。比如,当叶先生提出疑问后,客服迅速联系到专业人员,明确告知“NOP在特定场景下可能无法正常工作”、“车主应该时刻注意车辆的接管提醒”,并将反馈结果及时给到事主以及更大范围的蔚来车主。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避免之后林文钦悲剧的发生。

而在小鹏事故中,车主显然并未意识到NGP在进行自动超车行为,依然要做好随时接管车辆准备。同时,事故发生后,小鹏汽车相关客服人员也未能在第一时间联系事故车主,导致车主与主机厂之间一度处于失联状态。

纠纷持续,更多辅助驾驶车还在路上

事故发生后,叶先生曾与蔚来方面就赔偿一事进行过沟通,但未能协商一致。叶先生主张“退一赔三”的诉求,能否被支持还未有结论,双方的纠纷仍在持续。而在小鹏汽车的事故中,双方已经达成和解协议。至于和解的具体内容,车主表示“无法透露”。

这再次提示了辅助驾驶目前面临的一大行业困境:责任难定。在以往的多次类似纠纷中,不管是交警方、第三方检测机构,还是法律法规的设立上,均没有行之有效的检测方法和标准。

“实际上,不管是智能汽车还是传统的燃油车发生复杂事故,责任都很难界定。只不过,随着辅助驾驶的应用,责任认定就更加困难了。”国际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FISITA)主席、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TASRI)院长赵福全对钛媒体APP表示,对于整车企业来说,在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没有出台前,要自证清白就需要不断更新、保存车辆行驶中一段时间内的数据。

同时赵福全认为,盲目地对产品(辅助/自动驾驶)担忧就会阻碍技术的发展;盲目地信任就会导致事故的发生。而整车企业要对产品的能力和范围界定清楚,在产品交付的时候也要解释清楚。

事实上,蔚来、小鹏在林文钦事件后,也进行了关于辅助驾驶的用户教育。

8月26日,蔚来在车主服务群公告称以推送了NIO Pilot功能学习视频链接。完成10道题目问答后,用户可以获得200积分奖励。

8月31日,蔚来发布了全新的 NIO OS 3.0.0系统。该系统新增了驾驶员紧急辅助(EDA)功能:在Pilot/NOP状态下,系统将通过驾驶员状态检测摄像头、方向盘扭矩等持续检测驾驶员对车辆的控制能力。同时,动紧急制动AEB范围从原来的8-85km/h调整为8-130km/h。

小鹏汽车则是将“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改成了“智能辅助驾驶系统”。

用户教育与纠纷还在继续,而越来越多的辅助驾驶汽车也在持续不断的进入市场。根据工信部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8月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180万辆,同比增长1.9倍。

就在9月,小鹏还推出新款车型P5,首次搭载双激光雷达,智能辅助驾驶系统适用范围从高速/快速路扩展到了城市道路;特斯拉则抛弃了激光雷达方案,选择纯视觉的摄像头方案来达到辅助驾驶的效果,这又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行业的各路玩家还在朝着各自方向前进。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辅助驾驶汽车被开到路上,汽车这个存在了近百年的出行工具,已经发生了根本属性上的变化。用户、汽车、主机厂,三者之间的关系因为辅助驾驶这一技术的存在,将变得越来越紧密。同时,整个汽车行业的生产系统、交付系统、售后系统,都将面临重构,类似“顺风车式”的系统漏洞也会接踵而至,客服系统只不过其中的一小部分。

重构之下,不论是蔚来、小鹏,还是其他的新造车势力,亦或是传统的主机厂,都应在新能源风口下寻找出路的同时,为车主留下一条出路。面对技术,主机厂和消费者都还有很多可以做但没有做的功课。(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饶翔宇,编辑/项欧、葱葱)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