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为弟追凶24年:途中曾被拐卖 找到嫌疑人却未被起诉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 09-2616:39封面新闻官方帐号

封面新闻记者石伟 邵阳报道

44岁的李海玉和20多条流浪狗共住在没装修的二层砖房里。她曾想过把杀害弟弟的“凶手”骗进来,用这些狗去复仇。

她已记不得自己哪年结的婚哪年离的婚,却清楚记得2016年夏天第一次见到“凶手”易某华(为户籍姓名,本人以易某青自称)的情形,“我咬着舌头保持淡定,跟他搭讪加微信。”她也清楚记得,2019年3月5日易某青在微信上承认身份。

1992年底,9岁的弟弟焕平在湛江被雇工易某华带走,3个月后家人在甘蔗地发现疑似焕平的尸体。1997年,年仅20岁的李海玉开始踏上追凶之路,24年间被人骗过钱,被老乡拐卖到山区,丈夫也与她离婚,父亲郁郁而终。

2020年5月易某华落网曾供认杀害焕平,但因证据丢失,找不到当年埋葬的尸体,无法确认死者,易某华被释放。现在,李海玉的追凶路还在继续“我也想过正常人生活,但使命未达成停不下来。”

案件回顾

9岁弟弟被拐走杀害 嫌犯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李海玉家有5个姐弟,姗姗来迟的弟弟聪明乖巧。

1992年,李海玉15岁,和姐姐在湖南邵阳老家读书。前两年,父母到湛江承包甘蔗地希望发家致富,之后将弟弟带到当地就读。

易某华旧照

1992年底,一个自称名叫易某青的邵阳老乡流落当地,被李家雇请成为甘蔗工。“那时候砍一天甘蔗挣5块、8块的。他干了一个月休息了两天,算工资是要扣两天的钱,于是发生了争吵。他跑到学校,说我妈病重把我9岁的弟弟带走了。”

3个月后,警方在学校不远的甘蔗地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那时候父母担心老家孩子,妈妈回来找我们,不在当地。三姐、表哥和父亲去看尸体,已经认不出来面目,眼睛被鸟啄了,衣服是弟弟的,大拇指扭曲的特征是弟弟的。”

李家人将尸骨葬在一棵大树旁,等待日后迁回老家。因担心李海玉和妈妈的身体,家人没告诉她们焕平已经遇害,只是私下继续寻找易某青。

警方对易某青进行通缉,迟迟未有结果。从1997年开始,李海玉走遍云贵川和江浙两广,终于在2016年找到名为易某青的男子,并在2019年确认其身份,只不过其户籍登记的姓名为易某华。也因为此,警方的通缉一直未能奏效。

2020年易某华落网,供认曾杀害李海玉的弟弟焕平。后因证据不足,以及无法找到死者尸骨,易某华被释放。

追凶之路

她曾被拐卖后逃脱 网聊三年确认嫌犯身份

1997年,李海玉辍学到广东打工,见到邵阳口音的人就套近乎,听说谁见过易某青就套信息,再利用休息时间或请假外出寻找。“我专门看破案剧,学习找人的办法。去过云贵川和江浙,学会了四川话和粤语,从不跟人起冲突免得惹事。但还是吃过不少亏。”

有人假借提供消息从她这里骗钱,最多曾骗走6000元。25岁那年,一个老乡带她去找弟弟,将她带到广东一山村。听到对方与农户交谈中说,把她2000元卖给农户当儿媳。“我假装听不懂粤语,趁他们晚上吃饭喝酒的时候从二楼跳下来,路上偷了辆自行车跑了。”

为了省钱,她经常睡在别人的屋檐下或者公园石凳上,在盲目无头绪的寻找中落下风湿病。直到2016年,他终于以工友妻子身份找到易某青的老家并与之照面。“我咬着舌头强迫自己淡定,怕他发现我的身份。然后套近乎加了微信。”

之后,她又查到该人户籍信息登记名为易某华。因警方多年按照“易某青”的名字搜捕无果,李海玉难以确定两人为同一人。

易某华承认,两个名字都是他本人。

她利用女性的便利与易某青网聊三年获取信任,易某华外出做工程时经常把自己定位发给李海玉。她获取地址后,会悄然跟过去在附近逗留几天,“不能让他发现,我就远远盯着他怕他逃脱。”直到2019年3月,充分信任之下的易某青在微信上告诉李海玉,两个名字都是他,易某青是曾用名。

易某华落网时照片

李海玉随即将情况通报给警方,易某华于2020年5月落网,并供述杀害焕平。在当时报道中,易某华曾忏悔称“对不起那个孩子,被抓是一种解脱”。

父亲临终流泪让她坚持

她因追凶荒废生活与丈夫离婚

看到媒体的报道,李海玉不相信弟弟已经遇害。

“我幻想过弟弟突然带着孩子回来,孩子们叫我姑姑,那多开心啊。我花光积蓄盖了两层楼,想给弟弟留个家,想亲口跟他说一句终于找回你了。这一切都在7月8号破灭了。”李海玉说,当地警方按照李家提供的地址组织挖掘,没能挖到当年埋的遗骨。

2020年7月8日,湛江警方挖掘现场

“警方撤离后,我哭着喊弟弟,用手在地上继续挖了好久。三姐告诉我弟弟当年确实遇害了,埋遗骨的位置多次重新种树,又修路,找不到准确位置了。”李海玉说,她每天努力睡觉做梦,想梦到弟弟询问他到底在哪,但一直没梦到。

“今年春节我去湛江,晚上睡在公园,梦到弟弟背对我,伸手喊我。我使劲也看不到他的脸,我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他长啥样。弟弟在梦里告诉我他在一个桥边,三姐却说那里距离当年埋骨的地方很远,不太可能。”李海玉说,至今她还是经常梦到弟弟喊她。

从1997年到2019年,李海玉经常外出寻人,丈夫带走女儿与她离了婚。她记不得哪年结的婚,哪年离的婚。“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妈妈能不能回来陪我学习。听得心疼。出事后爸爸在海南漂泊几年,打工不要工钱有饭吃就行,他是在逃避。回来之后郁郁寡欢生病去世,临终前流泪摸出遗书,说相信会水落石出,让我一定要找到易某华。”

李海玉说她年轻时也挺漂亮,这些年变得黑瘦黑瘦,痛苦的时候用烟头在手腕烫了不少疤。“我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停不下来,使命没完成。”

易某华被抓获半年后获释回家。

“他跟村里人说警方抓错了。检察院给我的不起诉通知书里说证据不足,只有易某华的口供,证人只能证明他骗走了我弟弟,证明不了他杀了人,当年的现场物证丢失,现在又找不到尸骨,证明不了尸体是焕平,证据链不完整。”李海玉说,得知这一消息后经常失眠,还曾接到陌生电话威胁,也有陌生人加微信,说“即便杀了你弟弟又怎么样,警察还不是把我放了。”

这些相关证据,李海玉说因为维修手机已找不回了。

嫌犯妻子称“即便做了这么久也说不清了”

姐姐坚持继续追凶

“易某华为啥落网后承认杀了焕平,还对着媒体忏悔。证明不了当年尸骨是焕平,那他是谁。能证明易某华带走了我弟弟,那他把我弟弟弄哪里了。这些都没说清楚。”李海玉说,她曾悄悄到易某华老家但没见到人,只听附近村民说曾见他在街上跟人聊天,说警方赔偿了他2万元。

9月24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易某华家。这处村落距离李海玉家有40分钟车程,门前那口池塘已经干涸。2016年李海玉就是在池塘边蹲守堵到了易某华。

附近人家都盖起了两三层洋楼,隔壁的洋楼正在施工,易家还是一栋老旧的一层平楼,空落落的房间没有什么家具。被问起他的名字,邻居都沉默或者说不认识。

易某华的妻子见有人上门,略微慌乱后诉苦称,易某华获释回家后外出打工了,他早些年外出包工程欠下百万债务,被抓后曾常有债主上门,自己日子过的很苦,房子也是最差的。

“他做了什么都不跟我讲,我要养三个孩子,现在即便是他做了这样的事,找我们也没办法。”易妻称,孩子也不是没可能因为生病死亡,或者是别人做的,如果是易某华做的,时间太久了很多事说不清,法律已经将他放回来,希望大家都能遵守法律给出的处理。

湛江市检察院《不起诉决定通知书》

湛江市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后,李海玉向广东省检察院提出申诉。9月1日,广东省检察院回复称,已受理申诉并申请调卷,将在收到调卷材料后移交办案部门办理。

“我曾经想过私人报仇,训练了一批狗,想把他引诱过来,让狗去替我报仇。”李海玉说,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些想法,相信法律能给她公道,她会继续坚持到凶手伏法。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