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杀妻抛尸”案庭审:死者母亲放弃赔偿,只求判决被告死刑

新京报

发布时间: 09-2519:39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据梁悦的泰国朋友江敏从警方处了解,被逮捕后卢某非常冷静。面对警察询问,卢某一口承认,“我知道我杀了人。”但他拒不承认蓄意谋杀,坚称是“失手杀人”。卢某把黑色行李箱扔到海里后,在海边的小店里点了一份炒饭、一瓶啤酒,坐了一个多小时,确认海边没人后才离开。

泰国杀妻案在线庭审现场。视频截图

全文3637字 阅读约7分钟

9月22日至23日,泰国春武里府法院对中国台湾男子杀害广东籍妻子并抛尸一案进行第三次开庭审理,国内原告方6位证人在广州远程视频出庭作证。6位证人讲述了被卢某诈骗的经历,以及在杀害死者廖佳后,卢某如何假装死者与死者母亲发信息、从死者手机偷盗死者金钱等情况和过程。

廖母当庭表示,放弃之前向被告要求的400多万人民币赔偿,只求法官判决被告死刑。

法院首次在线跨国审案

廖佳的6名亲友在广州通过跨国异地连线的方式参与泰国春武里府法院的庭审,分别是廖佳的母亲、两位闺蜜许馨和梁悦、两位与被告卢某有经济纠纷的廖某好友,和在泰国帮助廖佳亲友报警的江敏。

春武里府法院庭审现场出庭的人员有法官、书记员、被告2位律师、检察官,及受害人家属代理律师方文川及律师助理章红媛,被告通过视频在监狱出庭。

章红媛表示,由于这种刑事审理方式在泰国极为罕见,春武里府法院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跨国审案,电子设施都是临时的,信号断了三四次,影响审理进程。

2020年1月10日,泰国春武里府班海滩边发现一个装有女尸的行李箱,经调查死者是广东籍女子廖某,其中国台湾籍丈夫卢某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

2020年4月3日,泰国检方以杀人毁尸灭迹罪等向法院提起刑事立案。

2020年9月和20201年5月,该案在泰国春武里府法院两次开庭。庭审中,尸检医生在庭审时证明,死者廖某是被绳子活活勒死的,而且相信死者死亡过程非常痛苦。被告人律师知道这些情况后,劝说卢某承认检察官起诉他的蓄意谋杀罪行,但卢某否认蓄意杀人,坚称是过失杀人。

此次是该案第三次开庭,章红媛律师表示,第四次开庭时间是2021年10月12日,调查该案的负责警官出庭作证。

证人指控被告多次骗钱

在庭审中,首位证人张某称,卢某曾向他出售某歌星来深圳演唱会入场券,共计费用32000多元。事后一直未收到演唱会入场券,费用也未归还。张某提供了他与卢某相关微信对话证据。

卢某给出的解释是,他已经把钱打给演唱会的票务公司,是票务公司没有出票。

第二位证人陈某出庭作证时,讲述了自己因代购向卢某汇款4万元人民币,同样是财物两空。

“这两位证人作证是为了证明,死者廖某帮这些受害人向被告卢某追讨债务,是卢某杀害廖某的主要原因之一。”章红媛说。

同日出庭作证的廖佳闺蜜梁悦对记者表示,卢某多次借助廖佳的人脉骗钱。“从一开始认识他,就是骗财、骗结婚,骗生小孩。”

比如,卢某以2020年大年初一带廖佳22个亲戚到泰国旅游为由,拿走旅游经费9万多。当时卢某发了某航空公司的航班号,表示已经买好了机票。事发后,亲戚打电话给航空公司,得知那个航班并没有22个亲戚的买票信息。

卢某还以请泰国师傅做法事、祈福等理由,从廖佳的亲朋好友处骗钱。事发之后,被卢某诈骗的亲朋好友主动联系梁悦,加上廖佳在国内贷款借给卢某的20万元,卢某总共诈骗廖佳亲朋好友大概有60万元,证据已经全部交给律师。

章红媛表示,由于两日的庭审时间有限 ,再加上需要大量翻译工作,只准备了部分证据提交给法院,钱款加起来有20多万元。

梁悦与廖佳合伙开美容院,廖佳的月收入大概有3万到5万元,经济独立。因为做生意讲诚信 ,廖佳的朋友圈很广,卢某经常让廖佳帮其在社交平台发布各种名牌衣服鞋包的推广,帮他招揽生意,卖出货物的钱款廖佳转给卢某。但后来廖佳的朋友们发现收到的是假货,卢某给出的理由是发货时被人掉了包。

卢某曾说有好友从意大利回国,可以帮忙代购名牌。梁悦和许馨都跟卢某订购了一款名牌包,总价七千元。卢某说一个月内包就能到,给了两三次快递单号。其间以机场下大暴雨,货物进水一直拖到两个月后。“事情出了问题,他都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梁悦和许馨实在等不到只能退货,出现假货和收不到货的情况,都是廖佳主动出面垫钱把钱款退给朋友们。

面对证人的发言,卢某辩解称,“我没有骗你们钱,我只是没有空回复你们。”直到后来廖佳出事,他本人被逮捕,事情也没有了下文。

或因担心身份曝光而下狠心

章红媛表示,第二天庭审,闺蜜许馨提到,廖佳说如果卢某不还钱,就去报警。卢某怕报警会把他在泰国非法滞留的身份曝光,被泰国移民局遣返回中国台湾接受审判坐牢,所以下狠心杀廖佳。

据中国台湾媒体报道,2015年,卢某因涉嫌欺诈、伪造文书,当年6月潜逃泰国。南方周末报道,卢某至今仍被台北、新北和桃园“地检”通缉。

廖母出庭时情绪几乎失控,后来经过律师和法官安抚,她才平定下来。廖母当庭表示,放弃之前向被告要求的400多万人民币赔偿,只求法官给予被告死刑判决。

两天的庭审,梁悦看到屏幕前的卢某面无表情,比之前在照片里见到的瘦了一大圈,以前皮肤很白的,现在很黑。

在第一天的庭审中,卢某一直低着头,没有抬头去看屏幕里的证人,就连律师拿出证据时,卢某也没有抬头。“很冷漠的、满不在乎的样子,看不出他有一点后悔。”

第二天庭审中,卢某才正视面前的屏幕。“这个人真的很可怕,他说所有话都很淡定。甚至于廖佳遇害之后,他还跟廖母聊微信骗她,说他们已经到中国台湾了,在移民局扣留着,跟没事人一样。”梁悦说。

她提到,两日庭审中,卢某唯一承认的就是廖某死后,他确实骗了廖母,“他说因为自己太害怕了。”

章红媛说,屏幕里的卢某看起来是很平静的,说话声音很大,拒不认罪。但明显比原来瘦了很多,下巴很尖,脸上有非常疲惫的感觉,眼圈很黑,“我感觉他表面上很平静,但内心是恐惧的,他可能知道这次躲不过去了。”

章红媛说,“对死刑判决,我们还是挺有信心的。”

“有计划地预谋”

2018年11月,廖佳与闺蜜许馨去泰国芭提雅旅游。回国前,卢某用微信“附近的人”功能添加廖佳为好友,从此二人相识。

2019年1月,网聊两个月后,廖佳飞去泰国跟卢某见面。见面3个月后,2019年4月,卢某带廖佳到春武里府的政府机关登记结婚,此时廖佳已经怀有二人的孩子。

章红媛称,庭审时被告辩护律师表示,卢某在泰国的签证过期,已经在泰非法滞留5年,所以拿不到结婚证。但当时卢某把廖佳骗到一个登记结婚的政府部门,还说花了大概6万元走后门拿的结婚证。“廖佳到死的那天,都以为他们是合法结婚的。”

廖佳以每月一次的频率,往返于中泰两国。2019年下半年,廖佳发现卢某经常不兑现承诺,“这个人不知道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的。”而且因为在国内借贷款给卢某借钱,她每个月背着近两万多贷款,加上车贷房贷近三万。她曾对梁悦说,卢某也不还钱,她的经济压力很大。

坐完月子一个半月后,廖佳独自回国。卢某经常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说小孩生病哭闹。2019年12月28日最后一次飞去泰国,廖佳说,“我要跟他分开,这次过去是讨债的,还要把小孩带回来。”

出发前,廖佳统计要向卢某讨回30万到40万元。亲友猜测,卢某或因为无力偿还才起了杀心。

1月6日,卢某谎称在美国的妹妹打了5万美元给廖佳,还提供了一张汇款单。而廖佳人在泰国,没办法查到国内账户进账。甚至在事发后,梁悦与廖母到达泰国见到卢某父母,老人说卢某是独生子,并没有妹妹。“说的所有话都是假的。”

1月8日中午11点多,梁悦收到廖佳的消息,说坐当晚的航班回国,但此后不回微信,却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去中国台湾的动态。卢某给廖母的解释是二人去中国台湾,被扣押在移民局。拖延到1月11日,梁悦和廖母都无法与廖佳取得正面联系,二人发现事态严重,找到泰国朋友江敏帮忙报警。

1月10日,一个黑色行李箱出现在泰国春武里府班海滩,里面有一具蜷缩着的女尸,她的手脚被绳子绑着,头部被黑色塑料袋蒙住。通过女尸的纹身和衣物,廖佳的亲友确认她已经遇害。

章红媛说,经过泰国警方调查结果显示,1月6日,卢某去买作案工具,有34厘米的刀、自锁式塑料扎带、黑色塑料袋、黑色行李箱。1月7日,带廖佳入住了度假村的房间,也就是后来的作案场地。1月8日,对死者动手。“他非常有计划地预谋,订的度假酒店是单层的,因为方便他把车尾后退到房门口,往后车厢装行李箱很容易。他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

至今想起来,梁悦都不敢相信这么残忍的事发生在自己朋友身上,“缓不过来,根本睡不着。”甚至事后梁悦登录廖佳的微信,看到转账记录,发现卢某案发后把廖佳微信里的余额和信用卡里的钱都转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据梁悦的泰国朋友江敏从警方处了解,被逮捕后卢某非常冷静。面对警察询问,卢某一口承认,“我知道我杀了人。”但他拒不承认蓄意谋杀,坚称是“失手杀人”。卢某把黑色行李箱扔到海里后,在海边的小店里点了一份炒饭、一瓶啤酒,坐了一个多小时,确认海边没人后才离开。

事发后,梁悦和许馨还有廖母一起前往泰国卢某家接回小孩。江敏从泰国警方处得知,卢某被抓后,他的父母没有任何经济能力,甚至连吃饭都要靠隔壁邻居来接济,之后已被遣送回中国台湾。

(文中廖佳、梁悦、许馨、江敏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乔迟

编辑 袁国礼

校对 李立军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