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侠完成“历史使命”了吗?

中工网

发布时间: 09-1514:32中工网

原标题:新版《天龙八部》黯淡收官,曾是“收视密码”的金庸剧热度不再(引题)

金庸武侠完成“历史使命”了吗?(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最新版《天龙八部》近日收官。截至9月14日16时,该剧豆瓣评分为3.6分,在该网站收录的六个版本《天龙八部》剧集中评分最低。

在网络时代,一部作品最糟糕的待遇或许还不是口碑差,而是热度低。根据灯塔数据,2021版《天龙八部》在腾讯视频播出期间,播放量从未在该平台登顶——罪案剧《扫黑风暴》、甜宠剧《你是我的荣耀》、家庭剧《乔家的儿女》、冒险剧《云南虫谷》均比它更受欢迎。

曾是“超级IP”的金庸剧,今日缘何遇冷?记者就此采访了知名文化学者、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费勇。他认为,金庸武侠作品或已完成其“历史使命”——为几代中国人进行传统文化启蒙,在挖掘出新的价值之前,已无需再拍更多金庸剧。

新版《天龙八部》海报

糊透了?金庸剧热度不及甜宠剧

长达50集的2021版《天龙八部》从8月播到9月,却并未掀起太大水花。根据中国视听大数据的统计,该剧8月28日至9月3日在央视八套的收视率为0.947%,低于同频道的《扫黑风暴》《代号·山豹》《理想之城》,也低于央视一套的《花开山乡》《筑梦蓝天》。

在视频平台,《天龙八部》的数据同样不理想。该剧于8月14日在腾讯视频独播,首播当日播放量仅为937.18万,成绩远不及同样在该平台独播的《扫黑风暴》和《你是我的荣耀》:当天是《扫黑风暴》上线的第6天,该剧单日播放量1.25亿,高出《天龙八部》十多倍;迪丽热巴和杨洋主演的爱情电竞题材剧集《你是我的荣耀》上线第20天,单日播放量超过7100万。新版《天龙八部》的热度甚至还比不上一部在多平台播出、口碑平平的都市剧《我是真的爱你》,后者当日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为1818万,是《天龙八部》的两倍。最终,这部由于荣光执导的最新版《天龙八部》在首播日仅位居腾讯视频播放量排行榜第四位——这说明,根据金庸经典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已不再像过往那样受到关注和欢迎。

在后来的播出过程中,《天龙八部》也没能凭口碑逆袭。上线一周后,该剧单日播放量被口碑上佳的正午阳光新剧《乔家的儿女》超越。8月底9月初,根据《鬼吹灯》系列改编的《云南虫谷》上线,《天龙八部》一度跌至平台单日播放量第五名。

选错人?33岁“神仙姐姐”被指拉胯

在为2021版《天龙八部》打分的3.35万名豆瓣用户中,多达56.3%的人打出了一星最低分,20%的人打二星,13.6%的人打三星,分别有6.4%和3.7%的观众打出四星和五星。随着分数从低至高,打分人数依次减少,整个评分图像呈现出低分作品常见的“L”形。显然,大多数看了新版《天龙八部》的观众对该剧质量都不那么满意。

在对《天龙八部》的批评中,被提及最多的就是“选角拉胯”。譬如,在各个版本均备受关注的“神仙姐姐”王语嫣,在最新版中由中国香港女演员文咏珊扮演,但不少网友认为其气质不够古典,扮相缺乏“仙气”,眼尾两条长长的黑眼线尤其扎眼。还有网友以刘亦菲16岁出演2003年版《天龙八部》为例,指出让33岁的文咏珊来扮演不谙世事的“神仙姐姐”原本就并不合适。

杨佑宁扮演的新版乔峰同样未能讨好观众。整部剧的第一场戏便是乔峰的闪亮登场——辽军骚扰大宋边境百姓,乔峰从敌人刀下勇救小孩。这场戏不长,却存在两个明显的槽点。其一,蒙面的乔峰在小孩母亲致谢时,一把揭开面巾,骄傲地自报家门:“在下丐帮乔峰!”有网友点评:“就看这个开场,新版乔峰格局小了!”其二,作为《天龙八部》里武力最高人士之一,乔峰却在对战几个普通辽兵时颇花了些招式。有网友吐槽:“看得出导演是想让乔峰有个浓墨重彩的出场,可惜分寸没拿捏好,现在我只觉得乔峰功夫不行。”

此外,顶着厚重斜刘海的段誉、扮相被指像“东厂公公”的慕容复,也被认为颠覆了部分原著粉心目中的俊雅公子形象。

玩创新?结构“魔改”丢失原著精髓

对几位主角再不满意,多数理性的观众依旧承认,新版《天龙八部》的失败并不能全怪演员。事实上,原著粉更难接受的是该剧对金庸原著的“魔改”。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所用的写作手法,是让三个命运和个性截然不同的主人公“各表一枝”,因此乔峰、段誉、虚竹在原著中是先后依次登场的。但在2021版《天龙八部》里,“北乔峰”“南慕容”却在第一集就直接见面比武——主人公早早出场更符合一般电视观众的审美习惯,但这也令原著的艺术魅力大打折扣。对此,豆瓣网友“点与线”表示不满:“金庸写天龙八部时用了一种‘王不见王’式的布局,书过五分之一才通过段誉视角引出突然现身的乔峰,随后迅速展现连续高光;书过五分之三才在众人千呼万唤中带出慕容复,随后次次办事拉胯高开低走,这都是有精心设计的。”

此外,该剧在部分情节和细节上的流俗与失误,多少显露了剧组在创作时不够走心。譬如该剧第一集就安排了段誉不小心对钟灵“袭胸”的恶趣味情节,被不少网友批评“太油腻”。更惊人的是“段誉尿裤子”梗:段誉第一次见王语嫣十分激动,他被人拉开后,镜头竟专门特写了地面上疑似“尿渍”的水痕。此外,剧中部分台词犯了低级错误,譬如甘宝第一次见段誉时情不自禁询问段正淳近况,说的却是“家父身体可好”,有网友吐槽:“连‘家父’‘令尊’都傻傻分不清楚,还想改编金庸经典?”

豆瓣网友“十三”认为:“文学影视剧翻拍是常态,但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翻拍和魔改也要遵守故事创作的基本原理。新版《天龙八部》之烂,不是因为它跟经典版本不一样,而是因为它的人物、叙事、结构烂得一塌糊涂!”

学者观点

年轻人不喜欢金庸剧,反而是件好事

近十年来共有八部金庸剧跟观众见面,但除了2017年的《射雕英雄传》,其余作品的豆瓣评分均未超越7分。与口碑同步下滑的还有金庸剧的人气,即使是豆瓣评分高达8.0分的2017版《射雕英雄传》,也未能再现金庸剧曾经引发的全民追捧狂潮。

1983年黄日华、翁美玲版本的《射雕英雄传》,1994年马景涛、叶童、周海媚版本的《倚天屠龙记》,1995年古天乐、李若彤版本的《神雕侠侣》,1997年黄日华、陈浩民、樊少皇、李若彤版本和2003年胡军、林志颖、高虎、刘亦菲版本的《天龙八部》……这些金庸剧都曾成为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美好记忆。但在今天,曾经手握“收视密码”的金庸剧为何辉煌不再?听听知名学者费勇的观点。

羊城晚报:金庸小说和金庸剧集曾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特别火,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费勇:金庸出生在内地,后来去了香港,在那里创作武侠小说。所以他的作品里有着很深的乡愁和对中国文化的情感。也正因为此,这些作品最初打动了很多身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以及海外的中国人。

对于内地的读者和观众来说,我们最早接触金庸大约在改革开放初期。当时很多人对传统文化了解不深,所以很受震撼,比如我个人第一次读金庸小说的时候就非常着迷。我一直觉得金庸很了不起,原因就在于几代年轻人通过他的作品认识了中国传统文化。对很多我这样的“60后”来说,金庸的小说改变了我们过去对传统文化的偏激认识,让我们认识到传统文化里其实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羊城晚报:但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对中国传统文化不陌生了。

费勇:没错,现在的年轻人对传统文化很亲近。他们喜欢中国美学,会穿汉服,也会追国潮。近几年来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那就是金庸已经成了一个很怀旧的名字。我们想起他,通常会联想到一段曾经看金庸小说或金庸剧的岁月,但在今天的年轻人生活里,你很少再能看到金庸作品的影子。事实上,金庸剧之所以在21世纪初还有一定热度,譬如张纪中拍的那几个版本当时还有不少人看,或许也是靠“60后”“70后”“80后”的情怀在支撑。

羊城晚报:金庸作品是否有时代性?

费勇:是的。金庸的作品曾经让人看到美好的中国传统,看到中国人琴棋书画的艺术生活。金庸的故事里还有很多美好的山河,他写云南大理,也写大漠戈壁,写内蒙古和新疆,也写江南和广东……这就是为什么曾经无数海外游子都是金庸迷的原因,因为金庸给了他们一个记忆里的祖国。哪怕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这些描述也是很宝贵的。因为我们小时候没机会到处旅行,也是通过金庸的作品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人们跟传统文化的源流又接上了,年轻人也可以“说走就走”,他们读金庸就不会有我们过去的那种激动和共鸣了。

羊城晚报:所以可以说,金庸的作品已经“过时”了么?

费勇:或许不叫“过时”,而是金庸作品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它曾经以一种雅俗共赏的方式,帮我们保留了很多美好的中国记忆。但随着中国的经济繁荣和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的丰富,它注定会退出历史舞台,毕竟这代人拥有的好看好玩的东西太多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年轻人不喜欢看金庸剧,这反而是件好事。

羊城晚报:金庸剧还需要再拍吗?

费勇:或许过个十年二十年,它会被挖掘出新的价值。但就目前而言,我觉得确实已经没有必要再拍了,再拍也只是徒劳。对于曾经的金庸迷来说,改编也很难再讨好到他们。你怎么拍出金庸笔下的小龙女呢?太难了。就像陈晓旭版的林黛玉再好,她也不是真正的红楼梦里人。

羊城晚报:那么,金庸作品应该以怎样的方式继续存在?

费勇:以经典的方式存在——既然是经典,就总会有人看的。我个人去年还买了一套新版的金庸作品全集呢,而且类似的收藏我已经有好几套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