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游戏IP或将消失……那些年,我们一起玩过的实况足球

慢新闻

发布时间: 08-1319:24重庆晚报慢新闻官方帐号

周末晚上,电视机前“进球”的你笑得“花枝乱颤”,大声自夸:凌空抽射,好漂亮!丝毫不顾忌旁边尴尬赔笑的朋友;电脑前,大师联赛低成本签下“妖人”,半个赛季数值便蹭蹭上涨,半夜三更你拿着手柄笑出猪声……

如果你是个女孩,如果你不是球迷,如果你不玩游戏,那么也许完全无法明白这些场景的意思。但如果你恰巧是一个实况足球的拥趸,那这些,就是你青春中难以忘记的回忆!

《实况足球》对于80、90后的男生来说,是与《恐精英》、《星际争霸》、《魔兽世界》一样的经典游戏IP,但近期,游戏厂商KONAMI官方正式宣布,《实况足球》(以下简称《实况》)系列将更名为《eFootball》,成为一款只有数字版的免费游戏,并登录多个平台。消息一出,很多拥趸都认为,实况足球这个陪伴我们20多年的游戏IP,将从此不再,有媒体甚至用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这样的标题。

从游戏发展的角度,我们无法对指责厂商,但从青春回忆的角度,这却是一个让“老男孩”悲伤的消息。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回忆,那些年我们一起玩过的实况。

《实况》电竞世界冠军:

使出“迷踪步”夺冠,那是最难忘的记忆

秦源达是中国实况足球(PES系列)第一人,也是唯一获得过实况足球电子竞技比赛世界冠军的中国人,秦源达1985年出生,从小在渝中区七星岗长大,是个典型的重庆崽儿。可以说,是《实况》成就了秦源达。

秦源达回忆,自己和《实况》的渊源要追溯到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和当年在国内如火如荼的甲A联赛时期。那时,看比赛,在街头巷尾踢球,成了少年秦源达的主要娱乐方式。进入高中之后,一款叫做《实况足球》的游戏吸引了秦源达。那时还没有网吧,但有很多玩PS2的游戏厅,在游戏厅中,他第一次玩到《实况足球》。

“当时觉得做得太好了,好像真把足球的世界搬到了荧幕上。”于是,他疯狂地喜欢上了这款游戏,并很快展现了自己的天赋。他在就读的复旦中学里成了实况足球的绝对冠军,打遍全校无敌手。

之后,他不再满足单纯的和朋友PK,开始尝试各种职业或半职业的比赛。秦源达说,2006那场半决赛,是他终身难忘的场景。那一年,在IEST 2006 世界总决赛小组赛阶段,他一路过关斩将,以2胜1平的不败战绩顺利出线。

半决赛阶段,秦源达遇上了当时号称世界最强的实况选手——ESWC 2006世界冠军法国人Bruce。在主场被对手顽强地以3:3逼平、在客场开局仅15分钟就被Bruce先进一球的情况下,秦源达使出了招牌动作“迷踪步”。

“这可以说是当时那一代游戏的小错误,被我发现并炼成了独有的招数。”迷踪步是他自创的“独家秘笈”,其他国家参赛选手当时甚至根本没见过这个动作。他解释说,就是在后拉球的同时,接射门,然后立即取消。此时,画面上的球员会短暂地闪烁。

伴随全场观众的惊叹和对手Bruce的错愕,秦源达在上半场的最后关头扳平了比分。下半场,他连入三球彻底将Bruce击溃,昂首挺进最后的决赛。决赛中,他战胜了队友宋显智,一举登顶世界冠军,走上电竞生涯的巅峰。

秦源达说,实况足球对他来说,的确有着非凡的意义。但他坦言,《实况》大约从2010年开始,因为设计团队的变动等因素,作品水准下滑比较大导致被EA公司的《FIFA》系列逐渐赶超。他个人也已经转到《FIFA》项目,复出后加入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参加相关的电竞赛事。

此次更名,他认为从游戏厂商和游戏发展的角度,网络化、免费化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游戏公司不应当轻易地改名。毕竟“实况足球”的名号,拥有太多的记忆,也拥有很多的粉丝。

秦源达玩实况手游 记者 任君 摄

媒体编辑兰鹏:

一场正常比赛,让我背了十年“黑锅”

兰鹏给自己的标签是“不玩游戏”,在接触实况足球之前,他是一个球迷,但却从来与电子游戏扯不上关系。

他记得,大约15年前,他在杂志的编辑部上完夜班,旁边几个同事围坐在电脑前,拿着手柄大喊大叫,好奇的他上前一看,屏幕上竟然是一场足球赛的画面,还是自己最喜欢的AC米兰。

“这是啥子哟?”

“实况足球撒,来来来,一起耍嘛!”

两句简单的寒暄,他就成功入坑。兰鹏回忆,最为足球迷,当时可以称得上逼真的画面,熟悉的球星,每个不同的球员还有完全不一样的速度、技术、射门力量。这瞬间让他不能自拔。

作为文科生,兰鹏不懂电脑,为了打实况,他专门找同事帮他买了一张显卡,然后请同事到家里帮自己装好。装好显卡,两人便立即鏖战到半夜。因为刚接触实况不久,他还是一枚菜鸟,即使选出球星云集的意大利国家队,还是被朋友用韩国队狂虐7个球。最后,朋友丢下一句话“看嘛,2002世界杯,韩国也不一定是靠黑哨赢的。”

为了提高水平,兰鹏开始苦练技术,每周,几个朋友都会相约到某人家中“打联赛”,四个人围在一台电视前,煞有介事地划上积分、进球表,可以忘情地玩上一个通宵。

有一次,朋友决定来一次“小赌”,积分最低的请大家吃“九村烤脑花”。最后一场比赛他对战朋友“鸡蛋”,因为积分排名第一,他已没有请客风险。但“鸡蛋”积分倒数第一,但只要本场获胜,就能超过倒数第二。

下半场最后10分钟,兰鹏1球落后,但获得了单刀机会,鸡蛋大喊:“这个球你不进我给你买华子。”兰鹏说,自己当时虽然一愣,但还是认真地面对门将推射,但门将神奇地将球扑了出来。

最终,鸡蛋赢了比赛,还兑现了诺言买了华子。但因此遭殃的另一位朋友,虽然愿赌服输请大家吃了饭,却怨念极深地给兰鹏安上了打假球的名头。一说就说了10几年时间。

“上次聚会,他还在埋怨,但我确实是没有放水!”

PES2021或许是最后一代以实况足球命名的游戏 网络图

00后大学生李岱芸:

更喜欢实况手游,满足儿时的球星梦

对于00后玩家,他们接触到的实况足球,和80、90后也许又有所不同。

李岱芸是一名00后在校大学生,他回忆说:“第一次接触到实况足球,是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的前一天。”那天下午,李岱芸的表哥带着11岁的他,在电脑上玩了一下午《实况足球2008》,逼真的3D游戏画面给他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让他初次体验到了操控球员在绿茵场上驰骋的快乐。但自己真正痴迷实况足球,却是大学的时候玩的《实况足球》手游。

“刚开始特别痴迷实况足球手游时,我每周都会和室友联机对打。”李岱芸说,他和室友高天一都是学校足球社的成员。读大二时,高天一组建了学校的实况足球手游战队,还带领战队参加过实况足球手游内的战队联赛。直到现在,除了游戏大更新的特殊情况之外,战队每周周五都会组织战队赛,成员们基本上都会在线参赛。即使是空闲时间,他们也会在战队微信群里面会交流战术、分享经验,过程中还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除了手游端,李岱芸也玩电脑端的《实况足球》,但大多数时候他都玩单机模式。然而此次实况足球的换代,不仅将以定期更新的方式取代以往的年度付费,玩家获得免费的年度赛季更新,游玩模式上还将不含任何离线单机内容,单机模式会以DCL形式发布。

在李岱芸看来,科乐美这一次换代,除了将游戏本体免费之外,同时还开放了手机端、电脑端和主机端的互通权限,更加方便所有平台的玩家进行线上对战,但这同时也意味着降低了游戏的难度与要求,对于足球游戏新手来说是件好事。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李岱芸认为,科乐美游戏本体免费,于是赚钱点将变为通过推出各种卡种,变着花样让玩家氪金,有一定可能走上腾讯的“老路”。

“不管实况足球为何原因转型换代,它依旧是陪伴我童年的第一部足球游戏。”李岱芸感慨,不管是线下踢足球,还是线上在虚拟球场操控球员,热爱足球这项运动都是他的动力来源。

实况足球带给球迷们的,从来都不只是纯粹的游戏体验,还有在无限接近于真实的虚拟绿茵场上,满足他们童年时怀揣着的那一个个球星梦。

上游新闻记者 彭光瑞 实习生 王丹钦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