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全媒+丨亲历者讲述:郑州京广北路隧道惊心一小时

新华网客户端

发布时间: 07-2520:37新华网官方帐号
03:55

新华社郑州7月25日电 题:亲历者讲述:郑州京广北路隧道惊心一小时

新华社记者李亚楠、袁月明、李亚光

事情发生过去了4天,亲历者杨俊魁和侯文超能够比较平静地讲述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那惊心动魄的一个多小时。

7月20日以来,郑州持续遭遇罕见暴雨侵袭,当日16时至17时,郑州市一小时降雨量超过200毫米,京广快速路隧道出现车辆及人员被困险情。

杨俊魁是一位网约车司机,侯文超则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他们当天都沿着京广快速路从北往南走。

当天下午4点左右,大约也就是郑州最强降雨开始的时段,杨俊魁和侯文超进入了京广北路隧道。

“当时隧道里车比较少,很快就到了南部的出口。”杨俊魁回忆说:“那时大概4点10分,雨下得很大,隧道里没什么积水。”

差不多相同时间,侯文超也被堵在了南出口的斜坡。

京广北路隧道全长约1.8公里,靠近郑州火车站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车流量大,平时容易产生拥堵。

“10分钟就移动了一两个车位的距离,再有20分钟,基本没有移动。”杨俊魁说,这期间,雨势加大,4点30分左右,水开始由南往北向隧道里灌。

这时,杨俊魁听到有人喊,“都下车,赶紧下车,有危险。”还有人在敲车窗,喊人下车。

很快,杨俊魁的车里就进水了。“水流速度很快,感觉车子一晃一晃有点飘。”大约4点40分,杨俊魁果断弃车,和其他人一起往前走,并敲窗喊人下车。

杨俊魁估摸自己后面有40辆到50辆车,前面有150辆车。下车后,大家互相搀扶着往高处走。

侯文超是更早意识到危险的人,他知道水漫到一定程度,就打不开车门了。当水漫到车门下沿位置的时候,他就赶紧下车,并招呼周围的车主一块出来。

“我后面的车相对较少,一招呼大家就出来了,喊不出来,就敲门敲窗。”侯文超回忆。

“有一位老太太不愿意下车,说孩子刚买的新车,我说,现在命要紧,还要什么车,最后和家属把她硬拉了下来。”侯文超说。

侯文超说,我的出发点很单纯,“让他们能意识到危险,赶紧逃生,否则,因为我不喊,出现了伤亡,我会非常痛心。”

即使下了车,还是有人遭遇险情。杨俊魁回忆,往外撤的时候,看到两男三女在一辆快被淹没的车旁呼救。没有多想,他把手机交给同行的人,就跳下水游了过去。

他将三个女子推到车顶和车门旁。“先让她们抓住东西,不要很快往下沉。”

但很快,水势加大,车辆开始下沉,几个人又没了落脚之地。杨俊魁拖着其中一位黑衣女子游到隧道边抓住一根管道。

幸运的是,两位男士会狗刨式游泳,其中一位男士救了一位女子到安全地带。陆续又有其他人加入救援,将剩下那位女子也救了上来。

等到杨俊魁和黑衣女子被人拉上去后,“隧道已经满了,是一条河,瞅不到头。”杨俊魁说。

关于隧道多长时间被淹满,杨俊魁的回忆和侯文超的回忆基本吻合。他说,从他下车到隧道被淹满,大概是半个小时。“我往外撤的时候,身后应该没有人了,那个平面基本是一条河,要有人在那动的话,应该会看到。”

上岸后,杨俊魁歇了大约10分钟恢复体力。“看到水里没有人了,我才离开,我大概是最后走的了。”他说。

事后,有人将杨俊魁救人的视频发到网上,刚高考完的儿子看到后,问是不是他。他这才给儿子和妻子讲述了当时情形。

7月21日,郑州市组织了多台“龙吸水”大功率水泵对京广快速路隧道内积存的雨水进行抽取。目前,抢险救援人员仍在争分夺秒对京广北路隧道进行清淤和消杀工作。

这条隧道终将恢复往日繁忙。不过,这场暴雨灾情中的惊魂时刻,将会长久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