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河决堤口下的村庄:1000多人深夜在暴雨中临时大撤离

潇湘晨报

发布时间: 07-2509:27潇湘晨报官方百家号

图片浚县的抢险现场。受访者供图

决堤来得太突然了。

到7月22日,雨连下5日,鹤壁市浚县彭村年壮的村民,包括60岁的赵国喜,都在白杨成林的卫河大堤上守着,不停地巡堤,并试图修补在当天下午5时出现的渗漏险情。在一个洪水并不多见的北方村庄,他们很少经历这样的时刻。

起初出现渗漏的是卫河左堤彭村段提灌站附近的涵洞,那是他们平日里为引卫河水灌溉庄稼地而修建的。他们费尽心思地堵想住那个漏洞,晚饭时分,有人一度以为渗漏堵住了,但“吃完饭回来那个地方就不行了”。

卫河水涨得飞快,最终把大堤“憋开了”,在场者回忆,大概是晚上10点钟,天色已经黑透了。

一切都在预料之外。

赵国喜不曾想到,卫河大堤会在北岸决口,但是洪水还是从决口处涌向原本不属于蓄滞洪区的村庄。

对这个豫北村庄来说,防洪是一件有难度的事。往年汛期来时,他们也会组织防汛,但卫河水往往涨得并不凶,甚至有农民在河道里种上了庄稼。人们回忆,上一次卫河发洪水是1996年,村庄并无大碍。25年后,面临一场持续的暴雨,沙袋与防洪桩等物资的准备也并不充足,村民只好从村子里临时找来装粮食的袋子,在堤后装填泥沙。

那天晚上的当务之急是封堵决口。

村民用电锯把堤上的白杨树锯断,想把树桩打进洪水里,并未奏效。决口越来越大,最初只有两三米宽,后来被洪水越撕越大,达到40米。“如果物资充足,也许(一开始)能够堵住。”赵国喜说。

洪水经此决口,不断地涌向卫河西岸被黑夜笼罩的村庄。有人想用收割机去填,后来填上去的是多辆装满石头的后八轮工程车,每辆车载着10余吨石子,但前几辆车一填进去,就在被冲开的决口处消失。“急征钢筋、焊工,焊成刚钢筋铁笼用于堵决口”的消息一度在网络上盛传。

决堤后,村里开始在广播中正式通知,在村村民紧急撤离,来不及就往高处走。

关于撤离,村民没做太多准备,没提前把家具搬去二楼,没提前将粮食挪到高处,没有提前往外疏散,甚至卫河东岸蓄滞洪区的亲友还选择到彭村附近避难,“他们觉得我们这里是安全的。”赵国喜说。在此之前,村里也通知村民,可以先上大堤避一避,部分村民在当天吃过晚饭后离开村子里,站上大堤,但村子里仍有不少人。

而在卫河东岸,位于卫辉市柳围坡、长虹渠等蓄滞洪区的村庄,早在7月20日、21日,就提前组织村民撤离,只留下年轻力壮的人守堤。

与彭村隔河相望的兰庄村,就在蓄滞洪区内,1300余常住人口在大雨中撤离。一位生于1980年的兰村人告诉记者,过去的40年,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时刻,他很早就知道这片土地是蓄滞洪区,但从来没有用上过,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种着花生、玉米、按时播种,按时收获。村子离卫河不过一堤之隔,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担惊受怕。

兰庄村民在卫河洪峰来临前,就转移到附近地势更高的安置点,或者城镇上的亲友家,尽管有人在不舍中离开,但转移还算有序和安全。彭村则没这么顺利。

村民赵国发在夜色中冒险回到村庄,临时把电视抬到二楼,将冰箱放置在高处,但家里一辆面包车他没办法,只能泡在水里。而后他在大堤与村庄之间跑了3趟,转移了家里的6口人。第一趟接两个老人,他看到父母坐的那艘救生艇上,坐着七八个老年人。第二趟、第三趟,他才送孩子和媳妇出去。

周遭一片漆黑,人们打着手电筒,7月23日凌晨两点多,转移仍在暴雨中进行着。1000多人转移到了大堤上,少量行动不便的老人暂时留在村子里的楼房高处。附近的其他村子,得知卫河决堤,也开始转移。

这样的临时大撤离,是彭村人始料未及的。

彭村是个因板材加工生意而富裕起来的村庄。不少村民在家里开着木材加工厂,平常日子里,他们从外地拉回木材,削成白花花的薄木板,再制成各式各样的门板、三合板、床板等等。而如今,这些东西都泡在洪水里。

赵国喜在彭村开着自己的家庭农场的,承包了120余亩土地,仅大棚韭菜就种了30亩,还有几十亩花生和玉米。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如今正赶上花生开花下针期,种得更早的花生已经开始结果,玉米是麦子收割之后种进去的,尚未抽穗。而他刚从40亩麦地里收上来的4万多斤麦子,还堆在家里没卖。

赵国喜说,有人刚收购了数百吨新麦,存放在村子的粮库里,悉数被泡,村里还有养百余头羊的养殖户,他不知道那些羊是死是活。

就这样,1000多人在卫河堤上度过了揪心一夜。

图片堵决口的救援队在抓紧时间补充体力。

他们没看到洪水是如何一点点把村庄和田野淹没的。赵国喜听见有人夜色里在哭泣,更多的人议论着,“彭村完了”“这一年白干了”。他来不及难过,巡堤依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彻夜未眠,很多人都彻夜未眠,而大堤上成群的蚊子在咬着他们。

没人能在这样的夜晚睡得好,不少人披着雨衣在大堤上站了一整夜,很多人没能吃上饭,人们把仅有一些点心留给抗洪的人。“只能吃上两块点心,填不饱肚子。”参与抗洪的村民说,等天亮之后,他们才配着矿泉水啃上方便面和馒头。

天亮之后,人们才发现,眼前宛若汪洋大海,附近的侯村、寺南等许多村庄都沦陷了。

更多的救援力量已经赶来彭村决口处,试图堵住涌入村庄的洪水,部队官兵、大型铲车、挖掘机都来了,卡车拉着钢筋铁笼也来了。到7月24日中午,赵国喜在河堤看到,决口处尚未合龙,但明显小了些,卫河水位也下降了一米多。截至目前,暂无人员伤亡情况报告。

在河堤上放眼望去,彭村的蔬菜大棚在水中露着白顶,玉米只冒出秆尖,花生地消失不见。一位开车带着妻儿离开的村民说:“一个好好的家园没了。”彭村就这样“牺牲”了。有人去了县城亲戚家,也有人转移到新镇镇的第一中学北校区避难。

冲锋舟在7月23日天亮后再次开进村子里,将深夜没能涉水转移的老人接走,前去救援的人挨家挨户喊,“还有人没有,有人没有”。除了汽艇发动机的声音,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洪水里,还能听得到不知是谁家的猪在嚎叫。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