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双减”政策落地: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 07-2515:01界面新闻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记者 | 查沁君

编辑 |

1

7月24日,新华社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

《双减》对机构资格审批、上市融资、超前超纲教学、教育收费、未成年人学校保护、暑期托管、课后服务等方面做出严格规定,对于校外培训的监管方向进一步明确。

值得注意的是,该文件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文,重要性可见一斑。文件第28条还明确显示,教育部、宣传部、网信部、工信部、财政部、市场监管部等多达十余个部门联动强力执行。

《双减》目标是“1年内有效减轻、3年内成效显著,人民群众教育满意度明显提升。”

从今年5月《双减》意见审议通过,到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以及课后服务的深度推进,无一不在传达着国家对于教育行业乱象整治的决心,整个教培行业必将迎来大洗牌。

界面教育通过梳理《双减》文件,提炼以下核心要点:

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

《双减》文件第13条显示,坚持从严审批机构,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

所谓“非营利性”,即举办者不得取得办学收益,办学结余全部用于办学,这意味着,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利润或将极大程度上被限制。

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在日前多鲸举办的教育论坛上也表示,“目前的监管已进入一个严肃性、常态化、强控制的阶段。所有K12教培机构要接受一个现实:毛利率只能达到社会平均收益率,过去60%的毛利率不太可能。”

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双减》文件第13条还对上市融资做出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

相比今年5月21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提到的“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更为严格。

此外,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已违规的,要进行清理整治。

资本市场最早做出反应。网传《双减》文件流出当日,美东时间7月23日收盘,教育行业三巨头股价受重挫,好未来(NYSE:TAL)暴跌70.76%至6美元/股,高途(NYSE:GOTU)下跌63.26%至3.52美元/股,新东方(NYSE:EDU)跌54.22%至2.93美元/股。

其中,好未来市值蒸发93.654亿美元,约合606.9亿元。高途市值蒸发15.514亿美元,约合100.5亿元。新东方市值蒸发59.476亿美元,约合385.45亿元。

三家公司市值一天之内共蒸发约1092.85亿元。

“传几大概念股已经要求主动退市或剥离上市公司的学科培训业务。”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日前告诉界面教育。

在他看来,“这对中国教育概念股肯定是很大冲击,但也在意料之中,遏制过度逐利,禁止随意资本化,民办幼儿园已经禁止上市,但如何退出,还需要在维护企业合法权利的同时,设计妥善的退出路径。”

此外,对于作业帮等传闻上市的K12教育独角兽而言,其上市通道或已被堵死,而这些巨头背后的大投资方们也栽了个大跟头。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猿辅导共完11轮融资,2020年的总融资金额达到32亿美元,估值也从2018年12月F轮融资后的30亿美元,飙升至170亿美元。背后的投资方包括从A轮开始多次加注的IDG资本、以及腾讯投资、高瓴资本、经纬中国等。

作业帮也完成8轮融资,其在2020年完成E、E+两轮融资后,估值攀升至110亿美元。背后的投资方包括从A轮开始多次加注的红杉资本中国、GGV纪源资本、阿里巴巴、高盛、Tiger Global等。

但对于当下的教育公司而言,其面临的核心问题可能并不在于何时上市,而是如何转型成功。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王津婧日前在接受界面教育专访时曾提到:“其实,如果创业者的政治嗅觉相对较高,早就开始转型了。我了解到的大部分(教育公司)3月份就已经开始转型,猿辅导的转型速度是非常快的。”

据王津婧透露,“起码他们的新产品都已经要出来了,而且可能跟它原本做的产品不太像。”

但是,猿辅导即将推出的新产品能够多快以及多大程度弥补其核心业务的损失,还要打一个问号。

节假日、休息日、寒暑假不得组织学科类培训

《双减》第14条明确,严禁超标超前培训,严禁非学科类培训机构从事学科类培训,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组织学科类培训。

教师方面,培训机构不得高薪挖、抢学校教师,从事学科类培训的人员必须具备相应教师资格,并将教师资格信息在培训机构场所及网站显著位置公布。不得泄露家长和学生个人信息。

此外,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这对提供拍搜业务的作业帮、猿辅导旗下的猿题库、以及好未来旗下的题拍拍等,将造成不小影响。

《双减》第15条明确规定,聘请在境内的外籍人员要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

“VIPKID非常危险,转型K12也没成功,还是远程外教的授课模式,政府哪一天对外教动手,它就死掉了。”此前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就曾对界面教育说道。

王津婧也认为“VIPKID、51talk等远比K12机构脆弱得多。”据她了解,还会有新的政策针对少儿英语机构。“我觉得头部K12机构不会有人挂掉,无论是从它的反应速度、投入,还是现金流、产品组合,K12是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的。”

坚决禁止为推销业务以虚构原价、虚假折扣、虚假宣传等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依法依规坚决查处行业垄断行为。

线上培训要注重保护学生视力,每课时不超过30分钟,课程间隔不少于10分钟,培训结束时间不晚于21点。

做好培训广告管控,确保主流媒体、新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和网络平台等不刊登、不播发校外培训广告。

不得在中小学校、幼儿园内开展商业广告活动,不得利用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教材、教辅材料、练习册、文具、教具、校服、校车等发布或变相发布广告。

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各种夸大培训效果、误导公众教育观念、制造家长焦虑的校外培训违法违规广告行为。

坚持校外培训公益属性,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通过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等方式,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进行风险。

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

引导学生自愿参加课后服务,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对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学校应提供延时托管服务;初中学校工作日晚上可开设自习班。

教育部门要征集、开发丰富优质的线上教育教学资源,利用国家和各地教育教学资源平台以及优质学校网络平台,免费向学生提供高质量专题教育资源和覆盖各年级各学科的学习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外,对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参照本意见有关规定执行。

“这次监管,有关部门至少要获得表面上的规范,不会再允许机构大发展。因为与之对应的是家庭教育支出负担。国家此轮治理也是基于减轻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培训机构要基于此进行政策理解。”熊丙奇对界面教育说。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