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开幕式幕后大还原:一部无比狗血的「职场日剧」

体育产业生态圈

发布时间: 07-2416:32体育产业生态圈官方帐号,优质体育领域创作者

昨天,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开幕式的开场表演只有40分钟,与以往精彩绝伦的开幕式表演比起来,东京的这次展示看起来稍显黯淡。

但是在了解了幕后的故事后,我们释然了。原来在奥运开幕式的背后,竟然是一段涵盖了行贿抄袭、职场霸凌、歧视女性等全部桥段,跌宕起伏程度堪比黄金档日剧的跨年度大戏。

文/ Kelly

题图来自olympics.com

01

负面新闻不断的「阴间」开幕式

昨晚,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在东京新国立竞技场举行,没有观众的奥运会开幕式显得有些冷清。

五年前的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东京八分钟」给很多人都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日本人当时运用AR科技,引入二次元角色等文化IP,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富有科技感的日本。也因此,许多人都对东京奥运会原本的开幕式充满期待。

东京八分钟,安倍作为「马里奥」出现

然而疫情之下,奥运能顺利举办已经实属不易,开幕式表演的质量可以说是和之前的期待相去甚远。开场的现代舞、抽象派艺术……虽然官方「贴心」地安排了情怀满满的二次元歌单和漫画对话框的国家名牌做彩蛋,但是吃瓜群众看完可能只有一个感觉:看不懂

中国奥运代表团按照五十音图的顺序,于第110个入场,旗手是朱婷和赵帅。

最后,伴随着无人机从东京奥运会徽变换成地球的样子,会场响起了《Imagine》,几位演员变换出了50种图标的造型,人们终于能看到了一些期待中富有科技感的开幕式的影子,只是这场表演已经将要接近尾声。

有人或许对这个开幕式很失望,因为在开幕式直播期间,有10万多人打开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视频;也许有人想起了拉高人们期待的「东京八分钟」,想象着平行时空中本应精彩绝伦的表演。

但其实,直至开幕前一天,我们依然能听到关于开幕式的负面新闻。

开幕式前三天,开幕式作曲者小山田圭吾因被扒出曾经霸凌残疾人主动辞职,关于他负责的其中四分钟开幕式音乐,东京奥组委也明确表示将不会再使用。

开幕式前一天,开闭幕式演出导演(Show director)小林贤太郎因为在曾经当搞笑艺人时拍摄过以犹太人被屠杀为历史背景的段子而被辞退。

人们不禁为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捏了一把汗,其实就在开幕式前几个小时,仍有不少人在怀疑,奥运圣火到底能不能顺利点燃。

其实,奥运开幕式前的负面新闻绝不只有这两件。

尤其是在研究了近一年的开幕式新闻之后,我们发现看似光鲜的开幕式背后竟然是一段涵盖了行贿抄袭、职场霸凌、歧视女性等全部桥段,跌宕起伏程度堪比黄金档日剧的跨年度大戏。

02

曾经星光熠熠的导演天团

奥运会的开幕式,是一个重要的,对外展示本国文化的窗口,导演的选定都颇有讲究。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纪录片《张艺谋的2008》一开头就讲了,早在开幕前两年,北京奥组委就给「国师」张艺谋颁发了聘书。

东京奥组委也遵循了这个规则,早在2018年,他们就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了开幕式导演组的人选。可以说光看导演组中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就让人对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充满期待。

东京奥运会原导演组(记住这张图,要考)

日本国宝级狂言师野村万斋,将担任综合统筹。狂言是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野村万斋是其中一个名门的继承人。除此之外,野村万斋也活跃在大银幕,他演绎的《阴阳师》中的安倍晴明深入人心,羽生结弦也曾多次向他取经。

野村万斋饰演的安倍晴明

电影《寄生兽》的导演山崎贵,负责奥运会开幕式。

山崎贵(左)与野村万斋、佐佐木宏在发布会上

广告导演佐佐木宏负责奥运会闭幕式,他曾是「东京八分钟」的导演。

著名音乐人,「苹果女王」椎名林檎担任音乐总监。

椎名林檎

著名编舞师,同时也是优秀的舞台导演MIKIKO担任总编舞,「东京八分钟」和著名电音组合Perfume的舞台都是由她一手打造。

《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片尾恋舞也出自MIKIKO

除此之外,团队中还有《你的名字》的制片人川村元气,著名广告导演菅野薰,投身于公益事业的残疾人创意导演栗栖良衣。

但是在三年之后,这八个人却没有一个人还留在团队中,当初的「梦之队」最终还是「一地鸡毛」。

03

频繁换人,一件靠谱事都没有

根据《周刊文春》的报道,东京奥组委内部的一位干事曾向文春爆料:奥运筹备组的工作效率极低。

因为直到2019年6月,原定的奥运开幕式前一年,东京奥组委仍然没有交出一份关于开幕式的具体方案。

起初,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是山崎贵,但是由于他个人的电影拍摄进度问题,无法全身心参与到开幕式的设计,因此他主动退出团队。于是,开闭幕式总导演就成了总负责人野村万斋。

据爆料,野村万斋当时提出了一个宏大的方案:镇魂与重生,主要是围绕2011东日本地震的灾后重建,结合传统文化,展现奥运精神。

但当时的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不同意,并提出了一些他自己的想法:比如「茶室在天上飞」、「用气球组成哥斯拉观赛」……野村万斋觉得这些想法很难实现,并且没什么实际的意义,两人的意见难以统一。

于是,森喜朗使出了自己的权利,将野村万斋降为挂名的顾问,野村万斋不再参与相关事务,直至去年12月,原定八人导演团队正式「解散」。

但是,当时(2019年)国际奥委会给出的的Deadline就在眼前,总得有人出来做事。

这时,MIKIKO临危受命,接下了这个烂摊子,力挽狂澜重写方案。她的创意设计是一份核心为「与运动员一起同行」的方案,意在使用最先进的技术,以女性舞者为主,向世界展示东京的街道和风土人情。

据说国际奥委会对这个方案非常满意,开幕式很快就进入到排演阶段。并且,MIKIKO凭借自己的人脉和确实优秀的方案,还吸引到了动画监督大友克洋和任天堂董事长宫本茂,他们都表示会参与到开幕式制作中。

此时,MIKIKO的团队已经扩大到500人。

《文春》曝MIKIKO方案的封面

听上去本应该是非常完美的一场开幕盛典,然而,奥运会的延期就像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在被疫情笼罩的这一年里,开幕式团队内部又出了许多「Drama」的事。

去年年初,MIKIKO的好朋友,有过多次合作的菅野薰,在东京奥运会最大合作方:电通的内斗中落马。因为被指控「职权骚扰」,菅野薰卸任了奥运企划组的职务,与他共同担任CG故事创作的团队也因此离开。

《文春》曝MIKIKO原计划用马里奥介绍竞技项目

这时,佐佐木宏作为电通「内斗」中胜利的一方出现了。作为和森喜朗关系密切的电通高管指定的人选,作为残奥会开幕式导演的他也开始介入奥运会开幕式的事务。

佐佐木宏在开幕式项目中「只手遮天」,先是对身障女导演栗栖良衣进行职权霸凌,对栗栖良衣的身体残疾带有歧视色彩。

然后又对MIKIKO的方案进行缝合抄袭。有报道称,佐佐木看不上MIKIKO的方案,他希望能提出新的内容,但是国际奥委会更欣赏MIKIKO的,于是他就在MIKIKO原有的方案上进行二次创作,将MIKIKO的作品进行拼凑,更是对MIKIKO的权利进行架空。

MIKIKO曾去质问当时的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森喜朗表示:「佐佐木当然和你谈不来啦,因为你是女的。」

去年10月,MIKIKO曾给电通负责人发了邮件,向电通表示自己在过去几个月里完全得不到任何工作上的反馈,自己不能工作也就算了,但是团队里的500个人不能没活干。MIKIKO说自己因为这件事压力很大,还曾突发失聪。

在发送邮件三周后,MIKIKO正式辞职。

团队中的另外一位女性:MIKIKO的闺蜜,音乐总监椎名林檎也因此辞职,还疑似发歌「内涵」奥组委。著名DJ田中知之(FPM)代替她担任音乐总监。

到最后,奥组委解散了原来的团队,佐佐木宏正式担任了总导演,虽然不太尽如人意但也算是尘埃落定了吧。

没想到《周刊文春》又爆猛料,在今年3月25日的刊物中曝光了佐佐木宏曾在LINE聊天中建议让著名搞笑女艺人渡边直美在奥运开幕式上扮猪,以对应「Olympig」的谐音烂梗。

佐佐木的LINE发言,用猪的emoji代指渡边直美

虽然佐佐木宏出面解释,自己只是在群里讲「冷笑话」,但还是引起了民愤。因此有电通的人出来爆料,佐佐木曾对众多女同事进行「Body Shame」。

渡边直美

佐佐木最终难顶舆论压力,引咎辞职。

至此,直至今年四月,东京奥运开幕式前三个月,东京奥运会组委会还在寻找新的开幕式总导演。

而到了开幕前一天,又有一位开幕式的演出导演因为自己的「黑历史」被辞退了。

04

东京奥组委的一笔烂账

虽然《周刊文春》历来以爱写娱乐圈的小作文著称,但是本次面对东京奥组委的黑料却「求锤得锤」。

在今年3月31日的报道中,《周刊文春》表示已经拿到了MIKIKO长达280页的开幕式方案,里面包含三浦大知、渡边直美等重要内容,东京奥组委虽然表示了不满,要求文春立刻删除相关文章。

但是东京奥组委的抗议在证据面前显得有些单薄,文春的态度却十分强硬,他们表示,文春对开幕式相关内情的报道具有公共性和公益性,未来也会继续报道。

MIKIKO的开幕式企划案中三浦大知登场

奥组委内部也确实有一笔烂账,今年2月,前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因为歧视女性的言论被曝出,他曾发表这样的论断:「有女性成员在场的会议没完没了,应该限制女性发言时间。」

森喜朗

这再次掀起了民众情绪,最终森喜朗辞职,女性领导者桥本圣子即位。

桥本圣子

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最令日本民众震惊的可能还有奥运开幕式的预算问题。

单说开闭幕式项目的预算,截止去年2月,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预算已经达到了130亿日元,由于延期导致器材保管费、人力成本的增加,预算已经涨到了165亿日元(约合10亿人民币)。

在3月接受日媒采访时,佐佐木宏曾透露过四个开闭幕式的总预算仅剩10亿,这对于制作一场偶像演唱会来说都是比较吃紧的数额,即使组委会又紧急追加了一些预算,但是可用于演出的金额并不会增加太多。

单单一个开幕式就和最初申奥时的「紧凑型奥运」相悖,更不必提东京奥组委在其他方面的支出。

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影响,日本民众也曾多次游行示威,呼吁东京奥运再次延期或者取消,即使是在开幕式开始前,也依然有群众在抗议。

申办奥运时,日本希望能通过这场奥运,让世界看到一个崭新的日本,看到一个从泡沫经济、地震核灾中完全站起来的日本,可以说这是一次和「国运」的对赌。

好在,随着大坂直美点燃主火炬塔,虽然槽点满满,但是东京奥运会算是终于有惊无险地顺利开幕了。

但这却是「奥运会」这场「大考」的正式开始。

参考资料: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1413d5bbd10d088d45bf1437129e41698437d686?tokyo2020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77791ac2e6792559b02deb41e094e8a2a5d82c02

https://bunshun.jp/articles/photo/44102?pn=8

https://bunshun.jp/articles/-/44102?page=1

https://bunshun.jp/articles/amp/44482?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