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征程10亿榜样|深圳芯片公司「造富神话」:成立四年半上市,三年卖出10亿颗芯片

36氪

发布时间: 07-2308:02"百家号2020影响力创作者,鲲鹏计划获奖作者",36氪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深圳,造梦之都,消费电子的耶路撒冷。

从手机到电脑,从矿机到音箱,在深圳华强北这片仅有1.45平方千米的土地上,诞生了超过50个亿万富翁,他们各自紧抓着时代风口,与中国制造业一同腾飞。

而华强北最新一轮的造富神话,则源自一对小小的真无线蓝牙耳机(TWS)。

「中科蓝讯」是一家成立仅四年半的芯片设计公司,在TWS耳机与智能音箱的双重热潮之下,它在过去三年的芯片累计出货量已经超过了10亿颗,并在今年5月正式递交了科创板IPO申请书,中金为其保荐机构。

2018-2020年度,中科蓝讯营收分别为8442万元、6.46亿元、9.27亿元,增长速度快得惊人,其员工总数却仅有104人,人均创收近900万元。

与另一家已经成功上市的TWS耳机芯片企业「恒玄科技」不同,中科蓝讯的主要客户大多为白牌厂商,99%集中在华南地区,可谓是深圳市场的无冕之王。

中科蓝讯的成长经历几乎可以看作是深圳制造的缩影:抓住时代风口、迅速跟进迭代、靠山寨/白牌杀出一片天地、形成规模优势、冲击上市、转型升级。

如今的TWS耳机市场已经杀成了一片红海,各路厂商争相进军。根据研究机构Counterpoint数据,2016年,全球TWS耳机销量仅为918万台,而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飙升到了2.33亿台,市场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00%。

TWS耳机全球出货量,数据来源:Counterpoint,36氪制图

一、创始十三人与神秘的“老东家”

TWS耳机(真无线耳机)的火爆有目共睹。根据媒体统计,自2020年至今,已有17家TWS耳机供应链玩家冲刺科创板IPO,涉及智能音频SoC芯片、电源管理芯片、存储芯片等领域,已有5家企业成功登板。

TWS耳机市场的火热要追溯到2016年。2016年9月,苹果第一代真无线耳机AirPods正式发布,再度引发了全球关注。这款小小的耳机即便有着超过千元的昂贵售价,依旧没有拦住消费者的购买热情,产品一经发售便全球缺货,人人都在谈论AirPods。

苹果AirPods,图片来源:苹果

在庞大的市场需求刺激之下,最早嗅到行业需求的华强北迅速行动,不到几个月时间内就打造出五花八门的「类AirPods」耳机,从山寨到白牌,应有尽有。

「中科蓝讯」也正是在2016年成立的。2016年12月,在初代AirPods发布仅仅三个月后,60岁的黄志强(董事长)、33岁刘助展(CEO)、以及刘助展团队的其他技术骨干,共同在深圳投资组建了中科蓝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专攻TWS耳机类蓝牙SoC芯片。

其中,黄志强负责公司战略、市场开拓、发展经营,持有60%股权;刘助展,以及梁明亮、孔繁波、吴瀚平、芦文、林锦鸿、李健勋、瞿涛、刘境发、张敏、黎健、张志会共12人所组成的创始技术团队则负责技术研发、团队建设、运营管理等,持有40%股权。

这13个人,就是中科蓝讯最早的创始团队。黄志强是项目的牵头方,刘助展所带领的团队则是核心技术提供方。

黄志强出生于1956年,中国国籍,高中学历。与大多数岭南的成功企业家一样,他的工作经验非常丰富,不仅当过福建闽星电子二厂厂长、深圳环胜电子集团总经理、深圳新宇电子厂厂长,还有着一个团结的岭南商业家族——其本人不仅在深圳威玛泰电子科技(黄志强家庭成员池少华控制的企业)、豪之杰(黄志强姐姐之子黄亦亦控制的企业)任职,中科蓝讯前五大客户中的爱而普与豪之杰也是黄志强亲属所控制的企业

刘助展则出生于1983年,中国国籍,本科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自动化科学与工程学院的自动化专业。本科毕业后,他先在珠海建荣集成电路科技工作了将近8年,从一名普通的软件工程师一路做到了技术总监,随后他又在珠海煌荣集成电路科技、南京多行电子科技担任技术职位,直到2016年参与创办中科蓝讯。

在刘助展的这几段工作经历中,2006-2014年珠海建荣集是最值得关注的一段。

建荣集成电路科技是卓荣集团的一部分,公司成立于2003年,总部卓荣集成电路科技设立在香港,并先后在珠海、深圳和中国台湾设立了研发机构以及全资公司,产品方案覆盖蓝牙、音视频、Wi-Fi、MCU、以及存储芯片等领域。

除了刘助展之外,中科蓝讯多位高管(同时也是13位创始团队成员)吴瀚平、孔繁波、林锦鸿、芦文、李健勋、瞿涛等都曾在珠海建荣集成电路任职。

巧合的是,中科蓝讯的最直接竞争对手,公司的产品、客户、市场、以及商业定位都最为高度相似的——珠海杰理科技——其创始团队也都来自建荣集成电路

除了杰理科技的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王艺辉之外,杰理科技的多名公司高管与核心技术人员都曾在珠海建荣任职。在2010年离职珠海建荣、创办杰理之前,王艺辉是珠海建荣的副总裁。

今年4月,杰理科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第三次闯关IPO。此前的2016年与2018年,杰理科技曾两次冲击IPO,但都因多种原因而未能取得成功。2017年底,“老东家”珠海建荣还曾实名举报杰理科技,内容涉嫌诉讼、专利纠纷、招股书信息披露不实等。

虽然在中科蓝讯的招股书中,公司并未披露与珠海建荣有关的专利诉讼问题,不过在2020年10月的IPO冲刺前夕,中科蓝讯通过增资和股权转让引入了深创投、红杉资本中国、元禾璞华、华登国际、招商资本、常春藤资本、朗玛峰创投等众多知名机构,并在特殊条款的补充协议中指出:

“若公司(中科蓝讯)因珠海煌荣集成电路科技有限公司、建荣集成电路科技(珠海)有限公司产生知识产权/技术秘密/商业机密侵权纠纷被提起诉讼或申请仲裁的,且公司被初审法院判决构成侵权……投资方有权要求公司回购投资方本轮以增资入股方式取得的全部或部分股份……”

二、挡在安卓TWS前的两座大山

虽然在2016年AirPods发布之初,网友普遍认为“安卓在1年之后就会有同水平产品”,但实际上,在此后1年多的时间里,安卓系列的TWS耳机产品体验大多不尽如人意。

究其原因在于,苹果不仅在AirPods的材料、造型、工艺上下了不少功夫,更为其设计了一款专门的W1芯片,配合双光学传感器、运动加速感应器、语音加速感应器、波束成形麦克风等技术,实现了实时配对、入耳检测、通话背景噪音过滤、低功耗、长续航等功能。(后来W1升级并改名为H1芯片)

苹果AirPods零部件,图片来源:苹果

而且,当时的AirPods有着两项对用户体验影响最大的技术壁垒——蓝牙双耳播放、超低功耗。

首先,无论是2016年还是现在,国际通用的蓝牙技术标准都不支持两只耳机同时接受手机的蓝牙信号,也就因此无法做到左右耳同时播放。

为了绕开这一技术难题,其他蓝牙耳机芯片普遍采用了“转发(Relay)”方案,由一只耳机接收音频数据,再将其转发给另一只耳机。然而,这种绕路的方案存在单只耳机功耗过大(通常只有一边耳机特别烫)、双耳延时明显、容易掉线等问题,用户体验一直不好。

而在2016年推出的AirPods中,苹果的W1芯片搭载了自研的“监听(Snoop)”方案,让左右两只耳机都能够同时播放音频,让用户体验有了明显的提升。同时,这一技术已被苹果申请专利,其他厂商即便通过逆向工程研发出来了,也不能使用。

而相比起左右耳的音乐体验,续航则更是一个更大的用户痛点。

AirPods之前的蓝牙耳机芯片功耗普遍在20mA以上,再加上耳机体积与重量的限制,其续航时间往往非常短,有时甚至不到一个小时,严重影响用户体验。

而苹果自研的W1芯片则突破性地将功耗降到了“同类产品的1/3”,并表示单次充电完成可提供5小时的收听时间或2小时的通话时间。

根据研究机构Silce Intelligence数据,在初代AirPods上市后仅一个月,其市场占比就达到了惊人的26%以上,力压一众老牌传统耳机厂商。

在当时,中国大陆几乎没有玩家能够提供和苹果W1相媲美的芯片产品,除了首先突破双耳蓝牙播放的恒玄科技获得了华为的采用外,市场被高通、瑞昱(RealTek)、以及联发科旗下的络达等老牌厂商所占据。

此时,刚刚成立不到两年的中科蓝讯还未站稳脚跟。2018年,中科蓝讯年度总营收约为8400万元,但其中67.54%来自蓝牙音箱芯片、21.45%来自非TWS蓝牙耳机芯片,仅有6.89%来自如火如荼的TWS蓝牙耳机市场。

中科蓝讯2018年收入仅有6.89%来自TWS蓝牙耳机,图片来源:中科蓝讯招股书

上文提到的爱而普与豪之杰——这两家中科蓝讯实控人黄志强的关联企业——正是以蓝牙音箱等系列产品为主营业务。其中据豪之杰电子科技官网介绍,豪之杰成立于1994年,拥有“WSTER”品牌的蓝牙数码音响和蓝牙数码麦克风产品及30多条全自动生产线,每月可生产各类数码电子产品200多万台套,产品销往欧美、中东、非洲和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三、一鸣惊人的2019

一直到2018年为止,TWS耳机还停留在知名品牌的战争,苹果带头狂奔,各家有输有赢。

可2019年,真正将TWS耳机彻底引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价格大战,将工厂开模成本从100+元瞬间拉到只剩10-20%的,正是中科蓝讯和杰理科技。

2016-2018年期间,TWS耳机市场每年以超过100%的速度飞速增长着,华强北市场已经等不及了。

技术路径非常明确——随着高通、络达等芯片厂商逐渐通过TWS+、MCSync等技术路径实现了蓝牙双耳播放难点后,低功耗、长续航成了挡在华强北前进路上的最后一座大山。谁能用最低的价格率先做出跟苹果AirPods同等功耗的TWS耳机芯片,谁就能收割一整个嗷嗷待哺的华强北。

2019年1月8日,中科蓝讯将两年的研发心血凝结成了一片小小的55nm AB535X芯片,推向市场。

这款TWS耳机芯片的功耗仅为约7mA,几乎达到了苹果AirPods的水平,可其售价却低至1.5元人民币——此时,高通TWS耳机芯片的价格约为1.6美元,直接砍掉了近80%的成本。几乎在同一时间,杰理科技也带来了一款近似的价格与功耗的AC6936D芯片,被“缺芯”问题困扰许久的白牌TWS耳机市场几乎瞬间被这两款芯片所点燃。

中科蓝讯与杰理科技的芯片并非在性能上超越了苹果、高通这些高端TWS耳机芯片,而是将长续航、低功耗这些原本只属于高端芯片的性能压到了极低的价格。

中科蓝讯芯片架构,图片来源:中科蓝讯招股书

而且,与市面上几乎所有主流TWS耳机芯片不同,中科蓝讯采用的是RISC-V架构,这是一款免费的开源指令集,中科蓝讯通过自主设计CPU架构和拓展DSP指令,减少了IP授权费的相关支持,更进一步压低了产品成本。

芯片产品的降价带来的是整机成本的直线下降,中科蓝讯与杰理科技以惊人的速度收割着整个市场。2019年,TWS耳机全球出货量从去年4600万台直接飙升到了1.29亿台,各类白牌厂商、代工工厂迅速崛起,工厂开模成本从100+元瞬间降到20元以下,市面上涌现出第一批19.9元的TWS蓝牙耳机,甚至有方案商在电商平台上打出了“最快3天开模、2周交付样品”的广告。

值得一提的,正如上文所言,这两家公司的创始团队都来自珠海建荣集成电路。虽然这家公司平日里非常低调,但从它培养出的两个“徒弟”来看,这是一家在低功耗蓝牙领域积累颇为深厚的芯片企业。

整个2019年,中科蓝讯与杰理科技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中科蓝讯2018-2020年度芯片销量与价格,图片来源:中科蓝讯招股书

2019年,中科蓝讯的公司营收从8400万飙升到6.45亿元,TWS蓝牙耳机芯片销量更是从302万颗冲到了1.65亿颗,增长超过5000%,每月出货量从不到30万颗变成了直接突破1000万颗,堪称一骑绝尘。

2018年,中科蓝讯的净利润仅为72万元,而在2019年与2020年,这一数字分别为1.27亿元、2.0亿元。

2019年11月,中科蓝讯更是宣布完成数亿元A轮战略融资,由元禾璞华、中金公司、中芯聚源领投。

元禾璞华管理合伙人、同时也是中国半导体界的泰斗级人士陈大同对其评价为:“中科蓝讯是市场上杀出的一匹黑马,从创立至今,其市场表现令人惊叹,非常高兴能看到中国芯片设计公司这样令人骄傲的成绩。

截止至2020年底,中科蓝讯共有104名员工,公司年营收9.27亿元,人均创收超过890万元。

四、混战还将继续

目前,中科蓝讯面临着几大市场挑战:

1、公司营收99%以上来自华南地区,但市场白牌红利逐渐消失品牌耳机价格持续走低;

2、降噪、续航等高端化性能倒逼研发快跑,研发支持占比较少,毛利率低于市场平均;

3、华为、小米、OPPO纷纷入局造芯,客户变对手,市场竞争加剧;

具体如下:

1、99%收入来自华南,依赖白牌市场

乘着白牌TWS耳机的东风,中科蓝讯在华强北一战成名,写下了又一个深圳造富传奇。

然而,白牌——作为跨越市场鸿沟,推动用户教育的绝佳手段——始终只能维持一时的火爆。正如曾经的山寨手机市场,从蓬勃兴盛到一片凋零,也只用了区区数年时间。

随着华为、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的不断投入,市场对于白牌TWS耳机的感知度开始明显下降,尤其是红米Redmi AirDots 2真无线蓝牙耳机这类产品,竟然打出了99元价格,对白牌TWS耳机市场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在察觉到威胁后,中科蓝讯在2020年推出了“蓝讯讯龙”系列高端蓝牙芯片,其BT892X产品不仅将制造工艺从55nm升级为了40nm,更是进一步优化了功耗、射频、通话环境降噪、主动降噪等功能,其芯片功耗低至5mA,关机功耗低至2uA,目前该系列芯片已经进入联想、网易、传音、Aukey等品牌的供应体系中。

2020年,中科蓝讯还与阿里旗下的平头哥半导体达成合作,宣布将基于平头哥的玄铁系列处理器及AI算法共同研发TWS耳机、蓝牙音箱等产品。目前已启动研发一款智能语音芯片,预计2021年出货量超3000万套。

2、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研发支出明显落后

中科蓝讯产品毛利率对比,图片来源:中科蓝讯招股书

不过,白牌依旧是中科蓝讯的主要市场。在2018-2020年期间,中科蓝讯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7.1%、28.5%、26.7%,显著低于市场平均的30-40%。

低毛利率所带来的是相对更低的研发投入,2018-2020年期间,中科蓝讯的研发费用分别约为1100万元、5200万元、5900万元,占营收13%、8%、6%。

相比之下,处在国内高端TWS耳机第一阵营的恒玄科技这几年的研发费用分别约为8700万元、1.3亿元、1.7亿元,分别占营收的26%、20%、16%,每年都在中科蓝讯的数倍以上。

中科蓝讯&恒玄科技营收及研发费用对比,数据来源:公司财报及招股书,36氪制图

与此同时,随着苹果不断对AirPods进行更新,用户开始不满足于4小时续航、入耳检测、触摸控制这些TWS耳机“基础”功能,开始要求无损音质、主动降噪、全日佩戴等更高的要求,也就逼迫着耳机品牌商、芯片商、方案商不断拿出更强的技术手段——下一个将主动降噪技术的成本拉到白牌水平的芯片厂,很有可能复刻中科蓝讯的神话。

3、华为小米接连造芯,客户变对手

除了上述提到高通、瑞昱、络达、恒玄、杰理、中科蓝讯等已经入局的TWS耳机芯片公司外,还有更多TWS耳机品牌商与本就具备蓝牙基因的物联网芯片厂商对这一市场跃跃欲试。这是中科蓝讯所面临的挑战,也是整个TWS耳机芯片业所面临的挑战之一。

举个例子,华为最早推出的TWS耳机采用的是恒玄的TWS耳机芯片,但在两代之后,华为FreeBud系列就用上了自家的麒麟H1芯片。

而在今年6月11日的世界半导体大会上,从小米旗下的松果芯片拆分出来的大鱼半导体发布了其首款蓝牙5.2智能音频芯片U2,这是一款定价约300元TWS耳机市场的中端芯片,采用40nm技术,支持ANC/ENC主动降噪,时延可低至20ms。

此外,关于OPPO将亲自下场“造芯”的市场传闻已经成为业内认可的共识,OPPO不仅在今年7月1日变更了业务范围,新加入了半导体器件的设计开发和销售,此前还曾多次通过投资、设立子公司等方式布局芯片。

当前,TWS耳机市场的火热已是有目共睹,即便2021年有着将近3.1亿的预测出货量,相较于全球13.8亿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来说,其渗透率也还是只有22%左右,远远不到市场饱和。

广阔的市场空间吸引着无数玩家的垂涎。除了中科蓝讯之外,杰理科技、易兆微、炬芯科技等TWS耳机芯片厂商也都纷纷开启了上市之路。在安卓市场杀出一个水落石出之前,这场TWS耳机的混战还将继续下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