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再度南下,透露了重磅信号!

政知见

发布时间: 07-0920:03北京青年报社

撰文 | 余晖

今天的话题,是一项推向全国的改革。

据央视报道,7月7日至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福建厦门、三明调研医改工作。

一同参加调研的还有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国务院副秘书长陆俊华、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

在孙春兰赴福建的前一天(7月6日),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国家卫生健康委在三明市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推动三明经验走向全国”。

孙春兰多次赴福建

“三明医改”的问题,备受高层关注。

今年3月23日,正在福建省考察调研的习近平曾到三明市沙县总医院了解当地开展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情况。

习近平指出,“三明医改体现了人民至上、敢为人先,其经验值得各地因地制宜借鉴。”

而作为分管卫生健康领域的副总理,孙春兰也多次就“三明医改”问题作出了部署。

政知君注意到,2018年10月,孙春兰曾到福建调研。当时,她去了三明市第一医院和医疗保障管理中心等地。孙春兰“充分肯定三明医改的示范作用和福建医改的显著成效”。

2019年8月,孙春兰又以“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在福建调研并出席医改推进现场会。

当时,她去了三明市尤溪县总医院和西城镇卫生院等。她说,“医改到了深水区攻坚期,要加大三明医改经验推广力度”。

如今,孙春兰又到三明,强调“各地要完善领导推进机制,创造性地把三明医改经验与本地实际结合起来”。

7月6日下午,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国家卫生健康委在福建省三明市召开新闻发布会。

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司长许树强在发布会上提到,孙春兰副总理已经两次来到三明进行深入调研,在三明市召开医改推进现场会。他透露,将“加大三明医改经验推广力度”。

什么是“三明医改”?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福建三明医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主要改了什么?

公开资料显示,“福建三明医改”发端于2012年。

曾有三明医改领导小组的成员在2015年告诉《中国经济时报》,三明医改是被逼出来的,“由于三明经济欠发达,财政困难,改革前医保基金已收不抵支。”

公开报道显示,三明市是福建省西北部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地级市。改革前,医保基金已经收不抵支,2010年亏损1.43亿元、2011年亏损2.02亿元。

此外,医疗领域腐败不断,在三明实施医改前,已有多名院长因贪污腐败连续被抓。

三明如何破局?

政知君注意到,在2015年,《新闻联播》曾介绍过三明医改。节目中提到,“三明医改”的突破口选择了“三医联动”中最难的一块硬骨头,“医药”流通领域

三明市规定所有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的同时,严格监控大处方、大检查,对药品招标采购严格执行“两票制”,即药品从生产企业到医院过程中只允许开两次增值税发票,减少流通环节中的加价行为像医院常用药奥美拉唑钠,就由改革前的256元下降到6.9元不过,医改也面临过困难。

曾任三明市卫计委主任包著彬告诉媒体,“从药品流通这个链条来说,最大的阻力在于既得利益者,利益受限后通过种种方式来阻挠。”

三明市破解的办法就是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

三明市在全国率先对22家公立医院实行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与岗位工作量、医德医风、社会评议挂钩,不与药品、检查、耗材等收入挂钩,由原来的“以药养医”变成“以技养医”。在7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许树强还介绍了三明医改的精髓,分别是:

改革整体联动:由一位政府负责同志统一分管医疗、医保、医药工作,统筹协调“三医”联动改革,开展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完善医改经济政策:将基本建设等大额支出纳入政府预算管理健全医院内部激励和约束机制:实行全员目标薪酬制、年薪计算工分制,切断个人薪酬与科室收入之间的联系推动医疗资源下沉:在每个县组建总医院推向全国

需要说明的是,这项改革也曾存在争议。

据《中国经济时报》2015年透露,早在2013年年底财政部进行调研后,财政部就建议,在国家层面,尽快推广三明医疗改革经验。

调研中提到,三明市公立医院面临陷入“改革孤岛”的压力。

由于三明市规范了药品招标采购和医生用药,挤压了药品流通环节的利益,尤其是动了药商的奶酪,以至于尽管三明提高了药品配送费用,但药商仍有意绕开三明市场,造成部分药品无药可配的窘境。

此外,虽然三明实行了医生年薪制,提高了医生的收入,但由于其他地区的改革尚未进行或进行得不彻底,其他地方的医生仍可通过药品获得高额回扣,可能导致部分骨干医生流向药品高回扣的地方。

2015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研究员江宇曾称,“我认为,只要有政治决心,打破利益羁绊,三明模式完全可以推广至全国。”

一个事实是,目前,这项改革推向全国还有难点。

在7月6日的发布会上,许树强说,部分地方党委政府对深化医改和推广三明医改经验的重视程度不够,对“三医”联动改革存在畏难情绪,改革主动性不强,探索创新不够。

“有一些地方还停留在就取消药品耗材加成补加成的这么一个阶段。医疗服务价格,人事薪酬制度,医保支付方式等这些方面难度比较大的改革进展缓慢。

政知君了解到,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正在制定推广三明医改经验考核指标体系,将选取关键指标,对各省份工作推进情况、取得成效进行定期评价,评价结果通报地方党委政府。

这次在福建调研时,孙春兰说:

各地要完善领导推进机制,创造性地把三明医改经验与本地实际结合起来按照大病重病在本省解决、常见病多发病在市县解决、头疼脑热在乡村解决的目标,完善分级诊疗体系,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扩大区域医疗中心布局,加强临床专科建设和医学人才培养,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发展“互联网+医疗”,多措并举提升县域医疗服务水平持续扩大国家和地方药品带量采购品种范围,同步完善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加强医保基金的统筹和管理,推进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按病种分值付费等精细付费方式,让群众看好病、少花钱。加大公立医院投入,推进薪酬制度改革,确保公立医院公益性。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央视 中国经济时报等

校对 | 葛冬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