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臂的女主播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 07-0809:12澎湃新闻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石双琴在直播中。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受访者供图调整好姿势后,石双琴坐在爱心直播间准时直播。在这里,她有5万粉丝。“主播一只手在比划,另一只手不拿出来?”直播间内,总有网友好奇追问。看到网友提问,石双琴便会想起11年前的那场车祸:周围一片狼藉、鲜血染透她的白色短袖衫、她从手术室醒来失去了左臂……

直播间内粉丝的问价、点赞,将石双琴从那段记忆中抽离出来。她会深吸一口气,继续投入到直播中。或许,对她来说,直播镜头的每次打开,生命就会有新的绽放。

石双琴草根“宝宝们关注我们点点小红心。”石双琴瓜子脸型,中长披发垂肩,眼睛躲在细黑框眼镜后,意露微笑。伴随产品介绍,嘴巴张张合合,不时暴露出略显不齐的牙齿。

2021年1月8日下午3点,崇明区电商直播园,35岁的石双琴紧凑着搭档兵兵而坐,一只手拿起上架商品,忙前忙后控场,另一边被围巾遮挡。桌子上摆着崇明土特产,手机架在自拍杆上,两边大灯一打,她快速进入主播角色。

直播镜头调整过美颜,这让石双琴缓解了心理上的外形焦虑。端直坐姿后,石双琴在镜头里重复报送,“你们点赞点到5万,就来波活动哟!”直播间里,“崇明好物”和活动详情经石双琴一顿加赞,人气直燃。

石双琴(左)和兵兵 澎湃新闻记者 邓玲玮 图除了主播的身份,石双琴还是军嫂、二胎妈妈和“房奴”。“老公没有把我当残疾人看。”她自己也从不服输,和老公一起还房贷,照顾两个孩子。她的直播间在上海崇明的一座产业园内,产业园内有“助农、助残”电商直播园、培训基地。石双琴所在的爱心直播间,主播大多是“扶残助残网络直播爱心孵化基地”的首批主播,直播带动崇明本土优质农副产品。

在这里,她学会了制作短视频、直播带货,准备文案脚本。

直播中的石双琴(左)和兵兵李佳琦的直播工作室也在这个产业园内。“李佳琦要来了,还有我们啥事儿!”石双琴说,不拒绝借鉴大咖,要是能向李佳琦讨教讨教也值了。干直播不久,她也懂得些规则,“黄金段是大咖跟我们草根的区分”“晚八点是黄金播”。石双琴会避开这些时段。刻意避开的,还有用围巾掩饰的左臂。尽管如此,直播间还是有网友不满发问,一开始,石双琴会解释自己是残疾人工作者,在进行助残扶贫直播。时间一久,有黑粉“diss她”,她也不耐烦解释了,便毫不手软,立马将其“踢”出直播间。

不过,类似提问还是会给她带来冲击。石双琴会不自觉地想起2010年的车祸:

混乱的车厢内,乘客东倒西歪,自己的左臂松垮地垂在肩头,鲜血渗透白色短袖外流,她绝望地盼到迟来的救护车。从手术室醒来后,她呆滞得像静物,隐藏着悲痛被亲人围观,她失去了左臂。此后,她的口头禅都以“已经这样”开头,身体的残疾殃及心灵,她越发抗拒、责备、怪罪。

厄运来得猝不及防,又悄无声息地潜入她低迷的生活。石双琴一边忍耐着胳膊截掉的痛痒感,一边遭受找不到工作的贫苦。好在,命运还安排了转折。

石双琴未出车祸前“独臂?”2020年8月21日,34岁的石双琴正式进入直播业。试播时,她故作镇定,还暗暗用“一直说”的技法,来缓解直播间没话说的尴尬,窘境频发。

直播园区培训师黄佳怡也看出来了,“但是她依然讲话很有激情,中气十足”。

培训师批评她,“你为什么老戴着围巾,下次直播能不能不要披围巾?”石双琴索性脱下围巾“展示”没有胳膊的左臂。她憋屈,出车祸时后,她就养成了夏天在空调房披围巾的习惯,“胳膊不能吹空调,受凉会更疼”。

第一场正式直播的收入并不高,对方只给了100元出场费,她记得那是在2020年9月。但她很开心,像第一次收到薪水,“虽然只有100块钱,但动动嘴就有收入。”

在爱心直播间的同一楼层,还有厨艺直播间、艺术品直播间、黑科技直播间等。石双琴也开过厨艺直播间,现场做美食。黄佳怡回忆,她们私底下都知道石双琴有隐形技能,就是能一只手掌勺三个锅。

石双琴直播展示厨艺这得益于石双琴在军区部队做餐饮生意的经历。2012年,她随军跟丈夫到崇明空军部队,部队男性多,娱乐少,有零食饮料香烟需求,她顺势做起了小生意。“人来了要饺子,要面条,要炒饭,我就直接该上的都上上去。”石双琴回忆,生意兴旺时,她一手拿铲子兼顾三口锅:做菜的锅翻炒,炒面的锅搅匀,还有一个平底锅煎饺子和手抓饼。

石双琴的厨艺也是这段时间,石双琴学会了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她仍然记得,有一天,平时称呼她嫂子的小伙子,大咧咧对着旁人高喊:“我要到独臂那里去买东西!”她半天缓不过神。“独臂?”她神经翻起巨浪,感到前所未有的“侮辱”。她百思不得其解,那个当面亲切称她嫂子的人,背后竟给她起如此刺耳的外号,“听到心就像在滴血”,她灰头土脸,赶紧抄了小道躲开。随着二宝降临,石双琴便不再独自上街进货。2017年,她从部队出来,开始新生活——入职残联,遇到直播搭档兵兵,成为带货主播。

网红

“他们两个直播蛮有激情,比一般正常人还要勤奋,带货能力蛮强,观众缘也很好。”黄佳怡说,他们态度上很认真,虽然肢体残疾但学东西都很快。黄佳怡为他们配备了专业的灯、收音话筒、电脑系统,还配备了100厘米*80厘米的直播大屏幕,方便看到观众评论,留言互动。

石双琴很聪明,她知道自己动作幅度小,直播固定在室内带货能力有限,就选在室外,去现场试吃直播。2020年8月23日,她穿着黑短袖戴着白色围巾,束起头发站在梨树下,从树上摘下一个手掌心大的梨子,兵兵则在对面拍下黄金水蜜梨采摘的全过程。

作为残疾主播,石双琴觉得自己只能靠深入了解产品,做好推荐才能与其他主播旗鼓相当。她滚瓜烂熟地讲,“所有人都会认为梨子现场摘下来是最好吃的,其实不是这样,现场摘下来的糖分还没有达标,要放到冷库里面储藏一段时间之后,它的甜份才会更足。如果刚摘下来食用,会有点酸味。”

石双琴直播摘梨“他的东西确实好,没有添加剂。”石双琴拿起梨子啃了一口,梨子的汁水顺着嘴巴流淌下来,石双琴笑着说这个梨的确水分足。对面拍视频的兵兵帮她“补刀”,“我们石双琴同志,吃梨形象也不要了。”令石双琴记忆深刻的一次带货经历是“卖锅”。“炒锅炒贝壳类、坚果类,我们用一个不锈钢的铲子在里面铲,确实没有痕迹,不过声音挺难听,嘎吱嘎吱的。”石双琴在旁解说。看到网友发的弹幕“副播炒得很温柔”后,石双琴一把抢过铲子,蹭蹭蹭,用力炒了几下,网友这才信服,看到实打实没有刮痕。

石双琴对崇明这片土地更加了解,“我本来是新崇明人,以前就经常听说崇明米酒好吃,崇明白山羊很好,崇明的黄金瓜好吃。”石双琴知道,崇明本地的农村每家每户都会自产自销,但没有包装,而她直播的产品都是有注册商标的,推荐时很有底气。

因为是残疾人士,直播遇到不便也在所难免。有次直播中,石双琴讲酱菜,对着手机要撕开包装,一只手不方便,她边讲就边给兵兵使眼色或直接把袋子递给兵兵,兵兵马上领会。重量级的产品则有工作人员搭手,不过对于服饰类产品,试穿局限性大,她只好避开。

2021年4月15日这天,石双琴身穿卡其色风衣,画着淡妆。身边人会羡慕,“哎呀,你现在是网红了!”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就不用踏进这个圈子了。

石双琴(左)和家人(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