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开放哪家强?

人民资讯

发布时间: 05-1014:39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陈融雪

4月25日,在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数字成果展览会上拍摄的厦门国际银行的机器人(魏培全/摄)

“如果你对政府数据开放还感到陌生,那不妨先向你举一个例子。新冠疫情期间,你一定浏览过各大互联网平台发布的疫情地图,这些制作精美、数据及时更新的地图,其底层数据来源,其实正是各省份卫健委发布或开放的疫情数据。”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郑磊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称,他的团队长期关注政府数据开放,自2017年以来,每半年发布一次“中国开放数林指数”。

日前,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发布“2020下半年中国开放数林指数”和《2020下半年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对过去四年我国各地政府数据开放的态势进行了总结回顾。

蔚然成林

“我们邀请了国内外政界、学术界、产业界共七十余位专家共同参与,组成‘中国开放数林指数’评估专家委员会,从准备度、平台层、数据层、利用层四个一级维度及下属多级指标对地方政府的数据开放水平进行综合评价。”郑磊对本刊记者说。

据介绍,评价体系中的准备度,包括法规政策效力与内容、组织与实施、标准规范制定等三个一级指标;平台层包括数据发现、数据获取、成果提交展示、互动反馈、用户体验等五个一级指标;数据层包括数据数量、数据质量、数据规范、开放范围等四个一级指标;利用层包括利用促进、有效成果数量、成果质量、利用多样性等四个一级指标。

“四年来,我国各地的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已蔚然成林。”郑磊说。

从准备度看,我国与政府数据开放直接相关的法规政策和标准规范实现了从无到有、逐渐落地的发展态势。截至2020年10月,已有 38 个地方出台了与政府数据开放密切相关的法规政策。

从平台层看,从2017年的20个,到2018年的56个,2019年的102个,再到2020年的142个,地方政府数据开放平台数量呈爆发式增长。

从数据层看,全国各地方政府开放的有效数据集总数从 2017 年的 8398 个,增长至 2020 年的 98558 个,四年间增长超过 10 倍。

从利用层看,在对开放数据的开发利用方面,自上海于 2015 年率先举办 SODA 开放数据创新应用大赛以来,各地开始陆续组织类似的开放数据利用促进活动。截至 2020年10月,全国已有12 个省级和47个地级(含副省级)政府举办了不同形式的开放数据利用活动。

东部领先

从整体上看,我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已从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不断扩散,东南沿海地区的省级平台已经基本相连成片。

山东省、广东省和浙江省内的绝大多数地市都已上线了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形成我国最为密集的省级“开放数林”。同时,在东中部地区的江苏、安徽、湖北和江西以及西南地区的贵州与四川等地,地级(含副省级)平台也陆续上线并由点及面。

近观具体样本,亦是可圈可点。

“在2020年下半年的省级排名中,浙江和上海的综合表现最优,开放数级位列第一等级;山东和贵州也总体表现优秀,位列开放数级第二等级;其次是广东、福建、北京、天津、四川等地方。”郑磊说。

地级(含副省级)排名中,深圳、温州、青岛和贵阳综合表现最优,开放数级位列第一等级;济南、无锡、成都、威海、台州等地也总体表现优秀,位列开放数级第二等级。

在四个单项维度上,浙江在准备度和数据层两个单项上排名全国第一,山东在平台层单项上排名全国第一,上海在利用层单项上排名全国第一。

无锡和日照的综合指数相较于2019年同期进步幅度最大,温州和台州在2020年新上线平台的地方中综合指数表现最佳。

行稳致远

“虽然近年来各地政府的数据开放已有巨大进步,但仍有不少待提升的空间。”郑磊说。

他举例道,比如,全国范围内的法规政策依然存在效力不高、针对性不强等问题。“在法规政策的效力上,除贵州省和贵阳市出台了有关政府数据共享开放的地方性法规外,其他地方的相关法规政策都为地方政府规章或规范性文件。虽然有28%的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对数据开放工作公开发表讲话予以重视和支持,但在领导的讲话内容上,大部分讲话内容较为笼统。”

又如,在平台的分类导航功能和数据集预览功能上,多数地方有待改善。只有约 28% 的平台能够按照用户使用场景或标签进行数据导引,只有约 29% 的平台在数据集预览中提供了在线分析工具。

还有,在无条件开放数据获取、有条件开放数据申请和未开放数据请求的回复及公开方面,虽然已有约74%的平台开放了无条件开放数据集,但只有约4%的平台提供了分级获取;只有约 27% 的平台开通了对于有条件开放数据的申请功能。“其中,只有温州列明了申请条件,只有上海、深圳和广州在测评期内对用户的申请给予了及时回复;只有约10% 的平台在测评期内对用户对于未开放数据的请求给予了及时回复。”

以及,在数据质量方面,不少地方仍存在高缺失、碎片化、低容量等问题。“目前,只有上海、深圳与浙江三个地方平台提供了优质API,但普遍存在接口调用难度高,可调取到的数据容量小、更新频率低等问题。只有不到 25% 的地方平台能在上线后的每个季度都持续新增数据集。在 2020 年 4 月到 11 月这段时期,约 56% 的地方完全没有对平台上已发布的数据集进行更新。”

对于以上所举不足,郑磊强调:“数据开放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速滑赛,不在于一个地方是否跑得早、跑得急,而在于这个地方能否跑得长、跑得稳,能持续、稳定地向社会提供优质数据,并坚持不懈地推动开放数据的开发利用。”

来源: 新华社

本文来源:光明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