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艺术清单“小红花”导演韩延给了一个标准答案

人民资讯

发布时间: 04-0809:53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送你一朵小红花》是近期热映和热议的电影,除了演员们的精湛演技和感人的故事,电影在当代语境下的表达方式,正在影响着观众的“观影观念”。

它的导演韩延是一位80后,80后从出生就是时代热议的话题,而今的80后正在用价值观和表达方式,更加深刻地影响着世界。

韩延穿着“小红花”文创主题的卫衣,黑框眼镜,斯文而礼貌,平缓的语气隐藏不住智慧。他非常认真地对待《我的艺术清单》的提问,也似乎给出了艺术清单自开播以来,关于这个“清单”最通俗的标准答案:“当我去回忆我的艺术清单的时候,如同我去回忆半生以来吃过所有的饭,哪一顿让我长成了这样。哪顿饭含多少蛋白质,含多少维生素,我其实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它带给我了看世界的一个方式。”

《小说选刊》是“电影”的启蒙

《小说选刊》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于1980年创刊的一本纯文学刊物,是一代文学青年的启蒙与必读。80后的小镇青年韩延当时并不属于“文青”,在作文课上也得不到老师的“可圈可点”的评价,但是却被《小说选刊》某一期扉页上的话深深吸引“一个艺术家,一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要敢于窥探自己的灵魂。”被这句话深深震撼的少年开始了自己理想的启蒙“我的心灵震憾,完全不来自于华丽的辞藻,我开始对文学有了自己最初的认知,我觉得文学就是在讲故事、在讲人。”于是,作文里被画曲线的好词好句不再是他的目标,而是开始了属于自己的表达。

《小说选刊》就像是大语文的目录,打开了80后县城少年的眼界,在认为自己写不出“大家一般的著作后”,韩延的思考结果是:我可以成为那些故事的影像表达者。在不知道“导演是干什么”的情况下,韩延在老家唯一的新华书店买了唯一的一本电影专业书,尽管除了序言都没看懂,但埋下的种子早晚发芽。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灿烂”

在他拍摄《送你一朵小红花》之前,韩延又刷了一遍《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与这部电影的渊源颇深,很早就读过王朔的原著《动物凶猛》,“我觉得姜文导演去讲故事的方式,去写人物的方式,给了我很大的一个启发,都不是震憾了,而是我的方向和目标吧,我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姜文电影研究。”这时候韩延对文学和电影的“爱好”,已经上升到理念和思考的高度,在不同的维度,思考文学、戏剧、电影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孟京辉的《恋爱的犀牛》还是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些新生的表达力量,都被80后的一代人深深地读懂,并植根在自己世界观中。

韩延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特意拍摄了一段向《阳光灿烂的日子》致敬的片段,其实不止是致敬电影和导演,更是致敬一代人的成长。

《我爱我家》——好的作品自己会穿越

想到《我爱我家》,韩延脑海中浮现出了著名的“葛优躺”,这个由梁左编剧的情景喜剧,在英达的导演下,在文兴宇、宋丹丹、杨立新、葛优、谢园、梁天等一众老戏骨的演绎下,在一次次的被重播中,成为“神剧”和集体记忆。那些现在看起来粗糙的画面却成为当下的短视频、表情包、动态图,“破圈”传播。尽管参与演绎的很多艺术家已经仙逝,但好的作品不会被时代淘汰,而是自己穿越了时空。“我觉得和这个情景喜剧的共情特别强,怎么样去讲一个故事,讲一个别人能听得懂的故事,我觉得《我爱我家》其实给了我很大的启发,那些信手拈来的细节,而且我意识到它也不是光影响了我一个人,是影响了我身边很多人。”

录制节目的现场还播放了一段《送你一段小红花》的片段,在医院门口的父亲接到了“陌生人”点的外卖,哽咽吃下去——这段让人泪崩的片段,源于韩延导演在某医院门口亲眼的见闻,而它的创作方式,就是让观众在艺术作品中读到真实。

我“一不小心”影响了别人

韩延曾经拍摄一部支教题材的电影《天那边》,但作为导演的他当时似乎并不能从心底理解支教学生的选择,“后来听一个朋友说,他采访了一个大学生,大学生就是决定在这个山里边一直支教下去。我问那个大学生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看了我的那个电影。”当时的那种感受不是骄傲,而是震撼,原来自己的“一不小心”,影响了别人。

那件事后,韩延对艺术作品的敬畏之情以及与人生的关联,产生了更深的认识,原来那种影响与被影响是那么真实的存在。他的艺术清单中,还有一部一直喜欢的电影——《飞屋环游记》,一个电影用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表达了爱,“拯救了迷茫中的自己”。

(魔术《童梦环游记》)

韩延还拉出一串影单,都是电影史上闪闪发光的名字,韩延提及它们的时候,眼里闪烁着理想的光芒,那些照亮了他人生的艺术作品,那些精神与思想、表达与情感也正在变成他摄影机下的画面,流传到别人的心中,韩延在节目结束时说,“我希望我的作品有一天,可以写进别人的艺术清单。”本节目将于4月8日21:00 CCTV-3 播出。(文/马宁)

本文来源:光明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