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方“变脸”如何把握中日关系大方向?

直播港澳台

发布时间: 04-0701:40深圳广电直新闻官方帐号

直新闻:辽宁舰编队根据年度工作计划,在台湾周边海域训练,日方高度敏感,又是派机舰伴航监视,又是酸溜溜说“中国在加强海洋活动”了,整个一“挑事”的行头。吴先生,您对此怎么看?辽宁舰之行,会有日方所云的地缘政治作用吗?

特约评论员 吴健:曾有个久居日本的华人朋友跟我讲,自从十多年前人民海军常态化穿越“一岛链”进行远航训练后,日本国内就有一种“窗帘被撩开,让人看透透”的感觉,心理上难以适应。在我看来,这种“难适应”是一种“历史非常态”,是要随着中国正常发展与崛起而逐渐去“适应”。众所周知,中国作为陆海相依的大国,不仅因为需要维护国家统一,还因为经济社会发展要求诸于海洋,注定要“走出去”。而正因为百余年前遭日本侵略,甲午战败,中国海军乃至海权遭到重大挫折,自此难见大洋,这一历史伤痛经过几代人的“金瓯补缺”,才得以重回深蓝。这份权利属于中国,也符合国际法律与正义,日方闲言碎语,恰好暴露其不肯面对历史,也不肯面对现实的“心态格局”。

常言道,君子量大,小人气大。君子不争,小人不让。君子和气,小人斗气。身为泱泱大国,中国该有的风范,该有的气度,该给的面子,会乐于展现,但不意味着中国总要顺从别人非分之愿,视自己合法也是核心的利益于不顾。就像辽宁舰此番远航,一没碰你日本领海,二没到你家门口示威,三你日本却视美国航母在你周边活动于不顾,单挑中国航母说事,完全是“没事找事”,我们大可不必与之过分计较,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但同时,我想强调,近年来,日本和域外大国积极勾连,不仅强化双边军事同盟,还企图把日美澳印四国对话机制往防务合作上推,毒化地区气氛,影响战略平衡,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做派,首先是伤害其国家信誉,在周边邻国眼里投向深深的阴影。其次,我们一再说,今日中国,今日之亚洲,乃至今日之世界,绝非百年前可比,日本在东亚“一强独大,欺邻称霸”的局面已无可能再现,各国和平合作是唯一可行之道,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当然希望日本理性看待包括中国在内的邻国发展,不要整天疑神疑鬼,甚至引外部势力搅乱亚太时局。要知道,中国不仅会实现统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且也一定会运用自身全球数一数二的经济体量,维护来自不易的和平发展局面,决不允许某些人借题发挥,生乱生战。

直新闻:中日关系转暖以来,大家本希望“求同存异,携手共进”,但遗憾地看到,自从年初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日方就像换了面孔,不断对中国内政外交说三道四。您如何看待日方“变脸”,如何把握中日关系大方向?

特约评论员 吴健:这一轮中日关系回暖的高潮,是两国合作抗疫,并且共同推动十五国RCEP自贸协议签署,给动荡不安的世界注入一剂强心剂。我之所以这么突出RCEP,是因为RCEP不光体现在贸易投资环境改善,促进地区产业链融合上,还在于让各国由于相互依存而有所克制,逐渐缓和原有矛盾分歧,在实现经济一体化的同时,增进互信、添加了沟通渠道。拿中日来说,去年9月,菅义伟首次施政演说,就承认要应对新冠疫情,最短时间实现国内经济“V”形反转,是自己最大任务,而RCEP的诞生,让日本与自己最大货物贸易伙伴中国之间有了第一个直接的自贸关系,如果考虑到中国是唯一在疫情中实现正增长的全球主要经济体,这对日本极端依赖外贸的产业比如汽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也正是为了同中国保持良性互动关系,菅义伟就公开宣布过,要跟中国建立稳定的邻国关系,无意构筑“亚洲版北约”。

可言犹在耳,缺乏独立外交资格、而且对华充满“战略忧虑”的日本却同时使出伤害中日关系的“小伎俩”。众所周知,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其对华博弈更注重精细布局,重启价值观外交“老套路”,尤其美国突出与欧洲、日、韩等传统盟友协调立场,构建所谓“D10”民主国家“朋友圈”,与中国搞“只做不说”的战略竞争。更要警惕的是,早在去年9月,也就是RCEP快要达成前,日本一方面承诺不搞针对中国的军事小集团,但另一方面却利用日美印澳四方机制,启动了关于重组供应链的倡议,围绕摆脱对华市场依赖达成一致意见。在可预见的未来,日本将会追随美国在贸易、金融、科技等领域对华实施战略围堵,在外交、人权乃至安全领域对中国实施“污名化”攻击。

但我想说的是,中日关系经历了几番风雨,已有很强的韧性,特别在广大民众间具有深厚基础。别的不说,春节档里的“唐探三”把东京市井和文化呈现在中国观众面前,而动画片《哪吒重生》在“动漫圣地”日本引发“中国画风”的追逐,这都说明两国民间交流特别是文化交流达到润物无声,入脑入心的地步,大大加深了普通人之间的好感。更重要的是,任何矛盾的性质,都将由矛盾的主要方面来决定,来主导,来转换。在中国和平发展进程中,我们的崛起影响因素最大地区是周边地带,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感受最早、感触最深,但同时,中国的战略压力也可能直接来自像日本这样的周边国家。可以说,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地区,是中国实现和平发展的首要舞台和中国走向世界的第一步。“周边第一”是中国经营国家安全环境、规划和平发展进程的首要重点,从过去一年多的事件看,我们更有信心把“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一带一路”倡议及其他有益于世界和平发展的战略举措,优先在日本在内的周边地区落地,通过双向互动与机制建设,共同促进区域和平稳定走向深入,压缩域外大国介入空间,同时在周边地区和重大利益攸关区域,有效防控生战生乱因素滋长,为整个亚洲乃至世界贡献“中国力量”。

作者:吴健,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