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的“硬战”

壹DU财经

发布时间: 04-0609:59

中国人对教育的焦虑和内卷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小欣妈妈在看到孩子同学打卡第100天的朋友圈之后,终于忍不住把某知名品牌的学习机带回了家,还顺道下单了朋友安利许久的智能作业灯。她想,作为职场妈妈的自己终于跟上时代,成为积(积极教育)娃妈妈。

小欣妈妈是大多数中国妈妈的缩影,她的举动其实也很好理解,越来越多的学习工具正进入中国家庭,如早期的学习机、早教机,电子词典、复读机,近几年出现的伴学机器人、学习平板等。

最近半年来,智能硬件领域动作频频,持续推出一系列不同类型的学习硬件产品,教育行业的战役扩散至硬件。

一场关于教育行业的“硬战“正悄悄打响。

待挖掘的金矿

自字节跳动推出首款智能台灯之后,教育硬件的市场活力被激发出来,引来众多入局者。近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作业帮正计划在2021年8月前后推出旗下首款智能台灯,目前已启动平板项目;而一边,猿辅导则称已与工厂签订智能写字板相关订单,并在深圳组建了硬件团队。

与在线教育相比,传统教育巨头们也不甘弱。以好未来为例,其已为硬件业务成立了单独部门,据称也是智能台灯项目。无独有偶,新东方同样有计划推出智能台灯产品,但具体方案尚无定论。

随着教育行业智能化加速,科技公司的加入使得这个赛道更加热闹,科大讯飞发布了翻译机和学习机;小米发布了学习英语的”小爱老师”等。公开资料显示,自去年以来,包括腾讯、百度、华为等公司均先后进军智能教育硬件市场,并相继发布了诸如PAD、智能台灯、教育屏等产品。

尤其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使得家庭教育成为主要的学习场景 ,教育硬件成为了巨大的新兴市场。

目前,教育硬件产品类型包括了词典笔、翻译机、错题打印机、智能音箱、智能台灯等,并且传统硬件厂商、第三方服务商、互联网企业、教育企业,均在以各种方式加入到这一领域的角逐中。

行业迎来空间的繁荣。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智能硬件将踏入万亿市场。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内家庭对于K12在线教育的消费意愿逐渐增强,乐意付出1-2万元为孩子报培训课程的家长已达到 了46%,2万及以上家长达到 15%。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学习硬件是一座等待挖掘的金矿。”

重要的学习工具

近期一系列监管政策出台,校内、校外教育环境迎来巨变。重新审视国内教育现状,不难发现家庭教育场景的重要性,而教育硬件恰恰是家庭教育的有益补充。

教育硬件为何倍受用户和市场青睐?在家庭教育场景下,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具有消费者(家长)与产品使用者(学生)相分离的特点。产品口碑往往取决于能否满足消费决策者即家长的需求,而家长往往更关注产品的实用价值,也更愿意为实体产品买单。

具体来看,教育硬件可以有效协助家长辅导孩子学习,在减轻家长负担的同时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一线城市的“积娃”家长们,或许可以1对1高端定制孩子的家庭教育,但大多数二三线及以下的家长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那么辅导孩子学习的压力可想而知。那么,可以点读、自动批改作业和视频教学等功能的智能教育硬件产品自然备受好评。

第二是提升学习效率。儿童本身自制力较差,手机、平板、电脑等产品本身具有较强的娱乐属性,当这些产品作为学习工具之时,极容易让本身专注力不佳的孩子分散注意力,相比较而言,只承载学习功能的学习机应运而生。加上智能的人机交互、学习诊断、错题打印等及时反馈机制,智能学习机便可较好解决学习效率低问题。“把学习的事交给专门的工具,是不错的选择“,小欣妈妈说道。

最后,随着国内儿童近视率的提升及低龄化,家长对于视力的重视程度进一步加强。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教育部的最新调研称2020年以来学生近视率增加了11.7%。疫情期间长时间使用电子屏幕学习,孩子视力下降明显。护眼平板、护眼台灯等功能性产品受到欢迎。

不难发现,市面上热销的教育硬件都有共同的特征——解决了家庭教育中的”痛点”,为家庭中的学习场景提供某个方面或某几个方面的解决方案。

打好“硬战”的核心是什么?

2020年,疫情之下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线上教学,标志着我国从此开启了一个“线上”教育的新时代。疫情终将结束,但教育再也回不到从前。同时,线上教育极大地挑战了家长和学生的自主和自律性,同时推动了教育硬件设施的消费。

理论上讲,智能教育硬件产品本应该供需两旺,但事实上,反响平平或倍受吐槽的教育硬件产品比例反而更高。

对此,腾讯智能产品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李学朝曾公开表示,“智能教育硬件已成为互联网+教育中实践信息技术与教育产业融合的有效工具,是智慧教育的关键入口。长期来看,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将成为重要的教育基础设施,形成内容、软件、硬件为一体的智慧教育生态”。

同时,他也表示,想要打造一款好的智能教育硬件产品,需要教育产业链条上的各个角色通力合作,比如内容侧的出版社、软硬件厂商、教育科技公司等。“大伙充分整合与发挥各自的优势能力,才能为学校、老师、学生、家长提供体系化的软硬件产品与解决方案。”

在众多玩家中,网易有道的发展路径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与大多数教育企业不同,早在2017年,网易有道就定下了发力教育硬件的目标。从与外部供应商打造的“翻译蛋”开始,到 2020年有道词典笔3的发布,有道推出了数十款硬件产品,销售成绩还不错——其财报显示,2019年网易有道的硬件营收已达到 1.52亿元,同比增长396%。

“长期来看,智能硬件肯定可以成为流量入口,这也是那么多公司对硬件有兴趣的原因”。网易CEO周枫曾公开表示,智能硬件的基本逻辑就是不断覆盖新的业务产品。

但与互联网+教育重头戏在“教育”上一样,互联网+教育硬件的核心同样在”教育”上。究其原因则是自去年疫情以来,科技和教育融合速度明显加快,行业的难点并非技术突破,而是对教育的理解。

“有的教育智能硬件装机量超过千万,实际活跃账号却只有一半,很多用户使用不多,甚至根本没激活。”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负责人汪恒表示。

教育硬件行业或许注定不能成为一门赚“快钱”的生意,毕竟教育需要用心、需要良心,更需要耐心。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侵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