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是碰上霉运了吗?

发布时间:02-2323:15

波音飞机又出事儿了,2月20日当天,一架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波音777-200客机起飞后不久,右侧发动机空中爆炸燃烧,经历一番极度恐慌之后,紧急返航降落,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同一天,一架长尾航空波音747货机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机场起飞飞往美国,同样起飞不久一个发动机就爆炸起火,紧急转往比利时列日机场降落,虽然这两起事故都没有发生坠机惨剧,但不仅将机上人员吓得够呛,掉落的发动机零件还是惊吓了路人,并有人车受伤受损。

虽然两架飞机都是普惠4000发动机发生事故,原因目前也还在调查,但都是波音飞机,毫无疑问给因波音737max全球停飞之后陷入困境的波音公司雪上加霜,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波音这是碰上什么大霉运了?

波音737max两次坠机事故后的波音公司,确实损失巨大,5000多架订单,交了370多架之后,这型波音最赚钱的生意就停了,连续两年巨额亏损之后,现在连西雅图的总部大楼都要卖了,谁能想到波音会这么惨呢?

其实要说起来,波音的霉运似乎早已开始了。

且不说YF-23败于洛·马的YF-22,X-32再败于F-35,就是2011年生生从空客手上夺回来的美国空军加油机订单,最终也令美国空军忍无可忍,头痛欲裂。

2008年的竞标,美国空军已经选择了空客A330MRTT,但波音不干了,凭着自己是美国政府的宝贝疙瘩,上下活动,搞得“二等人”压力重重,不得不重新招标。中了标,你倒是拿出好东西来就得了,哪怕一架少十几吨携油量(KC46A只能带96吨油,空客A330MRTT则是110吨)也就算了,波音KC-46A不但研制延误,费用超支,而且居然在飞行中发生漏油事故,被美国空军认定为可能威胁飞机和机组安全的最严重的一等事故,结果当然是被一再拒收。

现实是真打脸,被逼交出订单的空客A330MRTT则好评如潮,除了英法之外,还收获了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等国订单,波音这次不但把美国空军放在火上烤,而且在国际订单中也完败于空客。

1916年就创建的波音妥妥的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航空航天企业,佳作那是举不胜举,有二战时代产量达1.2万多架的B-17轰炸机,向日本投掷原子弹B-29“超级空中堡垒”,战后著名的预计将服役到百岁的B-52“同温层堡垒”,著名的空中加油机KC-135,然后在这款加油机基础上改出了著名的波音客机开山之作--波音-707,尼克松总统飞到莫斯科炫耀,把赫鲁晓夫嫉妒得直流哈喇子,命令图波列夫最短时间内搞出相媲美的大型客机供其访美使用,结果只能在图-95战略轰炸机弹仓里塞两增压客舱,冒险乘坐这试验都没做的“客机”。

波音707之后波音客机可谓进入黄金时代,波音727、737、747、757、767都是世界名机,最赚钱的就是波音737,2018年总产量突破10000架,这可是世界上第一种产量破万的客机,活活把它原本的替代者波音757赶下马,但谁也没想到,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波音737max野心勃勃地想靠老资格继续神话,结果却梦断魂散。

可能大家也注意到,上面所列客机少了波音787,波音787确实是有点特殊,它是波音收购了美国著名的第二大客机公司麦道之后,唯一研制的新机型,有意思吧?两大公司合体之后,按理说是更加强大,没想到却在合并20多年中,仅研制了一款新机,其他都是改改改。

《巨无霸:波音747的制造》一书的作者克莱夫·欧文一针见血地指出,波音收购麦道之后,企业文化却从原先的工程师文化变成麦道的会计师文化,不再大力投入研发,确保质量,而是致力于降低成本,对老型号修修补补,“正直、质量、安全”(Integrity, Quality, Safety)的口号从此消失了。

可以看出,收购麦道之后,手握一大把成功机型的波音,已经完全没有了兢兢业业的精神头儿,感觉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吃利息了,即使明知波音737整体构型已经老旧,仍不愿意投入资金和时间重新设计,而是直接在老机身上挂上新发动机,不配套就简单地向前向上改动位置,为了避免可能的失速,搞出个“737终结者”--“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结果连出两起机毁人亡的重大事故,导致全球无限期停飞,毁了737甚至整个波音客机半个世纪挣来的名声。

人说“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波音就是如此了,原本收购巴西飞机制造公司的交易,2020年5月也宣布终止,原本区区42亿美元,就能把小型客机领域占全球45%份额的巴西E系客机收入囊中,但现在42亿刀估计卖了总部大楼都拿不出来了。

除了航空领域,航天领域里原本风光的波音德尔塔系列火箭,也被马斯克SpaceX公司的“猎鹰”9打得灰头土脸,订单几乎被抢光,原本波音负责研制的SLS重型火箭陷入困顿,与美国空军陆基战略威慑计划的风险削减合同被取消,为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研制的两级入轨航天飞机也宣布取消。

这样看来,20日连续两起波音飞机重大故障恐怕也不是偶然因素,说“霉运”有点玩笑,波音恐怕真得回过头去看看来时路,当初吃得快吐出来的快感,恐怕就是如今饥寒交迫的病因。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苏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