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欲把全美最低时薪翻倍至15美元,这一次他能成功吗?

发布时间:02-2318:18

美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当地时间22日通过了总统拜登力推的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议案,这被看作是该法案在众议院本稍晚些时候全院表决的关键一步,随后,该法案将被递交到参议院。

但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其中,最有争议的一项内容是:计划到2025年将联邦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这也将是上述法案能否最终成功闯关众议院的关键。目前,美国的联邦最低时薪为每小时7.25美元,但是全美各州的情况有所不同,最高的时薪在首都华盛顿特区,为15美元。根据联邦政府的规定,赚取小费的行业不属于联邦最低时薪的限制范畴,比如餐馆服务员的联邦最低时薪标准仅为2.13美元。

夹杂与疫情无关内容?

对于最低时薪的调高,共和党成员称相关内容与新冠疫情无关,相当于“自由派的愿望清单”。不仅如此,温和派民主党人、西维吉尼亚州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和亚利桑那州参议员斯内玛(Kyrsten Sinema)也表示,不应将提高最低时薪包含在新冠纾困议案中。两位参议员还表示,他们不会投票赞成相关内容。

然而,自由派民主党成员多年来一直在推动将联邦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并且坚信相关议案最终能在国会两院得到通过。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肯塔基州民主党众议员雅姆士(John Yarmuth)表示,如果参议院把提高最低时薪的内容从纾困议案去除,他可以确保的是,“提高时薪至15美元将成为一份独立的议案,进行讨论和表决。”

“15美元时薪不是一个激进的提议。”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推特中写到。“激进的是,有数百万的美国人被迫拿着仅能果腹的时薪,但是650位亿万富翁却在全球疫情中身价激增了1万亿美元。是的,我们必须要把最低时薪提高到维持生存的水平。”

联邦最低时薪上一次调整还在2009年,当时被提高到7.25美元。此后,虽然每位总统竞选人在大选期间都会谈到提高最低时薪的话题,但国会一直未能通过相关议案。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数据,在2019年,有超过39万的美国员工时薪为7.25美元,有120万员工的时薪还不到这一标准。如果以时薪15美元的新目标来衡量,全美则有超过8230万员工都在该标准之下。

“没有人应该每周工作40个小时却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拜登在1月14日的一次讲话中表示,“最低时薪必须要提高。”

然而,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在本月发表一份报告指出,尽管到2025年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能够为1700万人增加收入,让超过90万美国人脱离贫困,但这将会造成140万个工作机会的流失,因为雇主会通过裁员来变相地弥补更高的人力资本支出。

雇员和雇主怎么看?

对于是否应该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美国民众也有不同的意见。

佛罗里达州坦帕湾地区的一位20岁连锁快餐厅员工Candice 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她非常期待联邦时薪能够涨到15美元,因为和餐馆相比,快餐厅的小费通常很少。目前佛罗里达州的最低时薪为8.65美元,这让她连基本的生活都很难维持。

Candice表示,如果能够每个小时多赚将近7美元,她就有可能存下一些钱,这样她就不用住在父母家里,说不定还能存下一些作为将来上大学的学费。

然而,与打工人的期待不同,餐饮业和零售业等小企业主却表示,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很有可能会让美国的很多小商家面临关门。

“这很可怕。”俄亥俄州剑桥市的一家名叫Orme Do It Best Hardware的五金商店业主麦考耶(Karen McCoy)表示,“不是我不想给员工涨工资,我希望能给所有人更多的钱,但是这笔钱从哪里来?我们需要自己赚钱才能给别人更多的钱,那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给商品涨价,这让人非常担忧。”

剑桥市市长欧奥(Tom Orr)则表示,包括他在内的小商业主都对提高联邦时薪感到担忧。“这非但不能帮到别人,还会伤害到处于底层的群体。”欧奥说道,“管理层将被迫涨价,减少营业时间,削减人手等来调整人力。”

在民主党提出“15美元时薪”的议案后,首都华盛顿的多个游说组织表示,国会将迎来一场密集的“反对提高最低时薪”的游说行动。

“太多的餐馆都会以解雇员工或者关门大吉作为回应。”代表美国100万多家餐馆的游说组织全国餐馆协会副总裁肯尼迪(Sean Kennedy)表示,“就像这场新冠肺炎疫情所告诉我们的,每个州的情况都有所不同,一场全国性的提高最低时薪运动会给那些疫情严重的州、那些急盼复苏的餐饮业致命一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