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频爽文”到“女权爽剧”?小小《赘婿》背后的江湖

发布时间:02-2310:57

近日,由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赘婿》上映。其剧情设置中的“男德学院”让不少观众直呼有趣,但与原著大相径庭的改编也让不少“原著粉”怒打一星。尽管好恶参半,电视剧《赘婿》无疑还是收获了极高热度。

微博的#电视剧赘婿#话题阅读量已超过9亿。

《赘婿》原著小说由网文作者“愤怒的香蕉”于2011年起在起点中文网首发连载,讲述了一位现代金融界巨头意外穿越至古代,成为富商苏家没有地位的赘婿,却凭借自己学识逆袭、夺得天下的故事。这部小说至今尚未完结,却多次成为起点中文网榜单第一。

今年二月,由原著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上映,由宋轶和郭麒麟主演。电视剧保留了“赘婿逆袭”的主线,却去掉了原著中男主角宁毅娶妻七位的“后宫文”设定,改成男主支持妻子事业,还一并开创时代伟业的故事。

在“男德学院”成为热搜之前,《赘婿》就已多次引发争议。一方面,“赘婿打脸”是目前免费网络小说中最受欢迎的类型,有着清晰明确的用户画像,深受三四线城市40岁以上中年男人的喜爱,但也广遭精准受众之外其他人群的白眼和恶评;另一方面,原著小说作者“愤怒的香蕉”在今年一月针对某女性网文作家发表了大量攻击性言论,遭到众多网友对其本人和作品《赘婿》的集体抵制,最后“愤怒的香蕉”在合作方的要求下被迫发文告别微博。

这一切,都让电视剧版《赘婿》显得前途不明。小小《赘婿》的背后,既是网文写作行业长期存在的性别问题,也是网络文学影视化改编无法避开的头等难题。在本篇文章中,我们借由剧版《赘婿》的热播,梳理《赘婿》自小说连载以来遭遇的种种争议事件。

撰文丨肖舒妍

剧版《赘婿》口碑两极:是“女权爽剧”,还是“男频爽文”?

在电视剧版《赘婿》的开篇,男主角宁毅就因为上艺馆“寻花问柳”、“不守夫道”被送到了“男德学院”惩罚教育。赘婿们在这里学习煲汤做菜、育儿喂奶,稍有差池就要被罚站、罚跪,放学之后还需妻子接回,不得独自闲逛。

“男德学院”显然化用自此前社会新闻多次报道的“女德班”。正如女德班有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的16字箴言一般,男德学院也有自己的《男德之歌》:上孝父母亲,下教子女爱。顾家有方法,爱妻无私念。可以烹佳肴,理应效内务。无是非之乱耳,无不良之德行。妻子远庖厨,夫君扫厅堂。妻子三竿起,丈夫煲好汤……在男德学院的大堂,高悬四字牌匾:以妇为纲。

《赘婿》剧照。

曾经在女性身上看似天经地义的三从四德、家务责任,在性别转换变成对男性的要求之后,观众才更加强烈地感受到这种教条的荒谬可笑。脱离自身家庭“嫁”入妻家的赘婿,不就正如传统意义上离开娘家嫁入夫家的妻子吗?赘婿成亲时的跨火盆、孝公婆,也正是为了让男性能够换位思考,共情女性所遭遇的困境。

除了“男德学院”的设置,剧中其他情节也处处彰显对男女平等的呼吁、对女性价值的认可,甚至有些过犹不及地成为了大肆宣扬的口号。例如女主角苏檀儿的叔叔与表哥,反复以其是女子为由,阻止她执掌苏家、经营自己的店铺——“自古以来,女人在家相夫教子、恪守纲常才是正途。”但宁毅作为赘婿,却为妻子据理力争:“相夫教子,这规矩是你定的呀?所有女性都得听你的?她们就不能自己出去闯荡成就一番事业了?”

面对苦心经营事业的妻子,宁毅又贴心安慰:“千百年来,一个女子想要成就一番事业都不容易,只不过她们、你们都没有认命。”就连在男德学院,他也要鼓励低眉顺眼的赘婿们共同起义:“夫妻双方无论如何都应该是平等的,不应该分高低贵贱。”

《赘婿》剧照。

面对这样的台词和剧情,许多女性观众都大感解气,觉得主角说出了女性的心声,宁毅简直可以成为自己的“姐妹”。各个社交媒体的好评也多围绕“三观正”、“剧情轻松有趣”展开。

在吸引了部分女性观众为改编买单的同时,一些由原著小说慕名而来的观众却无法接受、怒从心中起,给出了大量一星差评:在小说中,男主角宁毅从现代穿越到古代之后,主要任务并不是帮助妻子实现梦想、推进性别平等,他一边对内装傻充愣、一边在外打怪升级,最后坐拥天下与后宫,小小赘婿也能拥有三妻四妾。小说版《赘婿》,是典型的“男频爽文”,更直白的说法是,“后宫文”或“种马文”。对电视剧抱有和小说同样期待和诉求的观众,显然很难对观念、情节全然不同,只留赘婿设定的“魔改”满意。

但电视剧版《赘婿》的尴尬之处在于,一方面它大刀阔斧的改动让原著粉、男观众大失所望,另一方面它无论怎样改编,都难逃赘婿打怪升级、大开金手指(指网络文学中角色意外拥有、不符合常规叙事的技能)的逻辑主线,于是再怎么宣扬性别平等、女性价值,也只能流于表面、难以深究。

《赘婿》剧照。

例如尽管剧中再三肯定女主角苏檀儿的织布工艺、经商头脑,可在宁毅出现之后,布行几次三番遭遇的危机全都在宁毅的帮助下才逢凶化吉,苏檀儿只能在一旁干瞪眼、掉眼泪,宁毅更是说出“你都不用管,包在我身上”这样的大男子主义台词。

能看出编剧为了平衡原著性别差异、甚至讨好女性观众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但这部剧的男权倾向却是在《赘婿》作为男频小说,写作最初就深深扎根的。

赘婿题材走红:凭借“逆袭打脸”收获男性读者

“赘婿打脸”,是近两年来最为流行的网文类型。

据免费阅读软件“疯读小说”2020年9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其过去一个月的增长榜单TOP10中,赘婿类小说占据30%,成为男频小说最主流的题材。而在另一免费阅读软件番茄小说上,今年二月某日的热搜榜TOP10,也有《龙王医婿》、《超级上门女婿》、《上门龙婿》等三部赘婿类小说。

网文作家“愤怒的香蕉”从2011年起在起点中文网首发连载《赘婿》,至今十年仍未完结,可以称得上是这一题材的鼻祖。鉴于历史题材的写作难度,这篇小说的情节设定至今少有人模仿。但近两年却出现了大量以现代日常家庭生活为背景的赘婿类小说。

“男主深藏不露,前期受到打压,妻子家人冷嘲热讽,绝地逆袭高光时刻,多为现代商战题材。”疯读小说的报告这样总结赘婿文的必备元素。

赘婿题材短视频。图源微博@管云鹏_。

尽管赘婿类小说早已流行,但作为网络小说的细分类型,迟迟没有进入公共视野。直到2020年由演员管云鹏为赘婿类小说拍摄的一系列短视频出现在各类广告投放之中。赘婿类小说的剧情被浓缩在短短一分钟内,先是男主被嘲笑、被羞辱、被妻子和丈母娘轮番扇巴掌,紧接着家族遭遇危机,男主突然亮出身份,原来他是权势滔天、法力无边的龙王(或者法医、判官、巨富之子等一切你可以想到的显赫角色),于是他歪嘴邪魅一笑,让妻子和丈母娘刮目相看。

这一系列短视频表演浮夸、剧情雷人,但管云鹏标志性的歪嘴一笑却深入人心。加上广告反复播放的洗脑效应,赘婿的叙事方式一时大热,“歪嘴龙王”和“赘婿”也因此成为管云鹏的代名词。在年轻人聚集的知乎和B站上都出现了以“歪嘴龙王”和“赘婿”为素材的二次创作。

B站上以“赘婿”和“歪嘴龙王”为素材的视频。

但在主流讨论中,“赘婿”仍然是仅供娱乐、博君一笑的消遣谈资,始终难登大雅之堂。少有人将“赘婿文”当做正经的文学类型,更无人严肃探究过“赘婿文”突然涌现的原因。

阅读赘婿类小说的到底是怎样的读者?为什么它会突然大行其道?

曾有多位网文从业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各类网文网站分析,赘婿文的读者大部分为三十岁以上的男性(而疯猫小说的报告则显示,在该平台阅读赘婿类小说的读者中,40岁以上的男性超过半数),分布在三四线城市,此前接触网络小说较少。他们被网文从业者称为“下沉用户”。

而赘婿类小说的兴起与免费阅读软件的诞生也恰好吻合。此前网络小说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付费体系,拥有了一批稳定且忠实的会员读者。但近两年来免费阅读平台的出现,大大降低了阅读网络小说的门槛,使得大量前文所述的“下沉用户”得以接触网文。2020年全年又受到疫情影响,其他休闲娱乐的机会大大减少,网络小说便乘虚而入。

这批读者因为此前没有接触过网络小说,因此对文本和剧情的要求较低。阅读网文对他们而言,更多是消磨时间、抒发情绪的娱乐方式,和看短视频、刷小游戏无异。而赘婿类小说,不仅能让他们体会到打脸升级的“爽”,赘婿开头出身卑微、处处碰壁、被亲朋好友瞧不起的设定,更能让他们代入自身、唤起共情,而在赘婿天降好运、逆袭打脸之后,那种快感也让他们抱有希望。

考虑到赘婿类小说精准的受众定位,也难怪《赘婿》原著小说的作者“愤怒的香蕉”会在早年一次采访中说道:“我写《赘婿》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女读者啊,为什么某人会觉得我需要女读者?”

男频网文不需要女性读者吗?

“愤怒的香蕉”坦言在写作时并不考虑女读者,也许无可厚非。不同于传统文学拥有相对而言性别中立的读者群,网络文学在诞生之初就发展出了泾渭分明的男频小说、女频小说,二者拥有不同的文学网站。哪怕在综合类的阅读平台,读者注册登录时也要首先选择自己的阅读偏好(男频、女频的阅读偏好并非严格与真实性别相符合,只是大致分类)。

一开始这种分类,可能就像以琼瑶为代表的言情小说与以金庸为代表的武侠小说一样,只供读者参考。但随着网络文学不断发展,写作类型进一步细分,每种类型都拥有了自己相对稳定的忠实读者,而网文读者的基数之大又让作者只要满足这一部分群体即可维存,于是写作者们便只需找到自己的特定读者群,在某一写作类型不断深耕、将其发展到极致即可。例如赘婿类小说,只需瞄准自己的中年男性的读者定位,也只能瞄准这一定位。毕竟很少有女性能对赘婿变身、打脸妻子和丈母娘的情节产生共情。

在知乎“如何看待现在泛滥的‘窝囊女婿’文”问题下的高赞回答。

但是文学类型的细分,也导致了不同性别读者、作者之间的进一步割裂。在赘婿类小说中阅读到小小赘婿,卑微普通却无所不能的读者,很容易将自己代入这种幻象,进而接受这种男权观念。正如阅读霸道总裁类言情小说的读者,也极有可能将其转化为自己的择偶标准一般。而写作者本人,某种意义上也与自己的作品互为因果。但凡真正尊重女性的写作者,很难在小说中为男主角安排三妻四妾、对女性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而读者对这类文章的喜爱与好评,无疑又会加强作者的自信与对女性的轻视与忽略。

于是就有了今年一月初,某女性网络小说作家公开吐槽糟糕的行业性别氛围所引发的系列事件。她在微博中提到,自己只不过与某男性作家拼车前往聚会,便多次遭到男作家饱含性暗示的调侃与骚扰。在她看来,默认这种男权氛围的所有人,“都是垃圾”。

某女性网络作家原微博,现已删去。因当事人意愿,文章中也省去其笔名。

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男性网络作家都感到自己被无差别攻击了,起身指责她造谣生事,保护性骚扰者,挑起性别对立。其中就包括《赘婿》的作者“愤怒的香蕉”。他针对此事一连发了四十余条微博,指责该女作家“控诉者不说名字”,是“所谓的坏女权”,因为女权是“财富密码”,所以她希望争取女性的支持,恰女权饭。同时他还指出,所有搞扩大化指责的,都是“垃圾”,而这种垃圾的数量是最多的。

但该女作者的吐槽本身就不针对个人,而是针对整个网络文学行业结构性问题的批评。有错误的并不单单是对她进行调侃、骚扰的个人,而是默许这种性骚扰发声并不以为意的行业环境。

在进一步回应质疑的微博中,该女作家就提到:即使她说出名字,也会有人进而要求提供证据;即使她说出名字,也不能获得她应得的道歉;即使她说出名字,也会遭遇对方粉丝的人身攻击……

女性网络作家原微博,现已删去。

这件事在网络文学圈的结果是,该女作家不仅没有得到道歉,反而名誉受损,她手中尚未谈妥的合作纷纷取消,最后还只能捐款3万元向网友道歉,证明自己不是“为流量炒作”。

但在网文圈之外,众多网友却并不接受“愤怒的香蕉”等男性作者的言论和行为。他们翻出了“愤怒的香蕉”过往歧视女性的言论,其中也包括前文提到的“不需要女读者”,并表示“尊重作者意愿,绝不看电视剧版《赘婿》”。

网络小说《赘婿》可以不需要女性读者,也不考虑女性感受,但改编成电视剧后,它所面对的就是一个更为广大、且主要由女性组成的观众群体。在电视剧遭遇大量抵制、并被打出一星之后,出品方开始慌了,他们联系到“愤怒的香蕉”,要求其注意自己的言行,为改编版《赘婿》负责。

在合作方的要求之下,“愤怒的香蕉”发表长文声明自己永久退出微博,但在文中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未向任何人道歉。

“愤怒的香蕉”微博截图。

根据豆瓣网友@李小丢的观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够收获口碑和流量的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都是女性向作品,如《甄嬛传》、《延禧攻略》、《陈情令》等,而男频小说的经典作品如《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却都折戟沉沙,这充分证明了“得女性观众者得天下”,“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个市场是多么渴求对女性形象的尊重和对女性力量的正面刻画。”

《赘婿》电视剧版的大幅改编,也许正是顺应这种市场的需要。毕竟电视剧的制作发行成本,远高于网络小说,也因为需要获得更主流大众的认可,才能“回本”。

而《赘婿》原著小说与电视剧上映所引发的系列争议,也折射了网络小说影视化改编的困境。男频小说可以在小众范围内圈地自萌,不顾女性读者感受。但如果它要进一步走向IP产业链,进行影视化改编,面对更广阔的大众,甚而成为精品,那么不考虑占人口数量一半的女性,便无异于自掘坟墓。

性别、类型、受众从来不该成为限制创作的枷锁,但却可以成为创作者审视自我、创作精品的“照妖镜”。

作者 | 肖舒妍

编辑 | 青青子 罗东

校对 | 李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