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才三十出头,但心脏已经“带不动”,所幸经过心移植才重获新生

发布时间:02-2300:18

来源:楚天都市报看楚天

极目新闻记者陈凌燕 通讯员李晗

一个32岁,一个33岁。他们先后接受了心脏移植,2月22日同天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出院。

他们年纪轻轻就心脏“停摆”,而且都属于难度极高的换心者,此次成功移植实属幸运。他们的主治医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刘金平教授指出,眼下年轻人的心脏健康问题不容小视。

一份兄弟情,一份亲子情

出院这一天,先给孩子补过生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2月22日上午,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心血管外科活动室,欢快的生日歌唱起来。漂亮的蛋糕边,是32岁的王先生和他的一对儿女。在经历了心衰、住院、移植后,这是近4个月来他第一次跟自己的孩子面对面。“我手术那天,正是女儿2岁生日。”他说,那天因为自己要接受移植,爱人也从安徽淮南赶到武汉,最后是大伯给他女儿过的生日。

为他做术前检查时,医护人员得知了这一巧合,一直记在心里,“我们就想着他出院的时候,我们为他女儿补过一个生日。”科主任刘金平教授表示,“今天是他重生的日子,也给孩子补上生日,值得好好庆祝!”

“我2019年开始发病,先是气喘、背痛,后来情况越来越差,经常卧床。”王先生说,爱人陪着他走遍全国求治,但他的病情复杂,难度极大,治疗难见起色,“我病得越来越重,家里家外都是爱人一个人在支撑。我对她特别愧疚。”他说,去年10月22日他们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后,等待心移植机会,“我爱人一直安慰我说,不管怎么样都会给我治疗,有一丝机会都不放过。”

一起欢唱着生日歌的,还有33岁的赵先生,他来自荆门。因严重心衰不得不接受心脏移植。1月21日他在中南医院成功换心后,护士告诉他,隔壁病房的王先生也是接受了心脏移植的,于是专门给他们建了个群。在随后的康复期里,两个人通过微信频繁联系,每天交流各自的状况、感受,“有人一起聊聊,分享康复的经验,太宝贵了!”赵先生说,加上两人就差一岁,有很多共同语言,“我们无话不谈,成了好兄弟,今天是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面,感觉特别不一样!”

一个肺高压,一个体重大

如果最难是5分,他俩都能打4.9

“如果心脏移植手术的难度最高为5分,他们两个人都能打到4.9分。”刘金平教授表示,别看年纪轻轻,他们的病情却很复杂。

王先生才32岁,但患肥厚性心肌病已经26年,伴随着严重的肺动脉高压问题,近年病情发展加速,让他的心肺功能衰竭。“以他的病情已经不符合心移植,而是应该考虑心肺联合移植。但这样的话,移植机会更小,风险则更大。”刘金平表示,经过该院团队反复评估,决定先通过治疗缓解肺动脉高压问题,“事实证明,这一思路是对的。”经过前期治疗调整,王先生的肺动脉高压问题缓解了不少。幸运的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与他匹配的心源也出现了,“因为他的病情复杂,我们经过非常谨慎的评估和检验,才确认他可以匹配上。”刘金平介绍,而手术日正是王先生小女儿的生日,“也算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巧合。”

刘先生身高1.71米,体重达100公斤,全身浮肿,心衰严重,去年底一入院就得上机器维持生命,“他的大体重给心移植制造了很多麻烦。”刘金平介绍,体重过大不仅让他的心脏不堪重负,也让寻找合适的心源增加了难度,“就像一台3.0的车,如果是2.0的发动机就带不动。”因此,刘先生入院后,医生团队多了一个为他减重的工作,在他体重降至80公斤时,一个合适的心源出现,与他正好匹配。“我入院时,根本不敢想在几个月后就能站起来,自己走路,能跟人交谈。”刘先生说,自己移植后也在控制体重,至出院这天他的体重已降至60多公斤。

“今天,我们也一定要感谢心怀大爱的捐献者们。”刘金平指出,近年心脏移植手术量、成功率都不断攀升,“没有他们的捐献,就没有移植。”看着这两名病情复杂、曾让不少医院感到棘手的患者,同天达到出院标准,刘金平称自己“如释重负”,从移植前、移植到康复,医生团队一路闯关,终于让他们重启新生。

而让他揪心的是,他们都如此年轻,却病情如此之重,“当下不良生活习惯对年轻人的健康损害很大,首当其冲的就是心脏健康。”他指出,他接诊过的年龄最小的心梗患者只有19岁,“年轻人群日常活动量大,对心肺功能关注不足,这些都让他们相对于中老年人,心脏问题发生得突然、损害度更强。”

他建议,年轻群体要更多关注健康,不要仗着年轻就硬扛,“出现不舒服时要及时就诊,平时饮食、作息要尽量规律。如果过度疲倦时,一定要休息,哪怕就先去睡半小时也是好的。”他特别指出,每年体检时可以选择心电图、心脏彩超,对自己的心脏健康情况做好“摸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