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网络游戏,熊孩子一年花了八万多

发布时间:02-2209:37

玩网络游戏,熊孩子一年花了八万多

用妈妈的手机微信转账充值,从游戏公司要回钱不顺利 律师:建议跟游戏公司协商

华声在线2月21日讯 孩子拿着妈妈的手机给自己的微信转账,这些钱都被用来给网络游戏充值。2月21日,永州市民陈先生找到本报记者求助,他找到这几家游戏公司想要回充值的钱,却碰了钉子。“他们要我提交证据,有个公司还找我要孩子转账的监控视频,这怎么可能有?”陈先生说。三湘都市报记者帮忙联系后,其中一家游戏公司称,将有专员跟家长对接。律师介绍,此类情况举证很难,建议家长加强对孩子的监管,不要让孩子掌握支付密码。

熊孩子偷偷转账玩游戏

陈先生的儿子小陈三个月前满12岁,平时喜欢玩手机游戏。半个月前,陈先生给儿子的手机微信发红包,发现他没办法领取,几经周折,陈先生才发现小陈的账号在最近一年多时间里花了八万多元,基本都用来给游戏充值,而这些钱,来自孩子妈妈的微信账户。

“孩子用妈妈的微信给自己转账,有时几百有时候几千,然后马上删除了转账记录,而妈妈平时工作忙,微信来往资金笔数多,没有太在意。”陈先生说,他查记录发现,儿子最开始是用妈妈的手机玩游戏,直接充值。

“我偶尔通过微信转账给孩子零花钱,但都是小数额的。这一次一查,总共充值了至少八万多元,我儿子也吓到了,他也没想到有这么多。”陈先生说,“孩子说钱都用来给游戏充值,游戏大部分是手机自带的游戏,有时候也下载弹窗出来的游戏,都用来买装备之类的。”

陈先生提供的账单截屏显示,资金收入大部分是“转账-来自妈妈”,而支出则流向多家游戏公司,其中最多的是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充值最多的一天是2020年8月25日,当天就花了8000多元。“我们算了一下,支出到广东欢太这家公司的前后有七万多元。”陈先生说。

陈先生联系上儿子充值较多的几家游戏公司,想要回充值的钱,但并不顺利。“他们要很多资料,包括我们的户口本,我女儿的身份信息等等,还有一家说要退钱需要孩子充值时候的视频,这不可能办到。”陈先生说。

游戏公司:已安排专员对接

记者联系上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客服称需要核实相关情况,正安排专员与陈先生对接。她称,游戏充值需要支付密码才能支付。她建议家长妥善保管好自己的支付密码。

记者上网搜索发现,孩子用家长手机大额充值游戏的情况时有出现。早在2019年11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就发出《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其中规定,网络游戏企业不得为未满8周岁的用户提供游戏付费服务;同一网络游戏企业所提供的游戏付费服务,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而多家网络游戏公司都出台了防沉迷措施,尽可能避免未成年人用家长手机注册充值的情况。

有游戏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情况下,游戏公司收到家长反馈后,会需要家长提供基本的身份信息证明等资料,公司通过后台数据对比,多方面综合评估是否未成年人操作。比如游戏中的队友大部分是未成年人生活中的朋友、同学,这个账号由未成年人使用的可信度高。

律师说法

举证很难,建议跟游戏公司协商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介绍,民法典中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小陈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理论上,他玩游戏充值的钱是可以要回来的,但现实中难度很高。”刘明说。

刘明建议,家长跟游戏平台协商解决。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小陈的家长需要提供证据证明是小陈进行的充值,而小陈充值并不是一天之内完成,时间跨度长,金额有多有少,这样的证据很难提供,这也是很多类似家长维权案例败诉的原因。并且,家长在长时间内未发现孩子进行大额充值游戏,也存在监管不力的情况。

■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记者 虢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