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强制学生购买平板电脑”,退钱不是终点

发布时间:02-1112:43

2020年11月前后,浙江嘉兴被曝光有多所学校以是否购买平板电脑为依据分班,变相强制学生购买指定品牌的平板电脑,捆绑搭售教辅软件,并违规收取软件服务费,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近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公布了上述问题的整改情况,称嘉兴市委、市政府第一时间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迅速部署开展“大起底、大走访、大调研”活动,对照问题逐项剖析整改,共清退平板电脑费用等7134.53万元,实现了应退尽退。

教育信息化,是为了与信息化社会接轨,提升教学质量和内容的实用性。且不说开展平板教学,平板电脑作为教学工具本就应该由校方提供,即使需要学生及其家庭配备相关设备,只要其所购买的平板电脑符合标准,去哪买、买什么品牌和型号,学生及其家长作为消费者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打着教育信息化的旗号,以是否购买校方指定的平板电脑为标准进行分班,就是校方在利用自身地位进行“强买强卖”,完全违背教育的初衷,这种方式已不是简单的“吃相难看”足以形容。正如督查组所怒斥的,以是否购买平板电脑为依据,违规按“平板教学”分班,有悖义务教育平等原则;而变相强制学生购买平板电脑和捆绑销售教辅软件等产品,则加重了学生及家长的经济负担。

更何况,校方不惜以此低级手法变相强制学生和家长购买平板电脑,背后所谓校企合作牵涉的利益不可忽视,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需要进行深入调查并严肃问责。嘉兴市2.2万余名初中生参加“平板教学”,以人均支付费用5000元估算,花费超过1亿元,其中平板电脑硬件花费近7000万元。最后清退的费用高达7134.53万元,人均支付5000元也远超一般平板电脑的市场售价,其中是否存在寻租问题必须追问。至少从督查组通报中“校企合作不规范不透明”这一点来看,这样的校企合作方式必须从根子上杜绝。

这是个非常典型的在校企合作基础上变相强制捆绑销售的案例,具体的问题及各方责任,督查组已在通报中写得十分清晰具体,而相关费用亦已尽可能地全面清退。然而,这样的案例并非个例,而是长期存在的学校“潜规则”。多年以来,在不同地区的不同学校,这样由校企合作带来的变相强制销售,销售产品从书本到算盘,从复读机到平板电脑,一直存在于校园当中。而作为监管部门的教育部门亦多数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案例中,嘉兴市教育行政部门就被督查组批评“对学校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监管缺位,对学生及家长的诉求简单应付,工作中不作为慢作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此事被曝光后,嘉兴市委书记在专题会议中表示,在学校层面,凡是涉及教学教育物资采购、有关学生收费事项的,要充分尊重家长、学生等各方面的意见。

然而,类似事件不应举报一起查处一起,不能只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才被“特事特办”,采购物资所谓尊重家长和学生的意见,也不能停留在原则性表述上。对于校企合作,应该划定一条红线,对于内容及程序都需要作出十分严格的细致规定,例如,只有被列入必要名录的产品才可开展采购,必须达到一定比例的学生和家长同意方可开展,项目招标必须公开透明,甚至可要求由监管方以第三方的方式介入作统一采购,校方不得与企业直接合作等。

“学校强制学生购买平板电脑”一事,督查组推动并实现了清退,这个结果值得肯定。但退钱是重点,却不是终点,其中的校企合作存在什么问题必须追问,类似的校企合作必须杜绝。作为教育资源的供给方,客观上不能给校方留下任何挟身份强制学生购买产品的机会,方能更大程度地保持教育环境的纯粹。

来源:南方都市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