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副部不到1个月,看到这一幕他慌了:“我感觉是闯了天祸!”

发布时间:01-2210:56

1月21日晚,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召开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推出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一集《政治监督》。

第一集中,主动投案的青海省原副省长、海西州委原书记文国栋,青海“隐形首富”、兴青公司控制人马少伟,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常务副书记梁彦国等多人出镜说法。

专题片称,早在2014年8月、9月,党中央就连续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坚决制止木里矿区破坏式开采,对环境恢复治理,之后又陆续多次就该问题作出重要指示。然而到了2020年8月,媒体报道一家名叫兴青公司的企业,仍然在木里打着生态修复治理的名义非法采煤,破坏触目惊心。

按照党中央要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会同中央政法委、公安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林草局等部门及青海省委组成调查组,对相关问题展开彻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副主任宋改平介绍,“木里矿区对生态环境造成那么大的破坏,几十年,几百年都很难恢复,所以这是与总书记的要求,党中央的要求来完全是另搞一套的做法。政治监督首先是政治,所以我们调查也是从政治纪律开始。”

当地牧民称,“从2014年8月开始宣传了很多次,乡和县都宣传了不能挖,大家都很高兴。但那之后又开始挖了。除了每年有几个月停工之外,基本上还是持续在运煤。”

显然有人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不仅损害了当地群众的直接利益,也侵害到了全国人民的长远利益。究竟是在哪一层出现了问题,导致党中央重大部署得不到贯彻执行?调查组调阅3900多份资料,走访26个部门,对涉及非法开采的多名矿主、负有监管职能的相关党委政府、职能部门党政领导、工作人员进行深入调查谈话,层层厘清了相关责任,确定青海省、海西州及木里矿区相关单位落实整改不严不实,不同程度地失守弃责。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张金佩说,“我们查清了兴青公司等企业的违法事实,同时查清了青海省省委、省政府,特别是海西州委、州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据报道,青海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党中央指示和部署总体是认真的,对于木里矿区的生态整治采取了很多措施,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工作存在前紧后松的问题,只走了大半程,没有一抓到底。同时,思想认识有偏差,一方面强调整治、另一方面又强调生产。

张金佩说,“青海省能源局于2015年,还处于综合集中整治期间,就上报给国家能源局对木里矿区总体规划修编的请示,原来对木里矿区规划是810万吨的每年的产能,它请求扩大到2000多万吨,保护和开发关系上,存在一定的思想摇摆。”

在该申请未获批准的情况下,省政府木里煤田整合和整治工作协调小组就以缓解煤炭供需矛盾为由,批准一家国有企业义海公司恢复开采;随后,又批准了一家私营企业兴青公司开展边坡治理试点,准许开采在治理过程中出现的少量露头煤和工程煤。这个口子一开,兴青公司开始打着试点的幌子,偷偷地进行非法开采。

“方案里面主要就是叫我们以治为主,但是我们里面以治的名义非法采了一些煤。”兴青公司控制人马少伟说。

据报道,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到青海考察。整个考察中,总书记谈的最多的问题就是生态,并专门谈到了木里矿区问题。在此前后,习近平总书记又多次作出重要批示,强调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决不松手;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主动作为,不要等到我们中央的同志批示了才行动。

然而,现在回过头来看,木里矿区整治工作中存在着过关心态,讲成绩多、讲问题少。海西州委甚至提出打造所谓的“木里经验”。有关职能部门特别是海西州急功近利,追求短期效应,对容易做、见效快的渣山复绿铺天盖地推进,对难度大、见效慢的采坑回填则始终蜻蜓点水。

调查组调阅材料时发现,担任海西州委书记的文国栋,多次强调整治不能影响发展和开发,在海西州州委全委会上明确提出要将海西州打造成千亿元煤炭开发和煤化工产业集群,打造成青藏高原上的工业重镇,这些理念和做法明显与木里矿区整治和保护的方向相背离,这背后有着双重原因。

“第一是政治利益的驱动。他认为政治上的不断的进步还是要做出所谓的政绩来。第二个是不当的经济利益的驱动。他支持马少伟去挖煤,马少伟反过来给他输送经济利益。”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副主任宋改平介绍。

据报道,文国栋和马少伟都是西宁湟中县人,在老家就相互认识,当时文国栋是县委书记的秘书,而马少伟已经在经商,他觉得文国栋仕途上有上升空间,于是主动拉拢关系。之后文国栋先后担任海西州委组织部长、玉树州委书记等职务,马少伟也一直用心经营着这段关系,不时到他的任职地安排吃饭聚会,过年过节也上门送上红包礼品,文国栋也就视这个老乡为心腹密友。

文国栋说,“30年的关系,超越一种朋友关系,因为我们时间太长了,就感觉到跟我们两个是连体人一样。我觉得像信自己一样地相信他。”

2015年7月,文国栋调任海西州委书记,正值兴青公司以边坡治理为名开始非法采煤,马少伟立即感到,多年经营的关系能派上大用场了。之前马少伟给文国栋拜年送的红包都不大,文国栋上任海西州委书记的第一个春节,马少伟的红包一下就涨到了20万。

黑金顺着打开的缺口源源不断,到案发时文国栋已累计收受马少伟贿赂上千万元,自然对他包庇纵容。海西州许多相关领导干部都明知兴青公司非法开采愈演愈烈,却因为知道马少伟和文国栋关系密切,遇到这一问题都绕着走。

"我们是尽量回避不愿意去插手或者是去过问这些事。领导们也默认,我们也更不想去触碰。"海西州自然资源局原局长王洪斌说。原木里煤田管理局常务副局长马成德也表示,“他光出煤不治理。我们检查是检查,但是很多时候可能说真的,是睁只眼闭只眼。”

调查发现,木里矿区管理体制不顺,也是客观上造成文国栋和马少伟相互勾结、为所欲为的原因之一。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名为省属州管,实际上省里不管、州里乱管。长期以来,海西州委书记兼任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州长兼任管委会主任,工作大多从经济发展、保障煤炭供应出发,对矿区企业非法开采行为持默许态度,造成重产轻管乱象。

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常务副书记梁彦国表示,不管是州委州政府还是试验区管委会,都没有真正在管,谁都说,谁都在管,谁都不管。

试验区下属的木里煤田管理局就设在矿区内,从位置上说本应监管最为便利。从2012年开始,原省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安全生产监管、水利等四部门就将相关行政执法权授予木里煤田管理局,从此这几家省职能部门就不抓不管了。回头看来,这一授权并未达到便于监管目的,木里煤田管理局从2014年8月以来,6年多在执法上基本无所作为。

据报道,2017年,木里煤田管理局新来的局长李永平不了解兴青公司背景,曾一度叫停非法开采。马少伟立即找到文国栋,请他出面约木里煤田管理局、柴达木试验区管委会多名相关领导参加饭局,帮他扫除障碍。

文国栋主动出面约饭局为马少伟站台,说是根据木里煤田管理局反映的情况,让兴青公司重新上报优化治理方案,实际上把非法开采规模进一步扩大了。文国栋多次催促相关领导干部,对这一方案要加快研究通过。

在文国栋干预下,兴青公司很快再次恢复非法开采。此前叫停开采的木里煤田管理局原局长李永平也见风转舵,转而开始收受马少伟贿赂;管理局原副局长马生全、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梁彦国等10多人也被查出收受贿赂,成为利益共同体,都为非法采煤提供保护。

他们上下串通,为了防止非法采煤的事实,被上级来检查或者调研、调查发现,他们想方设法设计了所谓的两条经典调研路线。”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张金佩介绍。

这两条路线一条被私下称为“半日游”,由两个矿区的3座生态恢复较好的渣山串联起来;另一条被称为“一日游”,增加了兴青公司采坑边坡治理试点的观景台,大多数调研检查组只在观景台上指点眺望,与非法开采现场擦身而过。

数十次调研检查都没有发现非法采煤问题,一方面说明青海省和其他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作风不扎实、调查深度不够、发现问题不力、指导工作不具体;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监管方与矿区企业里应外合、欺上瞒下、规避问题、应对检查。一旦接到通风报信,兴青公司就暂停开采,将非法采的煤赶紧运走,机械全部藏好,相关道路用渣土封堵,让检查组难以发现。

“看的这一面都是好看的,光鲜的一面,非法采煤的那个天坑,被兴青公司用了一些渣山把它遮挡起来了,实际上离那个观景台也就是百余米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副主任宋改平说。

据报道,层层监管失效的情况下,没有采矿许可证的兴青公司2007年以来非法采煤1195万吨。文国栋明知马少伟一直在非法开采,却从来没有过问他到底是怎么采的、对环境影响有多严重。直到2020年8月事发之后,他才第一次真正到非法开采现场查看,第一次目睹自己的行为给生态环境造成的伤痕。

文国栋忏悔说,“第一次,当时我一看到那个采坑真的是傻眼了。周边草原绿油油的,远处还是蓝天白云,底下突然黑黝黝的大坑,不用那些数据,用眼睛目测就能看到很严重,越看越严重,越看越后怕。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天塌下来了,我感觉是闯了天祸。

文国栋于2020年7月22日升副省长,不到2个月主动投案。

据公开简历,文国栋生于1968年8月,仕途一直在青海。早期在家乡湟中县工作,曾任湟中县委办公室秘书,1991年调至海东地委办公室,历任秘书、秘书科副科长、科长。

1996年,文国栋调任海北州委办公室秘书,后任州委办公室督查员(副处级)、州委办公室主任,2000年任海北州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2001年,时年32岁的文国栋出任门源县委书记。据玉树新闻网报道,他是当时青海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2005年,文国栋调任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成为副厅级领导时年36岁。2009年文国栋转任州政府常务副州长。

2012年,文国栋晋升正厅级,2013年出任玉树州委书记。同年11月,经过1200多个日夜,玉树地震灾后重建全面完成。文国栋表示,玉树重建坚持民生优先,一批体现民族特色、时代特征和地域风貌的住房在废墟上拔地而起,并实现绝大部分入住。2015年,文国栋时隔5年后重返海西州任州委书记,同时担任青海省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去年7月22日,文国栋任青海省副省长,继续兼任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去年8月初,木里矿区非法采煤乱象曝光。去年9月6日,文国栋主动投案。

去年9月25日,青海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免职名单,免去文国栋的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职务。

今年1月,他被“双开”。通报称,文国栋丧失党的理想信念宗旨,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敷衍了事、另搞一套,甚至“靠煤吃煤”,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搞利益交换,充当非法采煤的“保护伞”,致使祁连山南麓青海境内木里矿区非法采煤问题整而未治、禁而不绝;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宴请并违规收受礼金;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帮助特定关系人打招呼揽工程,搞权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非法采煤、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文国栋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和廉洁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文国栋简历

文国栋,男,汉族,1968年8月生,青海西宁人,1987年7月参加工作,199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院法学专业毕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1987.07--1989.07青海省湟中县上新庄申南小学、初级中学教师

1989.07--1991.03青海省湟中县广电局办公室秘书、广播站记者

1991.03--1991.11青海省湟中县委办公室秘书

1991.11--1996.04青海省海东地委办公室秘书、秘书科副科长、科长

1996.04--1996.07青海省海北州委办公室正科级秘书

1996.07--1998.08青海省海北州委办公室督查员(副县级)

1998.08--2000.12青海省海北州委办公室主任

2000.12--2001.06青海省海北州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

2001.06--2005.09青海省门源县委书记(2003.04兼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其间:2004.03--2004.07中央党校县委书记进修班学习;1999.09--2002.07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在职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

2005.09--2009.04青海省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2009.04--2010.04青海省海西州委常委、副州长

2010.04--2012.03青海省玉树州委副书记

2012.03--2013.02青海省玉树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12.08正厅级)

2013.02--2015.07青海省玉树州委书记

2015.07--2020.07青海省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2020.07--青海省副省长,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2020年9月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