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音乐巨头退出,在线音乐市场将有哪些变化?

新京报传媒研究

发布时间: 01-1519:49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虾米音乐因为用户流失和其他问题在阿里巴巴的整体业务中被优化,那其他平台呢?覆巢之下无完卵,这是所有在线音乐平台都要面临的挑战。

2021年刚拉开序幕,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表示,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一个月后正式停止服务。

至此,这家已经成立了14年的音乐巨头,正式将播放业务画上句号。

其实从2020年11月起,有关于虾米音乐要关停的消息就不断流露出来,从近几年来虾米在国内主流音乐APP市场的表现来看,虾米退出和用户流失、下载量低密切相关。

据行业数据显示,2020年10月,虾米音乐的月活人数仅有2236万,对比QQ音乐的20122万和网易云8895万大幅落后,居行业第5,只有QQ音乐的1/9。

曾经的虾米音乐,是不少小众音乐爱好者的聚集地,有数据显示2013年,虾米音乐注册用户数已超过2000万,每月被收听歌曲量超200万首。一度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在线音乐软件。

随着在线音乐市场的风云变化,虾米音乐在取得短暂的辉煌之后,转身走向没落,甚至逐渐被人们遗忘。

虾米音乐退出

加速音乐市场头部聚拢

2006年,虾米网的前身Emumo网站成立,旨在“让音乐人能赚到钱”。虾米之前,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及QQ音乐就已经成立,同年千千静听被百度收购。

为了区别与其他音乐平台的差异化,虾米着手打造音乐社区,并且鼓励用户发布UGC内容,在虾米,用户可以自由上传曲目、编辑歌词等信息,吸引了更多音乐爱好者进入平台。

很长一段时间,虾米音乐都走在音乐行业平台前端。

在版权市场尚未规范时,虾米音乐曾尝试音乐付费模式,但效果一般,“虾米每年支付的版权费用是收入规模的十几倍。”虾米创始人王皓曾在媒体采访中透露。

2013年,虾米迎来了阿里的收购。但没过几个月,阿里很快又把天天动听收入囊中,并在2015年将二者合并升级为阿里音乐。

2016年,中国音乐集团的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和腾讯QQ音乐合并,更名腾讯音乐(TME),中国音乐市场变成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足鼎立局面。

2018年,腾讯音乐在美上市,彼时的腾讯音乐版权覆盖率不断扩大,而网易云则是唯一能能够对其形成挑战的平台。另一边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百度音乐正式进行品牌升级,百度音乐变身为“千千音乐”。

2019年9月,阿里巴巴宣布以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并以7亿美元领投网易云音乐。2020年阿里推出的88vip联名会员卡,在音乐联动方面由前几年只有虾米变成了虾米和网易云二选一。

2020年上半年,虾米音乐在各类音乐APP中的下载率被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甩在了身后。

上市后的腾讯音乐下载量和用户使用时间不断增长,一家独大的市场已然形成。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对第二名的网易云音乐也形成了泰山压顶局势。

抢占版权,虾米错失先机

腾讯音乐一家独大

在腾讯音乐逐渐崛起的过程中,曲库版权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文件,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同时要求平台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

2016年时,合并了酷狗、酷我的腾讯音乐版权覆盖率已经达到90%,而阿里音乐只有20%。

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发布《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光是QQ音乐的曲库规模就达到1700万首。凭借丰富的歌曲库,QQ音乐用户量不断上升。

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版权越丰富、曲库越全,他们对平台的依赖度就越高。而此时的虾米音乐则因为版权流失导致大量音乐作品下架,用户量不断减少。

发展至今,版权曲库的争夺的雪球效应越发明显,截至2020年12月,QQ音乐的曲库已达到4000万级别,远超过其他同类音乐APP。

跑马圈地式购买版权让腾讯音乐占据了超过70%的在线音乐市场份额。

奔跑中带着伤痛

音乐付费率低成为行业通病

近几年,国内数字音乐市场规模不断长大,版权意识的增强,愿意为音乐付费人群越来越多。娱乐市场越来越规范化,在粉丝经济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歌迷愿意为自己喜欢的明星花钱购买歌曲,尤其是年轻一代。

(注:付费率=付费用户/在线音乐用户群体)

但要承认的是,虽然愿意付费人群增多,对比国外音乐发达国家,整体付费率和付费额仍处于较低水平,且愿意为音乐付费的细分人群也存在差异。

一份业内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48%的人每月为在线音乐花费在10元以内,付费意愿随费用上涨而下降,而新加坡和韩国付费金额集中在每月6.5美元(约42元人民币)左右。

同时,相比其他年龄段人群,90后愿为音乐消费买单的比例远高于包括95后在内的其他人群。QQ音乐主用户群以25-35岁人群为主,他们拥有更强的消费力。而虾米的用户则是24岁及以下用户比例较高。

虾米的创始人曾表示,“听者和歌者,为什么巨大的市场需求却无法很好养活一个为我们带来生命升华的创作群体?”

从国内目前的付费率看,用户付费远不足以支付平台购买版权的费用。据腾讯音乐2020年三季度财报,在线音乐服务的月度活跃人数为6.46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历史性突破5000万,达到5170万,付费率也不过8%。

腾讯音乐之所以能在巨头搏杀中获胜,是因为其平台流量和社交优势可以帮衬解决变现问题,仅靠用户付费不能支撑版权购买的费用。

另一方面,也因为音乐行业版权收益微薄,甚至大多无版权收益,造成音乐行业从业人员收入结构失调,收入水平整体较低。

据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大部分音乐人音乐收入仍处于偏低水平。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5%以内。

没有保障性收入,音乐创作热情能保持多久?

短视频平台抢占用户时长

音乐市场还将面临更多挑战

在线音乐平台的惨烈争夺中,虾米音乐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也很有可能不是最后一个。

数据显示,2020年10月,音乐APP用户周均使用时长为105.8分钟,这是在线音乐使用时长首次出现下滑。

近两年,短视频平台兴起,其强大的娱乐性让平台在音乐方面与各类音乐平台有着强交叉,甚至出现互为替代性,不断抢占音乐应用的用户时间。

在线音乐APP使用时长大幅下降的用户,抖音、快手等其他文娱APP的使用时长却是在增加的。

虾米音乐因为用户流失和其他问题在阿里巴巴的整体业务中被优化,那其他平台呢?覆巢之下无完卵,这是所有在线音乐平台都要面临的挑战。

本文转自新京报

数据新闻编辑:陈华罗 新媒体设计:许骁

本文编辑:刘颖

-阅读推荐-

宋建武:主流媒体的全媒体传播体系应该这么建 | 传媒客厅⑨

道歉信变自我表扬稿,全棉时代“戏太多”

年轻人为什么会猝死?先来看看这篇数据新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