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库终于退市

发布时间:01-1518:06

作者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2.86美元/股,寺库(SECO)的股价停留在了这里,距离纳斯达克“一美元规则”仅一步之遥。

1月11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寺库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日学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 李日学提议以每ADS 3.27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6.54美元),总价约2.3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李日学及其附属尚未拥有的A类普通股。若私有化完成,寺库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从佳品网、尚品网再到如今的寺库,奢饰品与电商的结合并没有爆发出巨大的想象力。从美股退市并不能说明寺库完全的失败,但足够说明奢饰品电商并没有好故事可以讲了。

无奈退市 股价跌去近八成

上市三年的寺库,一路都不被资本看好。2017年,寺库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彼时寺库以每股13美元的发行价发行了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

然而在上市当天,寺库便破发,收盘于10.0美元,较发行价下跌了23.08%。

上市首日便破发,或许是三年后被私有化的预兆,三年的时间内,寺库股价较发行价跌去了近80%。

“寺库的股价下跌,市值缩水源于其业绩状况一直不乐观,而且就近几个季度的财报而言,其用户流量已经接近天花板,无法给投资人讲出更美好的故事,也就避免不了退市的结局。”长期观察电商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鳌头财经梳理寺库财报发现,上市以后,寺库的营收增速逐年放缓。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寺库营收分别为37.40亿元、53.88亿元、68.69亿元,同比增长44.21%、44.40%、27.48%。

到了2020年,下滑的则更为明显,2020年前三个季度其营收分别为10.1亿元、13.1亿元和13.7亿元。

盈利方面,2020年一季度寺库迎来了上市首亏,实现净亏损4250万元。

这其中固然有疫情的影响,但在奢侈品消费在国内回暖后,寺库的业绩恢复仍落后与市场行情,去年二季度,寺库微薄盈利,三季度实现2080万的净利润,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仍下滑了66.5%。

实际上,去年第二、第三季度的盈利也来源于寺库对成本的控制。

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寺库营收成本为10.96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 21%;其中营销费用为6820万元,同比下降55%;到了三季度,寺库进一步缩减营销费用,报告期内其销售成本为5800万元,同比下降47.7%。

与寺库的处境形成对比的是,中国奢饰品市场早已回暖。根据贝恩发布的《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显示,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将萎缩23%,但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将逆势上扬48%,达到3460亿元,预计到2025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消费需求高涨,奢侈品电商却不能乘势而起,其背后的原因在于,对于客单价更高的奢侈品消费,大多数用户仍习惯于线下购买。

根据腾讯广告发布的《2020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数字行为洞察报告》显示,有超过80%的中国消费者在购买奢侈品时会选择线上研究、线下购买的“理性”方式,远高出全球平均水平。

即便寺库已经开始大力发展直播业务,但退市后如何将购买奢饰品行为搬到线上,寺库仍需要思考。

逐渐掉队 押宝直播难翻身

“寺库在12年的发展里其实也在一直转变业务重点,但给人的感觉总是缺什么补什么,并没有从一开始就从全局上进行企业的定位,这也导致了寺库尽管有多种尝试,但始终未找到最合适的路子。”前述观察人士表示。

鳌头财经了解到,在寺库成立之初,其业务为二手奢侈品业务,资产模式较轻。

但二手奢饰品交易平台的天花板可见,此后寺库开始向奢饰品新品销售转变,但在一开始,寺库并未获得品牌直接授权,货源真伪让消费者难以下单,此后寺库又开始加强销售和售后环节,并开设线下体验店。

即便如此,商品质量问题仍始终伴随着寺库,消费调解平台电诉宝显示,根据其受理的零售电商领域用户有效投诉显示,寺库排名第十六位,商品质量、发货问题、退款问题、网络售假、网络欺诈、物流都是寺库被投诉的问题。

消费者端的问题反应到了流量层面,纵向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至去年第三季度,寺库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速则分别为89.6%、67.7%、56.7%、50.9%、11.5%、9.2%和7.5%,其活跃用户数存在见顶的趋势。

横向来看,在电商行业中寺库的声量也不及其他平台,七麦数据显示,寺库APP位列苹果应用商店总榜第794位,购物分榜第55位;易观千帆数据则显示,截至去年11月,寺库月活数为148万,位列全网第995名。

一直以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转变并没有给予寺库新的发展机遇。随着电商直播的兴起,寺库又将筹码压在了直播上.

去年12月,寺库在北京三里屯推出了第一家奢侈品直播基地,寺库曾对外表示,公司会与直播MCN机构以及抖音、快手的主播合作,促成每日直播,接下来还将在全国多地建设直播基地,打造全国性的奢侈品直播网络和全新交易场景。

“并不是所有品类的商品都适合直播带货,此前LV直播带货就出现过翻车的情况,奢侈品客单价高,如何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把握客群消费习惯,贴合品牌调性,保证商品质量都是要面对的问题。”前述分析人士说道。

对于退市后的寺库,能否依靠直播翻身现在依然是个未知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