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钧:老将归来,严选要上新高度

人民资讯

发布时间: 01-1417:23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20年前,梁钧是网易工号0001号员工。在PC互联网时代,他作为网易的初创团队核心成员以及网易无线事业部的负责人,创造并见证了网易的诸多辉煌时刻。2019年,梁钧回归网易,执掌网易严选。对于此前没有“电商”经验的梁钧来说,这是一场充满未知的挑战,但是梁钧却坚定地说,“我想把网易严选带到更高的高度——让它成为一个国民级的品牌。”

重回网易,永葆好奇之心

在2020年的网易严选年会上,梁钧以“初心再出发”为题发表了他接手严选以来的第一次内部演讲。这个主题包含了梁钧对网易严选过去与未来之路的思考,同时也是他对自己职业生涯选择的一个总结。

在网易发展早期,无线业务是公司的核心业务。2000年,网易的股价从七毛钱涨到六十多块钱,当时梁钧负责的无线事业部是其中重要的驱动力。梁钧告诉记者,自己在网易带过很多不同部门,但是此次回归,却无法照搬以往的经验。这不仅仅是因为互联网世界的瞬息万变,更是因为电商不仅仅再是单纯的线上业务,其所需的线上线下通盘联动对于一个曾经纯粹的互联网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当丁磊找到梁钧表示希望他能接手严选时,梁钧明白面临的巨大挑战——一个此前并不熟悉的领域,一个巨头搏杀、硝烟弥漫的战场。但是,正如当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梁钧放弃众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投入互联网创业大潮中一样,又一次站在职业选择路口的梁钧再一次选择了挑战。

虽然离开网易多年,但梁钧几乎没有犹豫就回归网易的原因,是他多年来一直保持的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如同20多年前创业时的心境一样,这一次梁钧选择从零开始,“入门”电商。在上任后的几个月里,梁钧参加了严选内部大大小小、几乎从早排到晚的会议。这期间,他基本在听,很少发言,不熟悉他的同事认为他“寡言”,但对梁钧而言,在这个阶段了解详情以及自我的学习和积累才是第一要务。

2020年,丁磊在致股东信上说,未来网易要成为一个有自我进化能力的组织,永远保持29岁。对此梁钧深以为然,因为这个年龄的创业激情是最饱满的。他觉得自己虽然现在年龄大了,“但内心依然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状态,还没有玩儿够”。作为一个重度的移动互联网使用者,梁钧始终保持着对互联网发展的密切关注和好奇心,因为他知道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会越来越快。“这个东西一旦落伍了,确实是跟不上,这就是我一直保有好奇心的原因。”

梁钧很认同苹果公司前CEO乔布斯的价值观,“我们一直觉得每个人都应该保持学习的状态,只有学习才会让你感觉自己有点浅了”。在严选年会上,梁钧说道,“如果在2000年,我要给20年后的自己写封信的话,我会说,‘20年后的Singo(梁钧英文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呀,你可能正在和一帮现在读小学的孩子们一起再次创业。’”对于这些Z世代的一起共事的“小朋友”,梁钧说,“我会充分信任,主动授权”。梁钧过去在互联网行业积累下的经验也大大降低了大家的试错成本,抱着“与大家共同成长”的态度,对梁钧而言,可怕的不是学习新的东西,而是无法保持“求知若渴”。

在快速的节奏中放慢脚步

做平台还是做品牌?不同的电商路线决定着不同的运营方式。对于梁钧来说,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存在争论和摇摆,他在接受丁磊的邀约回归网易时就清楚地认识到,网易严选的定位是且必须是消费品品牌,而不是电商平台。梁钧认为严选在电商里面是一个比较“奇葩”的公司,但正是这个差异决定了严选的独一无二。

“我开会的时候经常和大家说不要焦虑,我们做的事情,小公司做不了,因为亏不起,大公司多数是平台,他们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是我们的机会。” 梁钧将2020年视为严选的品牌升级年,通过严选特有的商业模式实现自营,专注“严”和“选”,打造商品力,建立完善的风控体系。这个决策可能是网易严选当下最重要的一个共识,对严选的员工而言无疑是吃下一颗定心丸,但它绝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达成的。选择做品牌也意味着更持久的耐心和更长期的投入。“按照平台要求去增长绝对是做不到的,品牌应该追求健康的增速”。梁钧说。

这种品牌的定位一方面源于梁钧冷静思考下对平台电商机会的判断。做一个平台电商,最后比拼的只能是流量和价格,“这并非是严选的初心”。另一方面,梁钧也看到了消费领域的更多机会。“渠道一直在变化,在变化中,品牌是有机会获得更长的生命周期的”。早早就接触到互联网的梁钧深谙“用内容吸引点眼球,然后靠流量挣钱”是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严选让商品回归价值本身,是一个正向的事情。坚守一个品牌电商对品质的追求,在这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电商行业中,用性价比极高的产品触达更多的用户,“这个业务本身我觉得就不会走偏”。

选择“拒绝消费主义”看上去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市场的反叛,但在梁钧看来,在快速的互联网大潮中放慢脚步,在一个复杂的、规则丛生的环境中做减法,才能让用户真正看到严选的价值所在。

这样的观念转变对一个曾经从未接触过线下生产的人而言是十分艰难的。与他们早期一个星期就能做完一个“论坛”这样的产品相比,早已习惯互联网速度的梁钧曾对一个严选产品从胎膜到灌装需要3到6个月的时间感到无奈,“甚至恨不得这个东西就是虚拟的,是互联网化的”。但在6个月的适应期后,梁钧深刻意识到电商行业与传统互联网和传统线下业务都不同。这种碰撞所产生的新的商业逻辑让严选有了不断变化、不断成长的可能性,也让梁钧这样一个喜欢接受挑战,不喜欢“条条框框”的人为此兴奋。

把严选变成真正国民级品牌

丁磊将严选模式概括为“精挑细选,超高性价比,让用户花更少的钱和时间,过上更好的生活”;梁钧希望严选能成为“为中国消费者提供美好生活的国民品牌”。在构成零售的3个基本要素“人-货-场”中,梁钧认为,它们的本质都是基于“人”,这是网易严选如今的品牌内核和路径优势。在提及严选的未来之路时,梁钧明确表示,“严选要真正地为中国的老百姓提供优质产品。”

梁钧意识到,一个电商的背后是成百上千家的供应商,一个供应商的背后是成千上万的工人,而工人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家庭。网易严选承担着无数供应商和背后工人的生计与希望。这些供应商希望诚信长久地做生意,背后的工人希望业务做起来,拿到好的待遇。具有高性价比的产品更满足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因此,做电商这件事让梁钧感觉“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人们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梁钧说,“严选管的就是衣食住行,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把一些好的衣食住行的产品提供给大家,这是本着对消费者负责任的态度。”

2019年岁末,严选内部曾经提出下一个3年目标。一年后,梁钧透露,2020年网易严选新客规模、复购率和超级会员开卡量都超额实现了增长目标。梁钧的目标是把“网易严选带到更高的高度”。梁钧做过一些调研,发现身边收入比较高的朋友都觉得严选的品质很好,口碑很好,似乎“懂货的人都懂好商品”。但令梁钧疑惑的是,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发生裂变?这个疑问伴随着梁钧,成为他入职严选以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互联网里面其实最艰难的事情,也是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产品为什么不增长。”梁钧坦言。当产品增长到达了瓶颈期,开始放缓,甚至停滞,寻找背后的深层原因和机制往往比一心关注增长数字更为重要。

梁钧打了个比方,就像是一只蝴蝶飞进阳台,在阳台上撞啊撞,但其实它外面的阳台是开放的,外面可以飞得更高、更远。当它一直在阳台里尝试向上飞,不断撞着阳台,它就没有力气了。“聪明的人会知道,我先把身段放低一点。换个赛道,你看到的就是一个更空旷的地方。”同理,“如果产品出了问题,我们一定要想一想,是不是我们一直在死路上冲。有的时候用户选择变了,但我们的产品还没有变。”

在2020年的直播带货热潮中,网易严选也参与其中。梁钧看到了用户在这种崭新的商业模式中发生的变化,他也深知“如果你不去迎合这个潮流的话,那你的用户就走光了,我们需要去迎合他们的需要。总的趋势来讲,严选会跟着整个市场的变化而变化。”

虽然一轮又一轮的电商大战难以避免,但是梁钧认为电商大战并不是无意义的内耗,它能让消费者享受到更便利、更具性价比的商品和服务。对品质的追求是严选的安身立命之本,梁钧表示,网易严选从中得到的启示就是,“我们坚守品质来源于我们的信念,懂商品的人最终还是会选择好的商品。”梁钧透露,接下来,网易严选会在“年轻化”和“亲民化”方面展开探索。“随着95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我们会开发一些更加年轻化的产品触及这个圈层。”而针对35岁以上、决策链路比较长的群体,网易严选会在高端线外推出一些更高性价比的商品。 梁钧希望让严选得到更多消费者的认可,让严选的好东西接触到更多的消费者。2016年刚刚上线的严选便用自己“清新简约”的风格搅动了沉寂已久的电商行业;严选成立4年后的今天,新的掌门人梁钧带着“把严选变成真正国民级的品牌”的目标,“希望把严选带到更高的高度”。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