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密集换帅:京东三驾马车转向何方?|深网

发布时间:01-0810:00

外部环境突变,刘强东安排年轻的管培生接任,加速数科、物流核心业务的变革

作者:孙宇

编辑: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2020年的京东四面出击,零售、物流、数科、健康、云……国内外疫情的双重高压下,京东取得了不错成绩:零售业务618、双十一大卖;数科启动上市流程,覆盖大量个人、企业、政府用户;物流增长迅猛,且维持盈利平衡;京东健康上市后一路看涨,市值一度超过阿里健康,成为在线医疗第一股。

时至2021前夜,京东却忽然密集换帅,零售集团高层变动之余,股肱之臣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也先后调离一线岗位。

这不是京东第一次架构调整。近年来京东高管一直处于轮岗中,京东商城CEO沈皓瑜、京东集团CMO蓝烨、京东集团CHO隆雨、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蒉莺春、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王笑松、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负责人闫小兵、时尚家居平台事业群负责人胡胜利等精兵强将均先后调离一线岗位或离开京东。2019年年初时,京东方面甚至曾向《深网》确认,将在该年末位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

尽管如此,陈生强、王振辉的先后离开仍让外界感到震惊,毕竟近年来京东商城、京东数科和京东物流是外界公认的京东三驾马车。在京东身陷动荡之时,正是这几人让京东脱离以前仅靠买进卖出盈利的桎梏,服务收入成为提升效率的重要武器。

旧人走,新人来。以京东物流新任CEO余睿为代表的一批新人正在京东庞大体系里崭露头角,推动这两大业务体系变革,继续独立上市。2021年京东仍将全力布局下沉市场,京东物流、京东数科将与京东集团形成更多协同,驱动京东继续前行。

零售继续攻坚

前有阿里巴巴,后有拼多多,但京东零售业务依然在2020年交出了优秀成绩。

这是京东业绩反抛物线的延续,2018年时,京东业绩跌至低谷;2019年,京东股价从超过50美元一路跌至不足20美元,跌幅超过60%。更多资本正在大船的边缘观望,一旦有翻船迹象,很难想象他们会像徐雷一样死守战船。

京东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后:京东商城被划分为前台、中台、后台三部分;新成立了平台运营业务部、拼购业务部,整合生鲜事业部并入7 Fresh;徐雷被推到台前任轮值CEO,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从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

徐雷

带领京东重回巅峰,并不是一件易事,在徐雷看来,京东零售的转型需要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第一年京东零售稳住了阵脚,调整阵型打法,形成了统一策略,这是休养生息、排兵布阵,把武器、弹药、粮草调到最好,“我自己定义这只是完成了转型的15%,真正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财报显示,2019年京东实现净收入57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9%;归母公司净利润达到122亿元人民币,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母净利润1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1%。

赴港二次上市是京东2020年的高光时刻,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京东集团开盘价为239港元,较发行价226港元上涨逾5.75%。京东在美股市场的6年中成长迅速:净收入增长8.3倍,净利润增长48倍,年活跃用户增长近8.2倍,员工数量则从3.3万人增长至超过20万人。

双十一过后,京东交出2020年自然年里最后一份财报,营收1742亿元,同比增长29.2%;其中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达到104亿元,同比上涨73.3%;京东净利润为76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12.6倍;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0.1%;年活跃买家提升至4.416亿,同比增长32.1%,增速刷新三年以来新高。

新鲜血液正在不断涌入京东的心脏——零售集团。

12月7日,京喜从零售集团下属事业部升级为京喜事业群,新任负责人为曾担任京东通讯事业部手机业务一部总经理的李亚龙,直接向刘强东汇报;同时京喜事业群将原新通路事业部、社区团购事业部、1号店业务部、原京东商城市场部等业务部全部纳入,这些业务部原属于京东零售集团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

原京东零售生活服务事业群的负责人姚彦中被任命为京东零售3C家电零售事业群负责人,缪钦被任命为京东零售生活服务事业群负责人,二者均向徐雷汇报;原京东零售3C家电零售事业群负责人闫小兵担任京东国际业务部负责人。

新成立京东零售V事业群,整合运动户外、图书、宠物、全球购等业务,原京东零售平台业务中心负责人韩瑞任负责人,向徐雷汇报;原京东零售平台业务中心与用户体验设计部打通整合,升级为京东零售平台业务中心,由原生态业务中心负责人林琛任负责人,向徐雷汇报;成立平台业务中心平台产品部,由刘轶任负责人,向林琛汇报。

换将后,京东零售高管团队进一步年轻化,下沉市场与海外市场将成为零售部门继续攻坚的重要方向。

数科上市谜题

蚂蚁暂缓上市后,一位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京东数科的上市看起来就像是薛定谔的盒子,直到掀盖的那一刻,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此之前,京东数科本来被认为将成为京东旗下最先上市的独角兽,同时也将成为国内最早上市的数字科技公司。

与支付宝、蚂蚁相比,京东在金融方面布局较晚。2013年9月,京东金融(京东数科前身)团队才开始搭建,其操盘手陈生强2007年4月加入京东,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历任财务总监、财务副总裁,为京东集团的第一任CFO。

陈生强

2016年1月,京东金融获得来自红杉中国、中国太平以及嘉实投资三家机构领投的66.5亿元人民币融资,融资完成后,估值达到466亿元人民币,成为当时继蚂蚁金服、陆金所之后估值最高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京东金融团队在很短的时间内扩张到4000人,独立投资了包括美国ZestFinance在内的多家金融技术公司。

后京东金融从京东集团剥离并更名京东数科。根据京东数科官网数据显示,其目前完成了在AI技术、机器人、数字营销、智能城市、金融科技等领域布局,累计服务涵盖4亿个人用户、800万线上线下小微企业、700多家各类金融机构、17000家创业创新公司、30余座城市的政府及其他公共服务机构。

独立之初互联网金融行业日子并不好过,支付、货币基金、资金托管、征信等业务都受到限制。陈生强在内部员工大会上提出B2B2C战略,强调科技输出,将自身定位为“一家服务金融机构的数字科技公司”。从自身提供金融业务直面C端,变成“第一个B”,通过对“第二个B”提供技术,间接服务消费者。

2018年时,京东数科公司估值超过1300亿同时实现全年盈利,其中科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之比较2017年翻3倍。

今年,京东数科的高层变动被外界解读为上市前奏:今年2月26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卸任京东数科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其中法定代表人由陈生强接任,董事长由余睿接任;6月22日,京东CHO余睿卸任公司董事长,刘强东重任董事长。

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刘强东,刘强东持有 74.77% 的表决权。陈生强的持股比例为4.23%,是仅次于刘强东的自然人股东。招股书披露的营业收入来看,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京东数科营业收入分别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及103.27亿元,2017年至2019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1.67%。

随着监管政策逐渐收紧,蚂蚁暂缓上市,京东数科的金融属性也被外界广泛关注。11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收入来源主要是旗下的小贷业务。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总营收103亿元,其中两个信贷产品京东金条和京东白条的收入分别为26亿元和18亿元,占总营收超过4成。

京东数科的上市之路看起来充满谜团,陈生强在京东数科的路也走到了尽头。

12月21日,京东集团发布公告,任命原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为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向刘强东汇报。同时,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出任京东数科CEO,向刘强东汇报。

京东数科称,李娅云将统筹负责京东数科的日常经营管理,并协助京东数字科技副董事长陈生强做好战略、产品和研发的落地。京东数科方面同时表示,这一管理层的任命提议是京东集团轮岗制度的体现。

新掌门李娅云几乎与陈生强同一时期加入京东,负责合规治理、网络安全治理、政府事务合作、内部专项审计等相关工作,曾基于对假冒产品“零容忍”政策制定了一项强烈的道德与合规计划。一位京东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在京东内部,李娅云的位置类似于阿里巴巴的蒋芳。”

相关人士对《深网》表示,此次任命或许意味着京东数科还未放弃上市努力,“目前京东数科的上市仍在推进中,即便放弃陈生强,刘强东也不想让上市终止。”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李娅云到来的还有京东集团的科技能力。12月30日,京东集团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云与AI业务整合到京东数科,并将以此换取京东数科部分股权。京东集团表示,整合了云与AI业务的京东数科将成为京东集团对外提供技术服务的核心业务抓手,京东云与AI和京东数科将在技术创新上实现协同、应用场景上实现互补、产品方案上实现打通。

更多科技,更少金融,京东数科正重新走向上市之路。但留给京东数科的时间并不算长,从京东数科递交科创板申请之后,到目前已经超过三个月,距离最终审核的时间已不足一月。另外,资料显示2016年1月京东金融在融资时与投资人签订了对赌协议,即“2017年冲击战略新兴板;如果不能A股上市,则选择海外;如果五年内无法上市,京东集团兜底回购”。

这一对赌协议将于2021年1月到期,若京东数科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完成合格的IPO,则京东集团需要花363.66亿元回购京东数科的股权。

京东物流“再见”Big Boss

如果说因为外部环境变化,陈生强离开尚在情理之中,王振辉的离开就显得猝不及防。

仅仅一个月前,踌躇满志的王振辉还在京东物流每年最重要的峰会上确认了京东物流的增长全引擎,同时首次发布了京东物流科技品牌。那一天,王振辉表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JDL京东物流十余年来积累的基础设施、供应链和技术能力得到了充分展现,京东物流要成为“世界领先的物流供应链企业”。此前,京东物流升级了组织架构与品牌形象,JDL被王振辉解读为JD(京东)+L(Lead(引领)、Link(链接)、Less(简捷)和Love(爱))。

2007年前后,中国电商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大时代,但物流基础建设能力低下影响了整个网购体验。那一年董事会上,刘强东提出要花10亿美元自建物流,这引起了巨大争议。完成B轮融资后,刘强东找来顺丰快递的张立民担任物流负责人,很快京东物流推出“211限时达”:上午11时前提交现货订单当日送达;夜里11时前提交的现货订单第二天下午前送达。

这让京东物流成为当时最快的配送团队,京东商城则成为仅次于淘宝的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

但京东物流一直是京东盈利的拖累,比起顺丰、“三通一达”这些前辈们来说,京东物流入场太晚,再加上京东物流一向只服务于自家平台,只进不出,没有外部收入。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批流量枯竭期到来,京东增速也开始放缓。这意味着完全依赖京东商城的京东物流生存空间会进一步降低。

2016年5月,王振辉临危受命从京东智能调回京东商城,全面掌管物流业务。在王振辉看来,京东物流开放是非常重要的方向,他以邮件的形式拿下了刘强东对开放的授权书。

此时,中国物流正在进入大时代,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刚完成大额融资,圆通、中通、顺丰、申通、韵达国内快递前五名全部登陆资本市场。

更复杂的是内部逻辑变化,京东商城某业务高管曾对《深网》表示,京东的诸多业务都在从服务内部客户变成围绕外部客户的经营思维。京东物流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此前京东物流唯一服务的客户就是京东商城,双方是一对一的对接模式,但当走出京东后每个客户的需求都不再一样。

2016年年底,京东集团推出“京东物流”全新品牌标识,并正式宣布京东物流将以品牌化运营方式全面对社会开放。同时京东物流还公布了全面迈向“开放化、智能化”的战略规划,并希望借此成为中国整个商业社会的基础设施提供商。

王振辉当时对《深网》表示:“京东物流希望将过去十年所积累的基础设施、经验和价值向全社会开放,服务中国商业社会,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商家降低供应链成本、提升流通效率,把客户体验做到极致。”

王振辉

京东采取了Big Boss的考核激励机制,这是京东集团从2019年初开始推行的管理机制,物流率先在2018年进行试点。该机制由刘强东提出,意在从集团层面将权力下放到一线团队,让基层组织能够自主决策,即“让听到炮火声的人拿到指挥权”,以实现开源节流、充分发挥组织活力。

随着Big Boss机制的进一步推进,京东开始推出个人快递业务,快递员也能上门揽件,揽件的每单收入高于配送,为激发物流小哥加大揽件量,京东物流把快递员的底薪调整为提成的计件工资方式。

疫情期间,厚积薄发的京东物流成为京东的超级王牌,不仅自身物流订单量爆发增长,还帮助京东零售实现了老用户的加速回流和“京喜”下沉用户数量的高速增长。国家邮政局甚至曾建议,春节期间有寄往武汉邮件快件需求,优先选用中国邮政、顺丰、京东三家品牌企业的邮政快递服务。

王振辉治下,京东物流更是从财报的拖累变成自负盈亏。2018年,京东物流从资本市场融资26亿美金,高瓴、红杉、腾讯、招商局、中国人寿等10家顶级投资机构入局,投后估值约134亿美金。2019年全年,京东净服务收入662亿元,同比增长44.1%。其中来自于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达到235亿元,占比大幅增长至35.5%。

无论如何,Big Boss王振辉都离开了京东物流,接手的是京东的下一个Big Boss余睿。余睿1985年出生,2008年毕业进入京东做管培生,近年来历任1号店CEO、京东CHO、京东数科董事长直至京东物流CEO,从一线仓储人员转遍京东三驾马车。

余睿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京东物流在外界口碑极佳,但与顺丰、中通等老牌物流公司相比,京东物流的收入、市值均处于垫底水平。如果持续投入扩大规模,京东物流是否还能维持曾经的盈亏平衡?

上市前夜,京东物流正经历最关键的协同与整合期,余睿或许将扮演重要角色。在更熟悉京东所有业务体系的余睿治下,京东物流或许真能实现上市的梦想。

更重要的是,在上市之外,京东也需要京东物流能够和内部体系有更多协同。下沉市场和社区团购正由曾经隐身幕后的刘强东亲自操刀,在这个领域,刘强东或许希望能够重演曾经的故事,物流和电商螺旋式增长,彼此成就。

投资不停歇

在业务体系外,京东正在与其他互联网巨头一样,越来越像一家投资公司。据IT桔子统计,截至2020年8月31日,京东共投资295家公司,在国内互联网市值最高的7家公司中,投资数量仅低于腾讯与阿里巴巴。

目前京东的投资体系恰好围绕其三驾马车进行。

零售方面,京东投资主要以介入线下场景、其他电商平台为主:

电商方面,京东曾投资或收购电商平台易迅、拍拍、1号店、唯品会,奢侈品电商寺库、Farfetch。

线下领域,京东先后投资或收购江苏五星、国美,除此以外,京东还连续战略投资迪信通、联想来酷等线下3C相关企业。另外,京东还完成对厦门见福连锁管理有限公司的战略投资,这是京东首次战略投资连锁便利店场景。最重要的投资标的是永辉超市,京东前后两次投资7.94亿美元,持股11.8%。

物流方面,京东物流也双管齐下,既布局供应链又直接投资相关公司:

2016 年京东到家与众包物流平台达达合并,并在今年独立上市。2018年5月,京东物流集团与中国物流资产达成战略合作,9亿港元获得10%股权。京东在全国建物流基地,中国物流资产有助于选址以及建立物流网络,提高效率。2019年5月,京东物流完成对新宁物流的总额为3.76亿元的战略投资。

今年8月初京东通过认购新股方式,战略投资香港物流巨头利丰集团1亿美元;几天后,京东又宣布,旗下京东物流将斥资30亿元收购跨越速运的控股权益。

此前京东物流已从单纯服务京东商家用户到向社会开放,此次收购跨越速运可以补齐京东在大宗货运领域的短板,意味着京东将从单纯的快递行业进入更广泛的物流行业。

公开资料显示,跨越速运创建于2007年,于2018年5月、2019年5月完成A轮、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钟鼎创投、天壹资本。

蚂蚁集团在投资领域布局颇多,资料显示京东数科对外股权投资公司也超过30家,但京东数科的投资项目多为联合投资:

其中典型代表为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京东数科持股15%,其他股东包括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对外经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首钢基金有限公司。京东数科合作的股权投资平台还有北京和融创业、北京3W等。

除了上述领域外,京东也在去年通过投资进入产业链条中的更多领域:

5月,京东投资电子招投标服务商北京筑龙。北京筑龙成立于2014年,目前拥有12个省40多个州市177个县区政府公共资源交易客户;7月,京东领投IT办公设备运营商小熊U租D轮融资,达晨财智跟投。此前,京东已经两次领投小熊U租。

8月初,京东完成对工业用品供应链电商公司工品汇的收购,工品汇将作为京东工业品的子品牌,面向次终端零售门店提供MRO(非生产原料性质的工业用品)服务。资料显示,工品汇已累计覆盖全国10 万家零售门店。

越来越庞大的投资业务体系也将服务于京东物流、数科等核心业务,加速各自扩张和上市步伐。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返回顶部